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重陽帝君聖註之「五篇靈文」

重陽帝君聖註之「五篇靈文」
編者按:五篇靈文,乃金正隆五年中秋,純陽帝君持以授王重陽者,
重陽依文修持,七年而道成。大定九年,重陽上仙之時,眾皆號慟,
重陽忽開目謂丹陽曰:「昔日甘河所得純陽手授秘語五篇,經余手註
,今付與汝,汝其入關化眾入道。」其後丹陽真君,化眾入道之時,
將祕語五篇,更名為五篇靈文,擇其上根之器,大德之子,授此靈文
,乃得傳佈於世,豈不寶哉?!

1.序
斯文乃金丹之至寶,非其人而不可傳也。若上根上器,大德之子,得遇此書,
修仙之正路耳!
重陽帝君聖註曰:仙有五等,鬼仙不足取,人仙不必論,地仙住世長年。神
仙出有入無,隱顯莫測,身外有身,能二其身者,是謂神仙。天仙者,列於
神仙之上。學道之士,勿為中下之徒,當學最上一乘之真法,無上至極之妙
道。洞曉天地陰陽,深達五行造化,陰陽二字,理莫大焉,天地日月五行,
由此而化。太極既判,清氣上升,在天成象;濁氣下降,在地成形。木火之
精為太陽;金水之華為太陰,天地日月,感二氣而化成也。此二氣互哽短
地之間,週流不已,化生萬類。然人也之生。稟父精母血,天之陽氣,地之
陰氣,日之陽魂,月之陰魄,火之陽神,水之陰精,人之一身造化,與天地
同一氣也。天地乃人之大父母,悟之者超乎天地陰陽之外;迷之者罹乎苦海
萬象之中。不被五行之所拘,陰陽之所縛,是謂上品天仙,不悟之者,與造
物同淪,悲哉!
編者說明:仙有五等,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與仙佛合宗語錄
所論者同,可見伍沖虛真人所學有自矣。金丹至寶,由元氣而生,元氣者,
天地人物之大父母也。學道之士,當學最上一乘真法,方能乘元氣超乎天地
陰陽之外,不被五行所拘,陰陽所縛,證位上品天仙也。
以天心為主,以元神為用。
重陽帝君聖註曰:天心者,妙圓之真心也。釋氏所謂妙明真心,心本妙明,
無染無著,清淨之體,稍有染著,即名之妄也。此心是太極之根,虛無之體
,陰陽之祖,天地之心,故曰天心也。元神者,乃不生不滅,無朽無壞之真
靈,非思慮妄想之心,天心乃元神之主宰,元神乃天心之妙用。故以如如不
動,妙圓天心為主,以不壞不滅靈妙元神為用也。
編者說明:天心即性也。性與元氣同住者,曰天心;性與元氣同動者,曰
元神。故以天心為主,元神為用也。
以三寶為基,外三寶不漏,內三寶自合也。
重陽帝君聖註曰:內三寶者,精氣神是也;外三寶者,耳目口是也。須以耳
目口,閉塞勿發通。目視色則神從目漏;耳聽聲則精從耳漏;口開言則氣從
口漏。視聽言時動於外,則精氣神日耗於內,漸漸衰老,耗盡則死。所謂固
三寶者,目不妄視,耳不妄聽,口不妄言,是謂外三寶不漏也。目不視而神
在心,耳不聽而精在腎,口不言而氣在丹田,是謂內三寶自含也。
始得天人感通,先天之氣,自然歸之。
重陽帝君聖註曰:天者,先天氣也;人者,後天形也。修仙之士,若常涵養
如如不動之天心,靈妙不昧之元神,行住坐臥,攝於玄關一竅之中,自然目
不妄視,耳不妄聽,口不妄言,內真外應,先天之氣自然感通,歸於吾身矣

編者說明:先天氣,即元氣也。前節言外三寶不漏,內三寶自合;此節則言
內三寶能合,則外三寶自不漏矣。此之謂內真外應,金丹至寶,自然而至。
然人之一身內外,四大上下,皆屬後天陰陽,惟有先天一點至陽之氣,混於杳
冥不測之內,至虛至靈,難求難見。
重陽帝君聖註曰:人之一身,外有四肢百骸,內有五臟六腑,至於涕睡津精
氣血液者,俱是有形之物,皆屬後天陰濁。這點至陽之氣,即先天真一之氣
,謂太乙含真氣也。恍惚杳冥者,指先天發生之所也。欲先天至陽之氣發現
,別無他術,只是一靜之工夫耳。靜工之道,只在去妄念上做工夫,觀一身
皆空,寂然不動之中,忽然一點真陽,發現於恍惚之中,若有若無,杳冥之
中,難測難窺,非內非外,不知所以然而然者也。
編者說明:太乙,即太乙下九宮也。何謂太乙?太者太極,乙者即道生一
之一。太乙含真氣,即伍沖虛真人所云:「太極靜純如有動,仙機靈竅在無
前」之意。去妄念即是煉己,煉己不成,則神不清而氣不聖,真氣不來也。
雖然外來,實由內孕。
重陽帝君聖註曰:萬物負陰而抱陽。人之一身,四大雖屬陰濁,內含一點先
天元陽,本自良知良能,本妙本明。因人七情六慾攻於內,寒勞暑役伐於外
,以致元陽散盡,而不知覺悟,隨造化而淪沒矣!知之修煉,收視返聽,忘
物抱真,視聽不漏於聲色,妙湛不漏於念想,真精自固,元神自充,內真外
應,先天一氣自虛無中而來,點化身內之金丹,故曰雖從外來,實由內孕。
是以母氣而伏子氣,神抱於氣,氣抱於神。當斯之際,丹田溫煖,三關升降
,上下沖和,醍醐灌頂,甘露洒心,鈞天妙樂,耳中常聞,至寶玄珠,目中
常見,此乃真景象也,非譬喻也。「真精既返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
豈虛言哉?!
先天若無後天,何以招攝?後天不得先天,豈能變通?此乃無中生有,有中生
無。無因有激之而成象;有因無感之而通靈,先後二天之氣,如谷之應聲。
重陽帝君聖註曰:先天者,入於無象;後天者,滯於有形。先天者,真淨妙
明之心也;後天者,端嚴具足之形也。先天妙明真性,本來清淨,無始以來
,一念垂珠,至於今日,若不得後天具足之體招攝,則陰靈孤妙。後天具足
之體,若不得先天靈妙之元神,則不能變化通靈,豈能超凡入聖?夫性命者
,神氣之根源也。氣者天一之水,神者太乙含真,性者無中之有象,命者有
中之虛無。命無性不靈,性無命不立。無者是先天之性,神者真一之氣也;
有者後天之命,氣者真一之精也。此有形陰質,因一點無象陽氣而生,此有
形之內,懷無象之真,必假煆煉澄清,方得玄珠顯象,玄珠既顯,採歸爐內
,有無混融,二氣感通,如影之隨形,如谷之應聲,自然心凝形釋,骨肉都
融,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編者說明:天仙正理直論,第一章即先後天二氣,可見先後天二氣乃下手
之工法,調息之準則也。神者真一之氣,乃言神由氣凝;氣者真一之精,乃
言氣從精生。人老神衰,氣不足也,氣之不足,精不生也。
神仙妙用,只是採取先天真陽之氣,以金丹之母,點化己身之陰氣,以變純陽
之體。
重陽帝君聖註曰:金丹在內,藥從外來,實由內孕。何也?蓋神依形生,既
有此物,一點先天,在人身箇箇不無,人人本有。世人迷真順情,情境既熟
,愛河流浪,慾海波深。實觀覺悟之者,得遇真師,指示這先天一氣,藥從
外來,依形而生。採取之法,只是忘情忘形,委志虛無,一念不生,靜中至
寂,忽然天光自發,不內不外之間,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乃玄珠成象。玄
珠因何而成象?皆因靜寂之時,神抱於氣,氣結精凝,結成一粒金丹,永在
丹田之內,外現玄境之象,猶如室內之燈光,照透窗外之明朗。「天根月窟
閒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待他一點自歸後,身中化作四時春。」溫養丹鼎
,光透簾幃,此之謂玄珠,外藥也,先天真元也。真陽火也,鉛遇癸生也,
於斯之時,宜當於靜,方可採取歸來。自覺丹田火熾,兩腎氣煖,三關升降
,一氣沖和,醍醐灌頂,甘露酒心,內景無窮,筆難盡述。先天氣生,即一
陽動時,更生天地,別立乾坤,回陽換骨之時也。人自父母媾精,胎形十月
漸滿,氣足形全而生身,其一點靈光元陽之氣,已含於內。既有此身,則陰
係陽,五行之內,死生貴賤,莫能逃也。既得先天真陽,歸於身內,假作爐
鼎,與後天真陰交媾,二氣氤氳,結成仙胎。返煉五行,逆施造化,當三萬
刻工夫,不差毫髮,方得火候,不減絲毫。須要十月功成,脫胎飛昇,五行
不能拘,陰陽不能陶。通身陰濁,盡化純陽,跳出樊唬⑹庡羞b無窮矣!
編者說明:本節初言外樂之由來,次言採取之法,再言小週天功法,及其
無窮之內景。復言大過天十月功法,出神之景,三年乳哺,九年面壁,跳出
樊唬慑羞b之天仙,然其始也,則以先天真陽之氣,以為金丹之母。
郤從煉己純熟,方得先天造化。玄珠成象,太乙含真,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此皆自然而然,不假一毫作為也。
重陽帝君聖註曰:二六時中,逆而修之,不順熟境,勤持道念,目不隨色順
境;耳不隨聲逐境;鼻不隨香臭境;舌不隨味美境;身不隨觸慾境;意不隨
情熟境。覺而常照,照而常寂。如斯不順人情熟境,久久自然天理純真,煉
己即煉心也。心為離,離者己土也。煉心不動,即離宮修定,定則氣和,和
則身安,安則精氣充滿,滿則鉛汞凝結,結則造化自有,玄珠成象,太乙含
真,金液煉形,骨化寒瓊,形神俱妙,與道合真,皆自然也。若非操持謹守
,降心煉性,必無自致之理。然此工夫,必加勇猛決烈之心,捨死忘生之志
,乃可純熟矣。心死方得神活,此之謂也。
編者說明:前節言採藥之法,此節則言煉己之方,煉己不熟,藥不可得矣

