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全真道龍門宗伍柳法脈在台傳承的調查研究(一)

全真道龍門宗伍柳法脈在台傳承的調查研究

── 以陳敦甫一系為核心*

http://5326.wwwts.au.edu.tw/front/bin/ptdetail.phtml?Part=PT09090017&Rcg=107552

蕭進銘

本文係以戰後來台傳承之全真道龍門宗伍柳法脈陳敦甫一系,做為主要的調查及研究對象。全文一開始,先概論全真道歷年來台傳承的情形。其次,則要略敘述伍沖虛、柳華陽二人的生平事跡、著作及其所開啟之伍柳法脈。第三節為本文之重心,主要在分析、探討陳敦甫的生平、師承、著作及內丹思想。第四節,進一步介紹陳敦甫最重要的兩位門人─陳志濱及陳墩超二人之生平、事跡及著作。此二人對於此法脈的建立,貢獻最大。最後一節,簡介陳敦甫之兩位重要的再傳門人─陳金英及林永周,以了解此法脈現今傳承的情形。藉由此文的探討,除了可以認識陳敦甫一內丹法脈在台灣傳承的情形外,也可同時了解此法脈的思想成就及價值。

關鍵字:伍守陽、柳華陽、伍柳丹法、陳敦甫、《西遊記》

一、概論全真道歷年來台傳承情形

台灣本島之居民,在日治時期(含)以前,除少數之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外,大部分皆屬來自中國廣東、福建之漢民族;漢族當中,又閩南漳、泉二州之福佬人為大宗,來自閩西汀州及粵東潮、惠二州之客家人為次。如是的一種族群構成,自然也導致台灣本島漢族所信仰之道教,皆全盤移植自移民之閩、粵祖籍地。考閩、粵二省之道教,自宋、元以降,即一向以江西龍虎山之天師道為主流[1],源自金代中國北方的陝西及山東,由重陽所創立,並以內丹修煉為主之全真道,雖早在元代及清初,即分別傳入福建及廣東[2]二省,惟前者集中在閩北[3],閩南地區較為少見,且明代以後,因全真教勢的衰頹,全真道士更是稀少,相關史志,亦絕少提到有關全真道士活動的記錄[4]。至於廣東一省,全真的影響,雖遠比福建來的大,但其遷徙至台灣的移民,亦未聽聞有全真道士。是以,由閩南、閩西及粵各地移民所帶來台灣的道教[5],仍然是以天師道為主流,至今依舊是如此;在日治之前,全真道似未曾傳播到台灣[6]

民國34年(1945)年以後,至兩岸恢復交往(1987年)的這段期間,因國共戰爭的緣故,導致大量中國各省移民播遷來台,其中便有少數全真道出家道士及在家居士來到台灣,傳播全真教法,此當為全真道傳入台地的開始。就筆者所知,傳衍較廣、且具教派性質,現今仍在不斷傳承的全真法脈,主要有如下二者:一是由民國38年(1949)隨軍來台之山東牟平人氏金風山人(1880~?)[7]所傳,重要的法嗣有全真古道堂的白鶴山人李仲亮中醫師(1947~)及黃龍丹院的王正志來靜師父(1934~[8]二人,此二人皆各自開堂授徒。一是由祖籍四川江津的陳敦甫(1896~1993)所開,已仙逝之陳志濱(1913~1990)及陳墩超(1924~1981)二人為其主要門人,現今尚有徒裔承傳此法脈。曲永昌及陳敦甫二人,皆為全真在家居士,且都同屬龍門宗伍沖虛及柳華陽一系以下的傳人[9],主要傳承的內容為內丹。除了這兩個傳承較廣的法脈外,還有幾位全真的修行人來台,比如楊青黎[10]及鄧道人[11]二人,但此二人並未見傳裔衍派。以上數人,皆是在1949年前後,因戰亂的緣故,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的全真內丹修行者。在1987年海峽兩岸尚未開放交往以前,另有一位來自香港的全真道龍門宗第25代法裔張銘佳[12]1928~1994),於1987年來台創立「全真仙壇」,傳授全真齋醮科儀[13]。張銘佳於1994年仙逝於香港,其主要弟子高真凡及何忠龍二人,分別設立「玄真門」及「全真道場」二壇,繼續承傳張銘佳之教法[14]。相較於先前幾位全真人士,張銘佳所傳授之全真教法,係以齋醮科儀為主,而先前幾位,除鄧道人之外,則主要是內丹[15]