2.玉液章第一
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呼吸往來,歸乎一源,不可著體,不可哂茫咎摕o
,寂然常照,身心無為,而神氣自然有所為。猶天地無為,萬物自然化育。
重陽帝君聖註曰:先天一氣,自虛無中來,二氣相交,自然神抱於氣,氣抱
於神,先後二天之氣,相交相得者,渾如醉夢,自然而然,無一毫作為也。
吸則氣,呼則神,神呼氣吸,上下往來,復歸於本源,煉結成丹,為之胎。
身心大定無為,而神氣自然有所為,委志虛無,不可存想,猶如天地之定靜
,自然陽升陰降,曰往月來,而造萬物也。
【釋詞】:
※神呼氣吸:即闔闢也。呼則神降氣穴,謂之烹煉;吸則氣升泥丸,謂之
採取。採取與烹煉。丹道之祕機也。
※上下往來:上謂進陽火,下則退陰符。往者自子至己,氣升泥丸也;來
者自午至亥,氣降氣穴也。上下往來,亦即闔闢也。
工夫已久,靜而生定,神入氣中,氣與神合,五行四象,自然攢簇,精凝氣結
,此坎離交媾,初靜之功。純陰之下,須用陽火鍛煉,方得真氣發生,神明自
來矣!
重陽帝君聖註曰:煉己純熟,工夫靜久,自然神氣交合。神屬南方火,人在
卦為離;精屬北方水,水在卦為坎。魂屬東方木,木在卦為震;魄屬西方金
,金在卦為兌:意屬中央土,土在卦為坤。名曰中宮黃庭,先天玄關為乾。
既神與氣合,神入氣中,自然五行四象攢簇,是為坎離交媾之功也。純陰用
火,謂凝神下照坤宮,杳杳冥冥,而得真氣發生,謂一陽生而為復也。
編者說明:前節云,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呼吸往來,即柳華陽真人所云
:「精者氣之融,風者息之源,火者神之靈,煉者會之壇」之謂也。此節所
云純陰用火,即柳真人所謂「鼓巽風,呃せ稹!辜啊革L輪激動產真鉛」也

【釋詞]:
※坎離交媾:離為火,火者神也;坎為水,水者精氣也。坎離,即神和氣
也。凝神入氣穴,則神與氣合,謂之坎離交媾。
※真氣:即真精也,真精又名元精。
※神明自來:一陽來復,則真氣生,真氣生則神明自來。蓋神氣有同動之
機也。
【釋義】:
本章首言神不離氣,則氣自然不會離開神。要神不離氣,就要先煉己,煉已
之法,即「委志虛無,寂然常照,身心無為。」如此煉已工夫已久,行「氣
與神合」,「精凝氣結」,這就叫做「坎離交媾」了。以上是文火之功,但
是也不要忘記武火。武火是「純陰之下,須用陽火鍛煉,方得真氣發生。」
如此文武火候交替哂茫匀痪偷谩刚鏆獍l生,神明自來」了。

3.產藥章第二
神守坤宮,真火自來。坤宮乃產藥川源,陰陽交媾之處。
重陽帝君聖註曰:坤宮乃人身中黃庭宮也。即心下腎上,肝西肺東,內腎之
前,臍輪之後,中虛之竅,真氣發生之所。人自父母胞胎,一身之精粹,其
連如環,其白如練,先生三元,後生兩腎,兩腎既生,漸生兩目,後生兩外
腎。三才既全,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漸次而生。此一竅乃祖氣之宮,故曰
坤宮,坤乃承載萬物之謂也,實為產藥川源之處,陰陽交媾之所也。神守坤
宮,要晝夜之間,時刻不離,元神下照,回光靜定,逆施造化,撥轉天關,
大藥自此而生,金丹由是而結也。
【釋詞]:
※坤宮:即丹田氣穴也。
※黃庭宮:柳華陽真人云:「竅即丹田,上乃金鼎,鼎稍上即黃庭,竅下
即關元,古謂上黃庭下關元是也。」又云:「但黃庭金鼎氣穴關元四穴,
俱是無形」「氣發則成竅,機息則渺茫。」「若執形求之,則謬矣!」故
知黃庭宮在氣穴之稍上而已。
※三元:乃元精、元氣、元神也。
若不得真火煆煉,則金水混融;若不專心致志,則陽火散漫,大藥終不能生,
先天何由而得?煆煉之久,水見火則自然化為一氣,薰蒸上騰,河車搬撸
流不息,真精自此而生,元氣胚胎於此。呼吸相合,脈住氣停,靜而生定,大
定之中,先天一氣,自虛無中而來。是以先天母氣。而伏後天子氣,順其自然
,不可欲速,先天自發也。
重陽帝君聖註曰:坤宮之火,曰真人之火也。常以神照坤宮,煆煉陰陽,精
化為氣:專心致志,於行住坐臥之間,皆可隨意守之,不可散亂。日久而不
見其功者,皆因心中雜亂。若煆煉之久,精得火煉,自然化為一氣,日久三
震,響上泥丸,化為甘露,降下重樓,凝為精液,便歸坤位,胚胎元氣,漸
漸壯旺,神呼氣吸,自然含育,周流不息,氣脈以停,而入靜定。大定之中
,忽然而動,乃先天一氣發生,自乾宮而來,如母戀子,自然感合,神變莫
測,聽其自然,不可欲速,時至氣化,自然見其功效也。天光者,神光也。
工夫久靜,神光照燭,靜則神靈,表裡透澈,發現於外。色象不能礙,愛欲
不能障,自然隔牆見物,預知前世矣。
【釋詞]:
※泥丸:挼九宮洞真經曰:雙眉中間;入內三分曰雙田宮;入內一寸曰明
※堂宮:入內二寸曰洞房:入內三寸曰泥丸宮;入內四寸曰流珠宮;入內五
寸曰帝一宮。在明堂宮上一寸為天庭宮;洞房上一寸為極真宮;泥丸宮上
一寸為玄丹宮;流珠宮上一寸為太皇宮。泥丸宮居九宮之中,謂之上丹田
也。
※重樓:又稱十二重樓,即喉管也。因喉管有十二環節,故稱十二重樓。
混沌之初,天地未判,玄黃相雜,時至氣化,定中生動。只這動處,方知造化
,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不內不外,此是大藥始萌,不可遽採之。若有一毫念
起,天真遂喪矣!
重陽帝君聖註曰:天之輕清在上,其色玄;地之重濁在下,其色黃。天地未
判之前,渾淪一氣,玄黃不分,清濁未定,混而為一。時至氣化,清氣上浮
為天,濁氣下凝為地。地氣上升,天氣下降,二氣氤氳,化生萬物。清淨之
功亦然,先天真陽,與後天真陰,陰陽混一,猶如天地玄黃相雜,忽然定中
生動,造化自現,如天地一判,別立乾坤是也。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乃玄
珠成象也。此玄珠似乎在外,閉目甚分明;似乎在內,開眼卻清白。有象,
他人不能見:無象,獨自見分明,故曰無象玄珠。乃是大樂之苗始生,其藥
尚嫩,故不可採,若有妄念採之,必失玄珠,喪卻天真至寶,反成魔狂,呼
吸亂奔,不可救也。命寶不可輕弄,其斯之謂也?!
編者說明:本章首節言大藥產生之地,及回光凝神之法;次節言真火煆煉
,河車搬撸垂澭源笏幃a生之景,玄珠呈象,但不可妄採,致喪天寶。
【釋詞]:
※大藥:按此處所稱之大藥,乃小藥也。何以知之?因「小藥生而後採;
大藥採而後生」也。帝君聖註云:「大藥之苗始生,其藥尚嫩,故不可採
。」既稱為大藥之而,又有老嫩,則此時乃小藥也。按自古聖真均稱藥氣
曰大藥。小藥之名;自曹還陽伍沖虛二真人始,因藥氣初生,其陽甚微,
故稱小藥,以與其後有火珠成形之大藥區別。故此書則凡有藥氣生,均稱
之為大藥也。
※玄珠:按度人妙經云:「元始懸一寶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
五丈。」故玄珠者,乃言寶珠在空玄之中也。釋迦睹明星而悟道,明星,
即玄珠也,蓋小藥產生之前,有一明珠空懸吾人之眼前,去地約五丈之高
,功力加深,其珠愈明,當其如明星耀目之時,則小藥產生之期不遠矣。
【釋義]:
神守坤宮,即凝神入氣穴之意。真火,即真人之息也。真火煆煉,即息息歸
根,綿綿不斷之意也。專心致志,即致虛極守靜篤之工也。行住坐臥,即馬
丹陽真人云:「行則措足於坦途;住則凝神於大虛;坐則調鼻端之息;臥則
抱臍下之珠。」如此修持,則先天一氣,自然從虛無中而來,小藥產矣。大
藥之苗始生(即小藥生也),要調其老嫩,於其不老不嫩之中採之,則命寶
得矣。

4.採藥章第三
神守乾宮,真氣自歸。乾宮乃造化之源,生身受氣之初。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重陽帝君望註曰:坤宮屬地為陰,應人後天有終之形;乾宮屬天為陽,應人
先天無始之神。乾宮乃虛無玄關一竅是也,實為造化之源。自無而有,謂之
造;自有而無,謂之化,由造而化也。始則受氣於虛無一竅而生,終則散精
於幻妄六俣溃旎h,不知幾萬劫矣!
【釋詞】:
※幻妄六伲荷⒙暋⑾恪⑽丁⒂|、法,謂之幻妄六佟@銍澜浽疲骸秆
耳鼻舌,及與身心,六為倜剑越偌覍殹!沽藉吾身倜街椋K日
耗散精氣,耗盡則死,故修道之人,眼不視色,耳不聽聲,鼻不受香,口
不味味,身離細滑,意不妄念,以避六佟
始則凝神於坤,煆煉陰精,化為陽氣,薰蒸上騰,河車搬撸L流不息。次則
凝神於乾,漸煉漸凝,漸聚漸結,結成一顆玄珠,大如黍米,恆在目前,一得
永得,先天虛無真氣,自然歸之。待其鉛光閃爍,如月之象;汞氣飛揚,如日
之象,日月交合一處,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照耀上下,內真外應。先
天之氣,自虛無中而來,是以母氣,而伏子氣,自然感合。造化之妙,藥從外
來,非假存想。
重陽帝君聖註曰:人稟天地陰陽二氣以生,真陽之氣在身,為鉛為精為坎;
真陰之氣在心,為汞為神為離。象曰,人與天地之氣同體是也。修真之士,
既得大藥始萌,玄珠成象,而內精神壯旺。當此之際,神中之精,下交於坎
;精中之神,上交於離。內則精神交合於內,外則陰陽交合於外,內外明徹
,照耀上下,化為一顆明珠,圓陀陀,光爍爍,三關升降,上下旋轉如輪,
週流不息。如斯景象,是內之精神和合,金木交併,水火激發之際,是內有
真寶,故外應其景象也。若非親造真境,豈能有此哉?!先天之氣,母氣也;
後天之氣,子氣也,自然慼合,返斯造化之妙,始得藥從外來。母氣天氣也
,子氣人氣也。人能常清淨,天地悉皆歸,天氣歸一身,皆成自然人,還將
上天氣,以制九天魂,此同類之謂也。先坤後乾者,又名移爐換鼎是也。此
乃金丹之真竅妙,元天火候之祕訣也。
【釋詞】:
※移爐換鼎:爐乃起火之器:鼎乃烹飪之具,煉丹之所也,指下丹田。當
大藥過關之後,過明堂,下重樓,止於中丹田。其時神氣同居於中丹田,
神居氣中,若鼎器之封固,並時時以元氣之火,融化呼吸,助長元神,若
爐火之烹煉一般。想在最初,煉精化氣之時,以神為鼎,以呼吸之息為火
,在下丹田中烹煉。烹煉雖同,然前在下丹田,後在中丹田,地點不同,
故曰移爐;前以神為氣之鼎,後以氣為神之鼎,鼎器不同,故曰換鼎。
初煉丹時,便向水中求之,終落頑空,畢竟無成。須以我之真氣,而感天地之
至精,當以陽燧方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
重陽帝君聖註曰:初煉丹時,先須神照坤宮,以火煉藥,以神馭氣。待真氣
發生,後守乾宮,懸胎鼎內,結成玄珠,煉成大藥,吞入腹中,點化己之陰
氣,變成乾陽之體,此真空之妙用也。時人不悟真空之妙用,不遇至人之傳
授,道聽途說,盲修瞎煉,便向水中求之,水者,杳冥之謂也。忘念忘體於
杳冥之中,豈不落於頑空乎?必竟終無成丹之理也。陽燧火珠也,太陽正宮
,以火珠向日燧之;方諸水珠也,太陰正宮,以水珠向月諸之,天地懸隔之
遠,一刻之中,自然得水火也。彼物受氣之偏,尚能感通日月,何況人為萬
物之靈根乎?靜定之中,豈不感通身中妙化,而結成金丹也哉。
【釋詞】:
※陽燧:火鏡也。以銅為之,形如鏡,向日則火生。淮南子天文注云:「
取金杯無緣者,熟摩令熱,日中時,以當日下,以艾承之,則燃得火也。
」按此即以回光凹鏡取火之理,能合光線折射,聚於弧心,故能得火。重
陽帝君言陽燧乃係火珠,則此珠應以透明之玻璃或琉璃為之,蓋取凸鏡之
理,陽光透過此鏡,則聚於一點,可以引火也。
※方諸:大蛤也。古以大蛤置於月明之夜,則蛤中生水也。淮南子云:「
方諸見月則津而為水。」此因蛤性至寒,月夜之中,空氣中之水蒸氣,遇
寒而凝結為水也。重陽帝君云方諸為水珠,蓋取蛤類之物鑿磨成珠,水蒸
氣遇之,仍可凝結為水,不過須另以皿具盛之而已。
當其日月交光之候,先天適至之時,泥丸風生,慾海波澄,此身如在萬丈海中
,不知有水,不知有火,不知天地人我,渾如醉夢,正是龍虎交會之際,金木
相啖,水火相激,景象發現,迅如雷電,急急採取。其採取之妙,如發千鈞之
弩,惟用一寸之機,似採非採,不採實採,乃為真採也。
重陽帝君聖註曰:不知如醉,此是得藥之景象也。當其玄珠成象,日月交光
,正是採藥之時,先天適至之候。當此之時,泥丸自覺風生,從天吹下,灌
入玄關兩目之中,徑通週身,關竅齊開,骨節如斷,酸軟如綿,心冷如冰,
丹田如火,身心欠爽,慎勿恐怖,正是水火烹蒸激潑之時,龍虎金木交會之
際。少刻,三宮氣滿,二氣沖和,塵情盡絕,神氣泰定,恍如醉夢,猶如萬
水萬火,互相感激,不知天地人我,只聞千鐘雷鳴,萬道霞光,靈明內外,
琳琅滿室,雷轟電掣,撼動乾坤,採藥歸來。這個妙用,如半寸之機,發千
鈞之弩;一旋之水,斡萬斛之舟。經云:「人發殺機,天地反覆。」乃真機
之妙用也。又云:「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又云:「楊柳風來面上吹
,梧桐月向懷中照。」「泥丸風清,絳宮月朗。」「林間嫩風清,一派天音
降」之旬,皆形容先天一氣,自外而來也。
編者說明:本章第一節,神守乾宮,真氣自來,乃七日採大藥之工。第二
節,始則凝神於坤,煆煉陰精,是下手工法。河車搬撸L流不息,乃三百
週天之工法。凝神於乾,漸煉漸凝,漸聚漸結,結成一顆玄珠,即第一節之
採大藥工法之說明,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是人藥之現象。
第三節云:「初煉丹時,便向水中求之,終落頑空。」此乃陰神工夫,
重陽帝君指為:「盲修瞎煉。」並說明其理由云:「水者,杳冥之謂也,忘
念忘體於杳冥之中,豈不落於頑空乎?」復說明煉丹之正法云:「初煉丹時
,先須神照坤宮,以火煉藥,以神馭氣。」如此方有「真氣發生」
第四節言「日月交光,先天適至。」「不知天地人我,渾如醉夢。」正
是小藥發生之時,必須「急急採取」,其採取之妙,如半寸之機,發千鈞之
弩。得活子時之正,簡而易行也。
【釋義】:
本章篇名採藥,乃說明採小藥及採大藥之功法。然其敘說,則先大藥而後小
藥,將次序顛倒,亦取秘密不說明之法。蓋採藥功法,乃丹道中之最秘天機
,即道宗純陽帝君,亦不敢順序明言也。編者按,本章第一節神守乾宮,真
氣自歸,乃七日採大藥之工。第二節言,始則凝神於坤,煆煉陰精,是下手
工法。河車搬撸L流不息,是小周天的工法,三百個周天之時,即止火之
候。凝神於乾,漸煉漸凝,漸聚漸結,結成一顆玄珠,即第一節之採大藥功
法,作更詳細之說明。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是得大藥的現象。西遊
記形容孫悟空從八卦爐(指小周天)中逃出之時,其法象為:「圓陀陀,光
爍爍,亙古常存人怎學?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顆摩尼珠。」即
邱長春真人說明修道之人,在得到大藥時之景象,和水不能溺,火不能焚之
法身。第三節云:「初煉丹時,便向水中求之,終落頑空。」重陽帝君指為
:「盲修瞎煉」。並說明其理由云:「水者,杏冥之謂也,忘念忘體於杳冥
之中,豈不落於頑空乎?」再說明煉丹之正法云:「初煉丹時,先須神照坤
宮,以火煉藥,以神馭氣,待真氣發生。」杳冥是陰神功夫,所謂「萬劫陰
靈難入聖」,即便修得灰灰相,也不過為一靈鬼耳!神照坤宮,即是迴光返
照。丹經所謂:「迥光即是長生藥。」是也。第四節言:「日月交光,先天
適至。」「不知天地人我,渾如醉夢。」所謂恍恍惚惚,正小藥生發之時也
。此時必須「急急採取」,其採取之妙,正如「半寸之機,發千鈞之弩。」
活子時正,以神馭氣,簡而易行也。至得小藥之景象:靈文云:「泥丸風生
,慾海波澄。」重陽帝君聖註曰:「關竅齊開,骨節如斷,酸軟如綿,心冷
如冰,丹田如火,身心欠爽。」這正如柳華陽真人,在藥產之效驗說中所云
:「氣滿藥靈,一靜則天機發動,自然而然,週身融和,蘇綿快樂。……吾
心自然虛靜,如秋月之澄碧水,癢生毫竅,身心快樂。……丹田暖融融,忽
然一吼,神氣如磁石之相翕,意息如蟄虫之相含,其中景象,難以形容。」
文詞雖有簡繁之不同,然其所指小藥產生之景象,則均相同,均為描畫小藥
產生之時,玄關發現,有無窮之消息,非筆墨所能盡者矣。