民國76年(19877月,台灣官方宣布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並且於該年年底11月,開放一般民眾赴中國旅遊及探親。因著這樣的一種開放,連帶促使海峽兩岸間的道教交流,又重新活絡起來。20年來,台灣道教團體,赴中國大陸各地尋根訪道的情況,已難計其數;而中國道教界受邀來台演法及參訪的情形,亦時有所聞。這當中,即有不少台灣人士,遠赴中國大陸,禮拜各地道觀之全真道士為師,學習全真教法,然後回到台灣來傳播全真道,此實為戰後全真道來台的第二波浪潮。綜合文獻所見[16]及筆者所知,87年解嚴以後傳到台灣的全真道,實可歸納出如下幾個法脈:一是創建新店銀河洞蓬萊仙館,也是台灣「中國全真道教會」前理事長的林琮源,為龍門宗23代法裔。該館所奉祀的主神,即是全真教之創始人王重陽。二是南投草屯慈聖宮的黃崇法,禮全真龍門宗25代傳人康信祈及張信光為師,為龍門宗26代法裔。現今黃崇法門下已有兩位出家道士[17],首開台灣全真道的出家風氣。三是屏東鎮南宮的蕭至蓉,禮四川青羊宮當家陳明昌為師,為龍門宗21代法裔。四是土城全真仙觀[18]的巫平仁,禮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黃信陽為師,與黃崇華同為龍門宗26代法裔。五是台中和平慈元宮住持暨台灣「中國太上全真道教會」理事長的張金國,為龍門宗28代法裔。六是高市全真道教會的江理仲、楊理泓及陳理義,三人皆為龍門宗22代法裔,師承自成都老君山。七是雲林虎尾佑東道院住持暨「中國台灣龍門道教教會」創辦人的莊誠傳,禮湖北黃陂木蘭山之謝宗信為師,為龍門宗24代法子[19]。八是台北三重「紫氣道堂」的清澤子,為全真道華山派傳人。以上幾個真法脈的傳人,在正式皈依全真道之前,多半有自己的宮觀及信仰內容,而其所傳承的全真教法,乃是以全真的齋醮科儀為主,丹功為次。台灣本土在家、三教融合及巫性質濃厚的信仰,再加上全真的教法,到底會結就出什麼樣的果實,因時間短暫,還難有定論,一切仍待更長期的追蹤及觀察。

綜上所論,源起於中國北方,初期以內丹修煉為主的全真道,係在戰後才開始傳播到台灣。相對台灣原以天師道為主流的道教信仰來說,至今為止,全真道在台的傳承,仍屬相當小眾,且都是以在家傳承為主,和中國大陸以出家住觀為主的全真道有所不同。不過,儘管傳承的人數有,時間亦較短,但畢竟已成為台灣眾多道教的一支,而且對於全真道及道教內丹術在台灣的傳播及弘揚,亦極有貢獻[20],因此,頗值深入加以記錄及探討。本文之主旨,即在研究探討陳敦甫一系的全真道龍門宗,在台灣傳承的具體情形及重要成就和貢獻。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https://facebook.com/LMZhengFongGong
此派亦為龍門派系嫡傳,師承自香港道教聯誼會第二十七傳宗師驛青子(陳冠輝(高輝)),以全真科儀為主。
台灣諸多科儀均受正一一脈影響,此派法傳較近,目前傳至二十九代法字輩。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魏小巍(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 修道所追求的“此世成就”,很大程度上正是要通過轉化肉身來實現。既然丹道幷不以身體“不淨”,它對治欲望的方式就不是制伏,而是利用正常的凝神調息等修行活動引導欲望自行消解…… 宋元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