5.得藥章第四
神守玄宮,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點紅光
,閃入下元,己之真氣,翕然湊合,陰乃抱陽,陽乃激陰,至精發現,海泛浪
湧。自太玄關升入泥丸,化為金液,吞入腹內,香甜清爽,萬孔生春,遍體生
光,至此乃乾坤交媾,一得永得之妙,全在防危慮險,即當牢封固閉,勿令滲
漏,以便溫養。
重陽帝君聖註曰:玄宮即玄關也,煉黍米之所也。又云懸胎鼎,硃砂鼎,乾
坤鼎,皆異名也。前言乾坤,所謂初煉丹,以乾坤為鼎器,先凝神聚於坤位
。靜中生動,採陰中之陽,名曰免髓,真氣上騰,升上乾宮;動而後靜,合
陽中之陰,名曰烏肝,二物混融,煉成如意之珠。所謂坎離交媾,癸花發現
,真鉛初露,先天初現,一陽初動之時。如初三日,月出庚之象,正所謂活
子時也。一時分作六候,二候得藥,四侯別有妙用。此時是得藥之初,一候
。既得初一候之藥,宜當深入靜室,咛烊恢穑偃雰抖。胼喼卢F,
此時有龍吟虎嘯之聲,鉛汞恐有滲漏,全在洗心滌慮,沐浴隄防。漸過十三
日而生乾甲,即十五日是也。此日圓滿,乾坤之時也。鄞鄂已成,玄牝已立
,金花已現,三陽已備之時,月圓滿於甲方、應乾之象。恐其金逢望遠,正
是日月重明之際,再得藥之候,二候得藥也。
四候別有妙用之法,為前半月之象,半輪明月之內,有龍吟虎嘯之聲,
要慮險防危之妙用也。仙胎已成之後,月到十八,一陰巽方,守城野戰之妙
用也。次煉二陰,下弦二十三,艮地洗心沐浴之妙用也。煉盡三陰,陽神出
現,隄防固濟之妙用也。此名前三三,後三三,四候之妙用,二侯得藥之理
也。
神守玄宮,意迎牝府,此二句是採藥之口訣,當其玄宮之中,至精發生
,真鉛之氣,發現一輪明月之象;真汞之火,發現一輪紅日之家,日月之中
,各發金花二朵,壯如丹山,金紅赤色,斯時正不老不嫩,急急採取。何採
何取?訣曰:「只是意迎牝府。」自然杳杳冥冥,恍恍惚惚,一點紅光,閃
入下元,交會真陰,陰乃翕然湊合。陰乃激陽,陽乃抱陰,陰陽激發,海浪
泛湧。自太玄關至尾閭夾脊,過玉枕化為金液瓊漿,吞入腹內,香甜清爽,
耳聽鼓聲,萬籟雷鳴,鈞天妙樂,非琴非瑟,非笛非簫,別是一般妙音,似
寒泉漱玉,似金磐搖空,似秋蟬拽緒,似風鼓青松,非常之異。琳琅振響。
有群鴉齊噪之聲,眾鳥頻伽之韻。口涵目驚,心懽意悅,諡闃O樂之邦,實
乃天宮妙境。塵寰俗客,如瞽如聾。身心清靜,百關和暢,萬孔生春,遍體
生出萬道霞光,現一圓光,內有嬰兒之象,乃陽神出象也。全在防危慮險,
不可遠離,溫養之法,註見下文。
編者說明:本章言得藥有二候,初候為採小藥,二候為得大藥。四候有
妙用,言週天咿D,煉去三陰,獨得純陽也。按柳華陽真人引達磨禪師之言
曰:「二候採牟尼:四侯有妙用,六侯別神功。」其火候次序云:「然候者
,亦非一說,不論陽生及藥產,但有氣動者,即為一候,以神用氣,又為一
候,此神氣會合之二候也。又曰,陽生為一侯,而藥產又為一侯,此乃藥氣
所生時節之二侯也。故曰:二侯採牟尼者,即此也。藥氣既產於外,採歸爐
為一候,而爐中封固,又為一候,亦謂之二侯採牟尼。升降沐浴謂之四候,
總謂之六候。」而重陽帝君將二候視為採小藥與大藥,四侯妙用,竟推用於
三百週天之全部過程,可見「三品一理」,丹經用語之不可拘限於一事也明
矣。
【釋詞】:
※玄關:乃至玄至妙之機關也。柳華陽真人云:「氣發則成竅,機息則渺
茫。」張紫陽真人云:「一孔玄關最幽深,非腎非心非臍輪,膀胱谷道空
勞力,脾胃泥丸莫搜尋。「蓋玄關不在身內,亦不在身外,乃在身之不內
不外之處,若玄妙之機括,藥氣生發之時則成竅,餘時則無形,故稱之謂
玄妙機關也。
※黍米:黍,禾屬而黏者也。俗稱黃米子,其顆粒均齊無大小,昔人以之
定長度,縱黍百粒當營造尺十寸;橫黍百粒,當營造尺八寸一分。古人又
以黍為重量之標準,以百黍之重為一銖,二十四銖為一兩。米者,穀之去
皮也。丹經云:「一粒復一粒,自微而至著。」按行小周天之時,凡合乎
玄妙機關之周天,即得一黍米之小藥,三百周天,即有三百粒黍米之大之
小藥,方可匯聚而成大藥,故曰「自微而至著也」。按黍之大小輕重一致
;米之內外一致,正表示小藥之顆粒大小內外一致也,故稱黍米。
※懸胎鼎:鼎三足兩耳,以烹煉為用。按大藥過關服食之後,落於中丹田
神宮之中,合元神而煉化成為嬰兒。此時中下兩丹田,若合而為一,成一
虛空之大境,此神室中之嬰兒,若虛懸於此虛空大境之中,故稱懸胎鼎。
※硃砂鼎:按硃砂乃心液中正陽之氣,日中元精,感月華而生,真汞之變
化也。丹經云:「偃月爐中玉芷生,硃砂鼎內水銀平。」硃砂鼎在中丹田
,中有心液中正陽之氣,所以能煉氣化神,使神嬰成長也。
※乾神鼎:按行小周天之時,為坎離交媾。大藥過關服食之後,以坎實點
化離陰,成為乾健之體,故稱乾坤交妮。而乾坤交姤之所,在中丹田神室
之中,故稱此神室為乾坤鼎。
※兔髓:按下丹田居於坤宮,坤為太陰,大陰為月,故下丹田又稱為月窟
。月中有兔,兔之髓為最貴,故丹田發生之藥,稱曰兔髓。
※烏肝:按心為大陽,大陽又稱金烏,烏之肝為最貴,故大陽中之真陰稱
烏肝。邱真人云:「月藏玉兔日藏烏,自有龜蛇相盤結。」
※坎離交媾:所以復坎離之本體也。人至十六歲之時,元陽至為充足,心
虛有離之象,腹實有坎之象。過此以後,元陽走漏,坎中之實,與離之外
體,支離破碎,不成其為坎離,至年老命終,全身皆陰,不特坎中之一陽
化為陰質,即離之上下兩陽畫,亦化為純陰。故修士以打合神氣之法,修
補坎中之一陽,雕之上下兩陽,恢復舊觀,故稱坎離交姤也。
※真鉛:即真精也。修士積精累氣,元氣滿,而化為元精,元精即真精,
或名真鉛。叉七日採大藥之時,大藥生發,亦稱真鉛。故大藥小藥,均可
稱作真鉛,因其均為真陽也。
※活子時:凡陽生或藥產,皆曰活子時。因陽生或藥產,皆因自身元氣周
流之情形而生發,不可限於外界之天時也。如午時有陽生,則午時即為活
子時,依次未為丑時,申為寅等,故稱活子時也。活子時者,靈活而不可
固定之子時也,乃吾人身中藥氣生發之初,稱為活子時也。
※太玄關:即下丹田,元氣之穴也。
※頻伽:烏名,乃迦陵頻伽之省稱,其義為妙音鳥。此處則言眾鳥之鳴,
如妙音鳥所鳴之韻,頗為美妙可聽也。
【釋義】:
本章言得藥有二候,初候是採小藥,二候是得大藥。四候妙用,乃言周天
轉,煉去三陰,獨得純陽也。重陽帝君註云:初煉丹,以乾坤為鼎器,兔髓
烏肝,二物混融,煉成如意之珠,所謂坎離交媾,此時是得藥之初一候,乃
採得小藥也。其後玄牝已立,三陽已備,再得藥之候,二候得藥,所得者為
大藥也。按河圖之數:三八居東為甲乙木,二七居南為丙丁火,四九居西為
庚辛金,一六居北為壬癸水,五十居中為戊己土。納甲之說:乾納甲,坤納
乙,東方木也;兌納丁,艮納丙,南方火也;震納庚,巽納辛,西方金也;
坎納戊,離納己,中央土也;乾又納壬,坤又納癸,北方水也。本章將一月
分為六侯,二候得藥,四候別有妙用,都用一月中月缺月圓的現象表明。當
晦朔之間,月光不現,稱曰混沌。初三日,月出庚方,新月初現,有震之象
,故曰震納庚,乃一侯得藥,所得者小藥也;初八日月現丁方,顯半輪之光
,有兌之象,故曰兌納丁,本章所謂「有龍吟虎嘯之聲」,「全在洗心滌慮
,沐浴提防」也。十五曰,月圓於甲方,有乾之象,故曰乾納甲。本章所謂
「三陽已備。」「二候得藥也。」此時所得之藥,乃金丹大藥也;十八日,
月現於辛方,月初缺,有巽之象,故曰巽納辛,本章所謂煉去一陰,乃「守
城野戰之妙用也」;二十三日,月現丙方,其象下弦,有艮之眾,故曰艮納
丙,煉去二陰,乃「洗心沐浴之妙用也」;二十八日,月隱於乙方,在坤之
象,故曰坤納乙,本章所謂「煉盡三陰,陽神出現,隄防固濟之妙用也。」
重陽帝君用一月中月缺月圓的現象,來譬喻二候得藥,四候別有妙用的過程
,從某一角度來看,所譬喻的甚當,如就採小藥和得大藥的全部現象來看,
就不盡然了,讀者切不可引喻失義,自墮空亡之中。讀者如欲知採小藥和得
大藥的真實的倩形,可以看伍沖虛柳華陽二真人所著之伍柳仙宗,自可瞭然
於胸中矣。

6.溫養章第五
神守黃房,金胎自成。黃房乃乾之下坤之上,規中之妙。十二時中,念茲在茲
,含光藏耀。行住坐臥,綿綿若存,如雞抱卵,如龍養珠。抱元守一,先天元
神元氣,刻刻相合,漸漸相化。但安神息,不呋鸲鹱赃,百日功靈,十月
胎圓,陰魄自化,陽神出現。千曰之後,溫養火足,剝盡群陰,體變純陽,嬰
兒現象,身外有身,形如煙霞,神同太虛。隱則形同於神,顯則神同於氣。步
日月而無影,貫金石而無礙。溫養三年之後,嬰兒老成,不可遠離。直至九年
,與太虛同體,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天地山川,有時崩壞,惟吾之道體,浩
劫長存。潛伏人間,積功立行,提挈天地,把握陰陽,所以陰陽不能陶鑄也。
天仙之道,斯乃畢矣!
重陽帝君聖註曰:黃房即黃庭宮也,故為乾之下坤之上,規矩之中也。金胎
即仙胎也,金乃堅剛不壞之物,此乃人之元神也。此元神不壞不朽,清靜妙
明之體,如金之堅,如剛之利,淨如琉璃,光如滿月,存不虧明,因一念之
妄。緣於幻化。今既修五篇之口訣,得返還之丹道,要煉有合無,投黑結紅
,而成仙胎。返本來之真常,合元始之妙用,金胎自成。
規中之妙,以神守之。黃房之中,一意不散。十二時中,念茲在茲,含
光藏耀,歛視收聽,綿綿若存,不可須臾離也。如雞抱卵,如龍養珠。龍養
項下之珠,心意不忘,精神感化,其珠有光,生光既久,珠成小龍,飛騰太
空,或收或放,時人見之,是龍之象,乃龍之神也。神全變化,興雲致雨,
脫骨飛騰,是謂神龍。所以能大能小,可潛可顯。動則裂泰山發洪浪,興雲
起霧,掣電轟雷。靜則隱藏淵泉,是陽靈之物。
金丹之道,學天仙者,亦如此理也。初則抱元守一,養先天黍米,元神
妙珠。度人經云:「元始天尊懸一寶珠,去地五丈,於空懸之中,萬聖千真
從珠口中出,渤渤然後從珠口中入。」存養之久,自然元神黍米,劫劫相會
,漸漸相化,新月娥眉。坎而半輪上弦,漸至滿月之圓。自有金光發現,日
月合璧,鉛汞相投,結成仙胎。溫養三年,嬰兒老成。直至九年,功圓行滿
,陰滓盡消。一神可化百神萬神,形神俱妙,出有入無,煉神與太虛同體,
返乎無極之真道,合乎元始之妙境。觀天地在玄妙中,如太倉一粒黍,太虛
一片雲耳!有何五行拘係也?有何陰陽變化也?於斯天地由吾提挈,陰陽由
吾把握,永無終始,浩劫長存,與道合真,神哉!神哉!
編者說明:產藥章云:黃庭宮在「內腎之前,臍輪之後,中虛之竅。」柳華
陽真人云:「竅即丹田,上乃金鼎,鼎稍上即黃庭,竅下即關元,古謂上黃
庭下關元是也。」又云:「但黃庭金鼎氣穴關元四穴,俱是無形,若執形求
之,則謬矣!」斯則黃庭、金鼎,丹田、關元四穴,混為一體:氣發則成竅
,機息則杳茫,初學者不能分,亦不必分也。柳真人復云:丹田「穴正在躋
後腎前稍下,前七後三,中間空懸一穴。」正與重陽帝君所指者相符,方可
見柳真人之所學有自矣。
修道之人,如龍養珠,及其日久,神全變化,潛顯隨心,是謂神龍,正
如凡人修成天仙之理,說得何等親切!度人經即「太上洞玄靈寶無量度人上
品妙經。」據云乃元始天尊於龍漢初所撰,其經可以念誦镀恚婺苓丹久
視。所謂「元始天尊懸一寶珠,去地五丈。」如非實修實證,不足以語此也

何謂「提絜天地,把握陰陽」?即伍沖虛真人所謂之「統理乾坤」也。
修士得證位天仙之後,一靈炯炯,一定八千劫,其慧光徽秩Т笄澜纾
凡其間之鳥飛獸走。人群行動,以及念善思惡,無一不在其慧光照臨之下,
無所遁形。凡天地間有不適合人群生存之處,予以修補之;事物中有危害人
類生活之處,即扭轉陰陽之機,預予以消除之,此之謂提絜天地把握陰陽也

【釋詞】:
※剛:即剛石,又名剛玉,美麗者可作寶石,粗糙者,可充磨鑽之用。成
曰即金剛石,俗稱金剛鑽也。
※煉有合無:丹道下手之時,要無中生有,其後則煉有同無。無無之中為
真有,有無不立,方為道成。煉有合無,乃言將有煉成無狀之狀,同乎無
也。
※投黑結紅:鉛本黑色,汞本紅色。投黑結缸,言將黑鉛投入鼎中,結
成紅色之汞也。即抽鉛添汞也。
※度人經:全名為「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鼉氏曰:元始天尊說,唐
志有目,古書也。欽定道藏全書稱為「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共六十
一卷,列全書之首,其為古之經書,當無疑問。此經不僅可供禮懺之用,
且含有金丹之密訣,有陳觀吾及陳樁榮等為之作丹道之註解。
※金光發現:柳華陽真人云:「且出神之初,萬物不可著,只侯自身中
一輪金光,現於空中,將法身近於光前,以法聚光,取於法身內,遂即法
身入於凡身,久久乳汁,則凡身立可化為氣矣。恐不得此金光者,則凡身
不能化為氣,故有留身之說者,謂此也。又在德行之故耳。」故金光發現
,乃出神時之景象,取之得法,則形神俱妙。不得金光者,惟有蛻去凡軀
,神妙形則成一堆糞土矣。
※日月合璧:按漢書律曆志云:「復覆太初曆,晦朔弦望皆最密,日月
如合璧,五星如連珠。」此言太初上元甲子夜半,日月相會於斗牛分度也
,丹經則以此喻神氣之相聚也。柳華陽真人曰:靜定之中,忽覺一輪浩
月,懸於當空,留而待之,一輪紅日,升於月中,收而藏之。」此乃十月
大周天工法中之現象,亦可稱之為日月合璧。
※嬰兒老成:言初神之時,猶嬰兒之嫩弱,不可遠出,必須乳哺三年,
嬰兒老成,方為長大成人,可以自立矣。
※天地由吾提挈: 邱真人云:「寸土尺天,皆有所轄,無空隙處。」初
修道之時,主顛倒乾坤,主天地交泰,乃統理吾身內之乾坤。道成之後,
則三十六天,二十四治,八十一洞,名山大川,皆可得而主宰之。天地間
有不適宜生民之處,皆能為之修補得宜。故世界之進化,人生之幸福,皆
因修真得道之仙聖,為之把握陰陽,提挈天地而來。
【釋義】:
十二時中,一意不敬,含光藏耀,歛視收聽,念茲在茲。如龍養珠,如雞抱
卵,調息綿綿,神守黃房,不可須臾相離,溫養之工法也。溫養即是文火,
百日之功,在百日之時,除採取烹煉,淮陽火,退陰符之外,皆是文火溫養
之工。十月大周天之時,無時不在溫養之中,三年乳哺,除出神收神之外,
亦無時不在溫養之中。九年面壁,則無工無法,與太虛同體,言其為溫養亦
可也。故溫養之工,貫徹始終,天仙大道之工法,畢於此矣。

《五篇靈文》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4Dg0ERQ.html
《五篇靈文》是一部道教經典,作者不詳,相傳是赤蓮真人所作,原題「重陽祖師注,清虛道人錄」,載《道臧輯要》胃集。元。陳致虛《金丹大要》于丹陽真君條稱:「重陽以所的純陽金丹秘訣五篇授之,並口授秘訣」,或即指此文。明。陸西星《方壺外史》末附《王重陽祖師傳授七真靈文》一篇,內容與此同,但極簡略。這部典藏分為五個章節,故名《五篇靈文》。


五篇靈文是一部道教經典。關於它的歷史記載和現存記錄不多,相傳是赤蓮真人所作,並有王重陽的註解版本。它記載的是煉丹藥的過程。它共有五章,分別是玉液章、產藥章、採藥章、得藥章、溫養章。


最上一乘妙訣
重陽祖師心傳 清虛子錄


夫最上者,以太虛為鼎,太極為爐,清凈為妙用,無為為丹基,性命為鉛汞,定慧為水火,以自然造化為真種子,以勿忘勿助為火侯,洗心滌慮為沐浴,存神定息為固濟,
此最上一乘之妙道,三教同源之心法,上士行之不怠,直超聖域,頓悟圓通,形神俱妙,與道合真,逍遙極樂,永劫不壞,即大覺金仙之位也。至道原來不易傳,空微究理了塵緣,山頭水降黃芽長,地下當升白雪填,慧月涓涓澄碧沼,玄風細細卷青煙,木性金情相交合,便是虛無太極圈。



斯文乃金丹之至寶,非其人而不可傳也,若上根上器大德之子,得遇此書,修仙之正路耳。

重陽注曰:仙有五等,鬼仙不可取,人仙不必論,地仙住世長年,神仙出有入無隱顯莫測,身外有身。能二其身者,是謂神仙。天仙者,列於神仙之上。學道之士,勿為中下之徒,當學最上一乘之真法,無上至極之妙道。洞曉天地陰陽,深達五行造化。陰陽二字,理莫大焉。天地日月五行,由此而化,太極既判,清氣上升,在天成象。濁氣下降,在地成形,木火之精為太陽,金水之華為太陰。天地日月,感二氣而化成也。此二氣互運於天地之間,周流不已,化生萬類。然人之生也,稟父精母血,天之陽氣,地之陰氣,日之陽魂,月之陰魄,火之陽神,水之陰精。人之一身造化,與天地同一氣也。天地乃人之大父母。悟之者超乎天地陰陽之外,迷之者羅乎苦海萬象之中。不被五行之所拘、陰陽之所縛,是謂上品天仙。不悟之者,與造物同淪,悲哉。
動,妙圓天心為主,以不壞不滅,靈妙元神為用也。

以三寶為基,外三寶不漏,內三寶自合也。

重陽注曰:內三寶者精氣神是也,外三寶者耳目口也。須以耳目口,閉塞勿發通。目視色則神從目漏,耳聽聲則精從耳漏,口開言則氣從口漏。視聽言時動於外,則精氣神日耗於內,漸漸衰老,耗盡則死。所謂固三寶者,目不妄視,耳不妄聽,口不妄言。是為外三寶不漏也。目不視而神在心,耳不聽而精在腎,口不言而氣在丹田也,是為內三寶自合也。

始得天人感通,先天之氣,自然歸之。

重陽注曰:天者先天氣也,人者後天形也。修仙之士,若常涵養如如不動之天心,靈妙不昧之元神,行住坐臥,攝於玄關一竅之中,自然目不妄視,耳不妄聽,口不妄言,內真外應,先天之氣,自然感通,歸於吾身矣。

一身內外,四大上下皆屬後天陰陽,惟有先天一點至陽之氣,混於杳冥不測之內,至虛至靈,難求難見。

重陽注曰:人之一身,外有四肢百骸,內有五臟六腑,至於涕唾津精氣血者,俱是有形之物,皆屬後天陰濁。這點至陽之氣,即先天真一之氣,謂太乙含真氣是也。恍惚杳冥者指先天發生之所也。欲先天至陽之氣發現,別無他術,只有一靜之工夫耳。靜工之道,只在去妄念上做工夫。觀一身皆空,寂然不動之中,忽然一點真陽,發現於恍惚之中,若有若無,杳冥之內,難測難窺,非內非外,不知所以然而然者也。

雖然外來,實由內孕。

重陽注曰:萬物負陰而抱陽,人之一身四大雖屬陰濁,內含一點先天元陽。本自良知良能本妙本明,因人七情六慾攻於內,寒勞暑役伐於外,以致元陽散盡而不知覺悟,隨造化而淪沒也。知之修煉,收視返聽,忘物抱真,視聽不漏於聲色,妙湛不漏於念想,真精自固,元陽自充。內真外應,先天一氣自虛無中而來,點化身內之金丹。故曰雖從外來實由內孕。是以母氣而伏子氣,神抱於氣,氣抱於神,當斯之際,丹田溫暖,三關升降,上下沖和,醍醐灌頂,甘露灑心,鈞天妙樂耳中常聞,至寶玄珠,目中常見,此乃真景象也,非譬喻也。真精既返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豈虛言哉。

先天若無後天何以招攝,後天不得先天豈能變通,此乃無中生有,有中生無,無因有而激之成象,有因無感之而通靈,先後二天之氣,如谷之應聲。

重陽注曰:先天者入於無象,後天者滯於有形。先天者真凈妙明之心也,後天者端嚴具足之形也。先天妙明真性本來清凈,無始以來,一念垂珠至今日,若不得後天具足之體招攝,則陰靈孤渺。後天具足之體若不得先天靈妙之元神,則不能變化通靈,豈能超凡入聖。夫性命者,神氣之根源也。氣者天一之水,神者太乙含真,性者無中之有象,命者有中之虛無。命無性不靈,性無命不立。無者是先天之性,神者真一之氣也。有者後天之命,氣者真一之精也。此有形陰質因一點無象陽氣而生,此有形之內懷無象之真,必假煅煉澄清,方得玄珠顯象,玄珠既顯,采歸爐內,有無混融,二氣感通,如影之隨莆,如谷之應聲,自然心凝形釋,骨丹都融,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神仙妙用,只是採取先天真陽之氣,以為金丹之母,點化已身陰氣,以變純陽之體。

重陽注曰:金丹在內,藥從外來,實由內孕也,蓋神依形生。既有此物,一點先天在人身,個個不無,人人本有。世人迷真順情,情境既熟,愛海流浪,慾海波深。實觀覺悟之者,得遇真師指示,這先天一氣,藥從外來依形而生,採取之法,只是忘情忘形,委志虛無,一念不生,靜中至寂,忽然天光自發,不內不外之間,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乃玄珠成象。玄珠因何而成象,皆因靜寂之時,神抱於氣,氣結精凝,結成一粒金丹,永在丹田之內。外現玄境地之象,猶如室內之燈光,照透窗外之明朗。天根月窟閒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待他一點自歸復,身中化作四時春。溫養丹鼎光透廉幃,此之謂玄珠外藥也。先天真元也,真陽火也,鉛遇癸生也。於斯之時,宜當於靜,方可採取歸來。自覺丹田火熾,兩腎氣曖,三關升降,一氣沖和,醍醐灌頂,甘露灑心,內景無窮,筆難盡述。先天氣生,即一陽動時,更生天地,別立乾坤,回陽換骨之時也。人自父母媾精胎形,十月漸滿,氣足形全而生身,其一點靈光元陽之氣,已含於內。既有此身,則陰系陽,五行之內,死生貴賤,莫能逃也。既得先天真陽,歸於身內,假作爐鼎,與後天真陰交媾,二氣氤氳,結成仙胎,返煉五行,逆施造化,當三萬刻工夫,不差毫髮,方得火侯不滅絲毫。須要十月功成,脫胎飛升。五行不能拘,陰陽不能陶,通身濁陰盡化純陽,跳出樊籠,散蕩逍遙無窮矣。

卻從煉已純熟,方得先天造化,玄珠成象,太乙含真,形神俱妙,與道合真,此皆自然而然,不假一毫作為也。

重陽注曰:二六時中,逆而修之,不順熟境,動持道念,目不隨色隨境,耳不隨形遂境,鼻不隨香臭境,身不隨觸欲境,意不隨情熟境。覺而常照,照而常寂,如斯不順人情熟境,久久自然,天理純真。煉已即煉心也,心為離,離者已土也。煉心不動即離宮修定。定則氣和,和則身安,安則精氣充滿,滿則鉛汞凝結,結則造化自有。玄珠成象,太乙含真,金液鍊形,骨散寒瓊,形神俱妙,與道合真,皆自然也。若非操存謹守,降心鍊形,必無自致之理。然此工夫必加勇猛決烈之心,捨死忘生之志,乃可純熟也。心死方得神活,此之謂也。


玉液章第一

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呼吸往來,歸乎一源,不可著體,不可運用,委志虛無,寂然常照,身心無為而神氣自然有所為,猶天地無為萬物自然化育。

重陽注曰:先天一氣自虛無中來,二氣相交自然神抱於氣,氣抱於神。先後於天之氣,相交相得者,渾如醉夢,自然而然,無一毫作為也。吸則氣呼則神,神呼氣吸,上下往來,復歸於本源,煉結成丹為之胎,身心大定無為,而神氣自然有所為。委志虛無,不可存想,猶如天地之定靜,自然陽升陰降,日往月來而造萬物也。

工夫已久,靜而生定,神入氣中,氣與神合,五行四象,自然攢簇,精凝氣結,此坎離交媾。初靜之功,純陰之下,須用陽煅煉,方得真氣發生,神明自來矣。

重陽注曰:煉己純熟,工夫靜久,自然神氣交合。神屬南方火,火在卦為離。精屬北方水,水在卦為坎。魂屬東方木,木在卦為震。魄屬西方金,金在卦為兌。意屬中央土,土在卦為坤,名曰中宮黃庭。先天玄關為乾,既神與氣合,神入氣中,自然五行四象攢簇,是為坎離交媾之功也。純陰用火,謂凝神下照坤宮,杳杳冥冥而得真氣發生,神明自來,謂一陽生而為復也。

產藥章第二

神守坤宮,真火自來。坤宮乃產藥川源,陰陽交媾之處。

重陽注曰:坤宮乃人身中黃庭是也,即心下腎上,肝西肺東,內腎之前,臍輪之後,中虛之竅,真氣發生之所。人自父母胞胎,一身之精粹,其連如環,其白如練。先生三元,後生兩腎,兩腎既生,漸生兩目。後生兩外腎,三才既全,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漸次而生。此一竅乃祖氣之宮,故曰坤宮。坤乃承載萬物之謂也。實為產藥川源之處,陰陽交媾之所也。神守坤宮,要晝夜之間,時刻不離,元神下照,回光靜定,逆施造化,拔轉天關,大藥自此而生,金丹由是而結也。

若不得真火煅煉,則金水混融。若不專心致志,則陽火散漫。大藥終不能生,先天何由而得。煅煉之久,水見火則自然化為一氣,薰蒸上騰,周流不息。真精自此而生,元氣胚胎於此。呼吸相含,脈住氣停,靜而生定,大定之中,先天一氣,自虛無中而來。是以先天母氣而伏後天子氣。順其自然,不可欲速,先天自發也。

重陽注曰:坤宮之火,曰真人之火也。常以神照坤宮煅煉陰陽,精化為氣。專心致志,於行住坐臥之間,皆可隨意守之,不可散亂。日久而不見其功者,皆因心中雜亂。若煅煉之久,精得火煉,自然化為一氣。日久三響,震上泥丸,化為甘露,降下重樓,凝為精液,復歸坤位。胚胎元氣,漸漸壯旺,神呼氣吸,自然含育,周流不息。氣脈以停而入靜定,大定之中,忽然而動,乃先天一氣發生。自坤宮而來,如母戀子,自然感含,神變莫測。聽其自然,不可欲速,時至氣化,自然見其功效也。天光者神光也。工夫久靜,神光照燭,靜則神靈,表里透徹,發現於外色象不能礙,愛欲不能障,自然隔牆見物,預知前世矣。

混沌之初,天地未判,玄黃相雜,時至氣化,定中生動,只這動處,方知造化,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不內不外,此是大藥始蔭,不可遽采之,若有一毫念起,天真遂喪矣。

重陽注曰:天之輕清在上,其色玄,地之重濁在下,其色黃。天地未判之前,渾淪一氣,玄黃不公,清濁未定,混而為一。時至氣化,清氣上升為天,濁氣下凝為地。地氣上升,天氣下降,二氣氤氳,化生萬物。清凈之功亦然。先天真陽與後天真陰,陰陽混一,猶如天地玄黃相雜。忽然定中生動,造化自現,如天地一判,別立乾坤是也。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乃玄珠成象也。此玄珠似乎在外,閉目甚分明,似乎在內,開眼卻清白有象。他人不能見,無象獨自見分明。故曰無象玄珠。乃是大藥之苗始生,其藥尚嫩,故不可采。若有妄念,采之必失玄珠,喪卻天真至寶,反成魔狂,呼吸亂奔不可救也。命寶不可輕弄,其斯之謂也。

採藥章第三

神守乾宮,真氣自歸。乾宮乃造化之源,生身受炁之初,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重陽注曰:坤宮屬地為陰,應人後天有終之形。乾宮屬天,應人先天無始之神。乾宮乃虛無玄關一竅是也,實為造化之源。自無而有謂之造,自有而無謂之化,由造而化也。始則受氣於虛無一竅而生,終則散精於幻妄六賊而死,造化循環,不知幾萬劫矣。

始則凝神於坤,煅煉陰精,化為陽氣,薰蒸上騰,河車搬運,周流不息。次則凝神於乾,漸煉漸凝,漸聚漸結,結成一顆玄珠,大如黍米,恆在目前,一得永得。先天虛無真氣,自然歸之。待其鉛光閃爍如月之象,汞氣飛揚如日之象。不時日月交合一處,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照耀上下,內真外應。先天之氣自虛無中而來,是以母氣而伏子氣,自然感合造化之妙。藥從外來,非假存想。

重陽注曰:人稟天地陰陽二氣以生,真陽之氣在身,為鉛為精為坎,真陰之氣在心,為汞為神為離,象曰人與天地之氣同體是也。修真之士,既得大藥初蔭,玄珠成象,而精神壯旺,當此之際,神中之精下交於坎,精中之神上交於離,內則精神交合於內,外則陰陽交合於外,內外明徹,照耀上下,化為一顆明珠,圓陀陀光爍爍,三關升降,上下旋轉如輪,周流不息。如斯景象,是內之精神和合,金木交並,水火激發之際。是內有真實,故外應其景象也。若非親造真境,豈能有此哉。先天之氣母氣也,後天之氣子氣也,自然感合,返斯造化之妙,始得藥從外來。母氣天氣也,子氣人氣也,人能常清凈,天地悉皆歸。先坤後乾者,又名移鼎換爐也此乃金丹之真竅妙,先天火侯之秘訣也。

初煉丹時,便向水中求之,終落頑空,畢竟無成。須以我之真氣而感天地之至精,當以陽燧方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

重陽注曰:初煉丹時,先須神照坤宮,以火煉藥,以神馭氣。待真氣發生,後守乾宮,懸胎鼎內,結成玄珠,煉成大藥,吞入腹中,點化已之陰氣,變成乾陽之體,此空中之妙用也。時人不悟真空之妙用,不遇至人之傳授,道聽途說,盲修瞎煉,便向水中求之。水者杳冥之謂也,忘念忘體於杳冥之中,豈不落於頑空乎,必竟終無成丹之理也。當以陽燧方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陽燧火珠也,太陽正宮,以火珠向日燧之。方諸水珠也,太陰正宮,以水珠向月珠之。天地懸隔之遠,一刻之中,自然得水火也。彼物受氣之偏,尚能感通日月,得水火於頃刻之間。何況人為萬物之靈,靜定之中,豈不感通身中妙化,而結成金丹也哉。

當其日月交光之侯,先天適至之時,泥丸風生,慾海波澄,此身如在萬丈海中,不知有水,不知有火,不知有天地人我,渾如醉夢。正是龍虎交會之際,金木相啖,水火相激,景象發現,迅如雷電。急急採取,其採取之妙,如發千鈞之弩,惟用一寸之機。似采非采,不採實采,乃為真采也。

重陽注曰:不知如醉,此是得藥之景象也。當其玄珠成象,日月交光,正是採藥之時,先天適至之侯。當此之際,泥丸自覺風生,從天吹下,灌入玄關兩目之中,徑通周身,關竅齊開,骨節如斷,酸軟如綿,心冷如冰,丹田如火,身心欠爽。慎勿恐怖,正是水火烹蒸激發之時,龍虎金木交會之際。少刻三宮氣滿,二氣沖和,塵情盡絕,神氣泰定,恍如醉夢,猶如萬水萬木,互相感激,不知有天地人我。只聞千鍾雷嗚,萬道霞光,靈明內外,琳琅滿空,雷轟電擊,撼通乾坤。採藥歸來,這個妙用,如半寸之機發千鈞之弩,一旋之水斡萬斛之舟。經雲,人發殺機,天地反覆,乃真妙之用也。又雲,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又雲,楊柳風來面上吹,梧桐月向懷裡照。泥丸風清,絳宮月朗,林間嫩風清,一派天音降之句,皆形容先天一氣自外而來也。

得藥章第四

神守玄宮,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點紅光,閃入下元。已之真氣,翕然湊合,陰乃抱陽,陽乃激陰,至精發現,海泛浪涌。自太玄關升入泥丸,化為金液,吞入腹內,香甜清爽,萬孔生春,遍體生光。至此乃是乾坤交媾。一得永得之妙,全在防危慮險,即當牢封固閉,勿令滲漏,以便溫養。

重陽注曰:玄宮即玄關也,煉黍米之所也。又雲,懸胎鼎,硃砂鼎,乾坤鼎,皆異名也。前言乾坤,所謂初煉丹,以乾坤為鼎器。先凝神聚於坤位,靜中生動,采陰中之陽,名曰兔髓。真氣上騰,升上乾宮,動而後靜,合陽中之陰,名曰烏肝。二物相融,煉成如意之珠,所謂坎離交媾,癸花發現,真鉛初露,先天初現,一陽初動之時。

如初三日,月出庚方之象,正所謂活子時也。一時分作六侯,二侯得藥,四侯別有妙用,此時是得藥之初一侯。既得初一侯之藥,宜當深入靜室,運天然之火,再入兌丁半輪之月現,此時有龍吟虎嘯之聲。鉛汞全在洗心滌慮,沐浴提防。漸過十三日而生乾甲,即十五日是也,此日圓滿乾坤之時也。鄞鄂已成,玄牝已立,金花已現,三陽已備之時。月圓滿於甲方,應乾之象,恐其金逢望運,正是日月重明之際,再得藥之侯,二侯得藥也。四侯別有妙用之法,為前半月之象,半輪明月之內,有龍吟虎嘯之聲,要慮險防危之妙用也。仙胎已成之後,月到十八,一陰巽方守城,野戰之妙用也。次煉二陰,下弦二十三,艮地洗心沐浴之妙用也。煉盡三陰,陽神出現,提防固濟之妙用也。此名前三三後三三,四侯之妙用也,二侯得藥之理也。神守玄宮,意迎牝府,此二句是採藥之口訣。當其玄宮之中,至精發生,真鉛之氣,發現一輪明月之象,真汞之水,發現一輪紅日之象。日月之中,各發金花二朵,壯如丹山,金紅赤色。斯時正不老不嫩,急急採取,何采何取,訣曰,只是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點紅光,閃入下元,交會真陰,陰乃翕然湊合,陰乃抱陽,陽乃激陰,陰陽激發,海浪泛涌,自太玄關至尾閭夾脊,過玉枕化為金液,瓊漿吞入腹內,香甜清爽,耳聽鼓聲,萬顆雷嗚,鈞天妙藥,非琴非瑟,非笛非簫,別是一般妙音,似寒泉漱玉,似金磬搖空,似秋蟬拽緒,似風鼓青松,非常之異。琳琅振響,有群鴉齊噪之聲,眾鳥頻伽之韻,口涵目驚,心憐意悅,誠為極樂之邦,實乃天宮妙境。塵寰俗客,如瞽如聾。身心清凈,百關和暢,萬孔生春,遍體發出萬道霞光,現一圓光,內有嬰兒之象,乃陽神出現也。全在防危慮險,不可遠離。溫養之法,注見下文。

溫養章第五

神守黃房,金胎自成。黃房乃乾之下坤之上,十二時中,念茲在茲,含光藏耀,行住坐臥,綿綿若存,如雞抱卵,如龍養珠。抱元守一,先天元神元氣,刻刻相合,漸漸相化,但安神息,不運火而火自運。百日功靈,十月胎圓,陰魄自化,陽神出現,千日之後,溫養火足,剝盡群陰,體變純陽,嬰兒現象,身外有身,形如煙霞,神同太虛。隱則形同於神,顯則神同於氣,步日月而無影,貫金石而無礙。溫養三年之後,嬰兒老成,不可遠離,直至九年,與太虛同體,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天地山川,有時崩壞,吾之道體,浩劫長存,潛伏人間,積功立行,提挈天地,把握陰陽,所以陰陽不能鈞鑄,天仙之道,斯乃畢也。

重陽注曰:黃房即黃庭宮也,故為乾之下坤之上也,規矩之中也。金胎即仙胎也,金乃堅剛不壞之物,此乃人之元神也。此元神不壞不朽,清凈妙用之體,如金之堅,如剛之利,凈如琉璃,光如滿月。存不虧明,因一念之妄,緣於幻化。今既修五篇之口訣,得返還之丹道,要煉有合無,投黑結紅而成仙胎,返本來之真常,合元始之妙用。

金胎自成,規中之妙,以神守之。黃房之中,一意不散,十二時中,念茲在茲,含光藏耀,斂視收聽,綿綿若存,不可須臾離也。如雞抱卵,如龍養珠。龍養項下之珠,心意不忘,精神感化,其珠有光,生光既久,珠成小龍,飛騰太空,或收或放,時人見之,是為龍象,乃龍之神也。神全變化,興雲致雨,脫骨飛騰,是謂神龍。所以能大能小,可潛可顯,動則裂泰山發洪浪,興雲起霧,擊電轟雷。靜則隱藏淵泉,是陽靈之物。金丹之道,學天仙者,亦如此理也。初則抱元守一,養先天黍米,元神妙珠。度人經雲,元始天尊,懸一寶珠,去地五丈,於空懸之中,萬聖千真,從珠口中出,渤渤然後從珠口中入。存養之久,自然元神黍米,劫劫相會,漸漸相化。新月娥眉,次而半輪上弦,漸至滿月之圓。自有金光發現,日月合壁,鉛汞相投,結成仙胎。溫養三年,嬰兒老成,直至九年,功圓行滿,陰滓盡消,一神可以化百神萬神,形神俱妙,出有入無,煉神與太虛同體,返乎無極之真道,合乎元始之妙境。觀天地在玄妙中,如太倉一粒黍,太虛一片雲耳。有何五行拘系也,有何陰陽變化也,於斯天地,由吾提挈,陰陽由吾把握,永無終始,浩劫度存,與道合真,神哉神哉。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4Dg0ERQ.html

道家最上乘天仙修煉法!

此法以眞心為主,以眞炁為用,以三寶為基。外三寶(耳目口)不漏,內三寶(精氣神)自合,始得天人(外內)感應,先天一炁自然攝入身中。

吾人肉體所有物質,皆屬後天陰濁,不能超凡入聖。惟先天純陽之炁,至靈至妙,杳冥莫測,恍惚難圖。雖曰外來,實由內孕。先天(元動力)若不藉後天(物質),將何以招攝?後天若不得先天,亦不起變化。此乃無中生有,有里含無;無因有孕之而成象,有因無點之而通靈。

仙家妙用,雖著重採取先天一炁以為金丹之母,點化凡軀而成聖體,須知道法自然,非勉強作為可致也。
第一步 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呼吸相含,中和在抱。不搬運,不可執著;委志清虛,寂而常照。

第二步 神守坤宮,眞炁自動;火入水中,水自化炁。 熱力蒸騰,周流不息;恍恍惚惚,似有形狀。此是藥物初生,不可遽採;倘或絲毫念起,眞炁遂喪。

第三步 神守乾宮,眞炁自聚。始則凝神於坤爐,鍛鍊陰精,化為陽炁上升;次則凝神於乾鼎,陽炁漸積漸厚,晶瑩晃耀,上下通明。此時內眞外應,先天一炁從虛無中自然而來。非關存想,不賴作為。當先天炁來之候,泥丸生風,丹田火熾,周身關竅齊開,骨節鬆散,酥軟如綿,渾融如醉。

第四步 一神權分二用,上守玄關,下投牝府。杳杳冥冥之中,紅光閃爍,由腦部降落下丹田,自己身內眞炁,立刻起而翕引,波翻潮湧,霞蔚雲蒸,甘露瓊漿,滴滴入腹。即此便是金液還丹。須要身如磐石,心若冰壺,方免走失。

第五步 神守黃庭,仙胎自結。朝朝暮暮,行住坐臥,不離這個。十月胎圓,玄珠成象,三年火足,陰魄全銷。身外有身,顯則神彰於氣;形中無質,隱則氣斂於神。九載功完,形神俱妙;百千萬劫,道體長存。

此篇不過五百四十字,包括全部丹法在內。無論南派、北派、東派、西派、陳希夷派、張三丰派,皆不出此範圍。只有其他下品、旁門小術、江湖邪教等等,才與此法不符。

余觀前人所著丹經,多用喻言,滿紙異名,讀者頭昏腦脹;而且條理不清,程序錯亂,使人無從下手。往年閱過《道藏》五千四百八十卷,又道外的雜書、道書數千卷,共計約近萬卷,皆未見有如此直截了當、簡易明白者。

此篇口訣,雖昔由師授,而紙筆記載者,則始於今日。凡我同志,以夙世因緣,方能遇此,幸勿輕視。永宜珍藏愛護,切不可妄傳與人。

一九五五年乙未立秋日
陳攖寧抄給胡海牙於慈海醫室

2019年9月7日 星期六

【九次第定境】---【 禪修常識 】

【九次第定境】---【 禪修常識 】
. 九次第定境概說
欲界定
未到地定──近初禪
色界定──入初禪
色界定──入二禪
色界定──入三禪
色界定──入四禪
四無色定──入四空定
滅受想定──無漏定

九次第定境概說

          原始佛教把主要的禪定分成九個次第,即所謂「九次第定」是。大乘佛教亦遵循此舊說(其實可不必):於是九次第定(四個色界的禪定: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加上四個無色界的禪定: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再加上最後的滅受想定,一共是九個。)就變成了天經地義的禪定階梯。這個公式化了的九次第定,因為是佛陀所說,因此被大小乘傳統公認為是修禪定之必經階次。其實大乘佛教因其法門眾多,方便無量,所走的修持路子與原始的佛教有很大的不同處。例如修淨土宗的人,以觀佛相或念佛來習定,其所得之境界及次第,當然與由不淨觀和數息觀等進入色無色界定之道路不相同;禪宗亦不講四禪和四無色定這一套;密宗則修真言、本尊觀、壇城觀,乃至氣脈明點觀,和明空之心性等法,與佛陀當時教其徒眾的那一套很不一樣,所以亦不是走的四禪八定的路子。禪、密、淨三宗所修持的路子不同,其見地亦與原始佛教之教法有若干差異,因此其禪定之階第並不是循四禪、八定這一系統。

  再說以實際之功效而論,禪、密二宗得殊勝大成就之人極為眾多。嚴格的說,大乘佛教中有實際的殊勝定慧成就,發生深遠影響的亦唯禪密二宗。歷代修淨土之人得殊勝念佛三昧者亦為數眾多,因念佛而發生淨信、慈悲,作自他二利之宗教事業者亦屈指難數。淨土之修持因著重他力,念佛及祈禱,簡單易行,故能普及,為大眾所能接受及實行者。淨土宗在過去一千數百年中,對中國佛教及人民所作之貢獻實在難以估計。而淨土宗所修之十六觀法,或由持誦佛號而入勝妙禪定者,亦不是四禪、八定的路子。佛陀涅槃後五、六百年間,佛典中記載成就阿羅漢及四禪、八定之事實很多,以後就越來越少。我想佛涅槃千年以後,四禪、八定中之較高的禪定在印度實際上已經成為絕學,根本沒有什麼人能夠作權威的講解和傳授。今天當然更沒有這類的人物。佛典中所載關於色界四禪和無色界之四空定亦多為公式化的記載,極少精彩生動之記述。尤其是無色界之四定,令人越看越糊塗,根本不懂其意義是怎麼回事。描寫四禪以前之欲界定及未到定和初禪之情況尚比較「充分」,越往上走,描述越少;二、三、四禪以上,連無色四定之講述在內,皆可說得上「貧乏」二字。足見越上界的禪定,得到的人也越少,所以根本就不能談。大家只能彼此抄襲舊典舊說,毫無生命內容。今天談四禪、八定實在沒甚意味。但因為四禪、八定為大小乘傳統所「共遵」,此處亦不能不談,對此作一大略介紹,最少亦能對禪定瑜伽學之某一系統,略有一點輪廓的概念。下面簡單的將此八個定,根據傳統之公式記載,略為表述。

  原始佛教中所揭示之內外道所共之八定,為色界之四定:即初禪、二禪、三禪和四禪;再加無色界之四定,即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和非想非非想定。此無色界之四定又名為四空定。就佛家之觀念來說,此八個禪定中應以色界之第四個定──即第四禪,為最重要。解脫、證悟、神通,皆由此第四禪而發出。佛陀般涅槃時,亦由此第四禪入。如果沒有四禪以上之四空定,則原始佛教中之禪定學可能更清楚,著重點亦更明顯,由此能發揮之作用亦可能更大。但加上四空定則不但添增了許多複雜性,而且平空增加了許多不必要的問題。但佛陀為什麼一定要說四空定呢?從佛陀的傳記分析判斷,可能是因為佛陀在成道以前,曾就外道仙人阿羅邏及優陀羅學禪,所學之最高禪定即是無色界中之各定,以非想非非想定為其極峰。但因為佛陀在得到這些禪定後,認為皆不徹底不能導致解脫,仍在生死纏縛之中,所以佛陀捨棄外道,而欲自闢門徑。

      俟佛陀成道後,他當然要教導其弟子們,為何自己的法門確較外道之四空定更為殊勝,因此四空定也就必然的一並列入了禪定之課程,最後由無我慧而能真正的斷微細我執,而證非想非非想以上的滅受想定。若不是為了標揭己宗之超勝處,則可能四空定一概不要,直接由四禪悟入甚深之無我觀而證解脫,又有何不可呢?佛陀自己入涅槃時,不是由非想非非想和滅盡定而入涅槃,而是由第四禪進入涅槃,足見以涅槃為最高目標為準,四空定並不一定較色界四禪為高或更殊勝(雖然傳統公式作如是說。)四空定可能只是一種禪定之「別路」或「異境」而已。

  佛教之禪定學又名為心學(或增上心學),在講解九次第定時,對每一禪定之心理狀態皆嘗試著作詳盡及有規律之界說。例如得了初禪就能克服淫欲,同時許多粗重的煩惱皆暫不現行,但仍有極重的思惟作用,所謂尋、伺,或覺、觀。二禪以上則粗細的思惟作用沒有了。定境越高則心理之各種活動似乎越少,連身心之快樂感受亦逐漸捨去,一味向純一之「捨受」的境界邁進,終而至於第四禪。九次第定之心理狀態及其宗教意義極為複雜,牽涉亦太廣,現在證得這些禪定的人亦付闕如,更無法作較嚴謹之研究,下面僅就佛典中所載有關四禪及四空定之記錄摘述介紹。

  原始佛教之宇宙觀把世界分成三個層次:最上為無色界,中間為色界,下面為欲界(而欲界中又包含天、人、鬼、修羅、餓鬼、地獄等六道)。有趣的是佛教這樣劃分不同的眾生,今天看來恐怕不是根據地理學或天文學的觀點,而是根據宗教心理學來劃分的。最下面的欲界中之有情,皆一致具足貪欲,瞋和痴欲。所以叫做欲界;他們都具足各種心理的潛能或動力,例如能夠妒嫉、諂誑、慚愧、憍慢、喜愛、惱怒、懊悔(心所法)………等。因為修習禪定這些念瞋痴欲望及各種心理動能(各心所法)皆由禪定之力而逐漸減輕或伏滅不起現行。禪定越高,這些為煩惱所染的心理動能(心所法)也就越少,甚至全不現行了。

  佛教傳統說,人如果得了欲界定。死後即能仗此定力往生欲界上之各天,得了色界定或無色界定,死後亦因此定力往生色界天或無色界天。廿世紀的人讀佛教傳統的各層天堂描寫,大都會啞然失笑,覺得皆為無稽的幻想。美國的大學生常問我:「為什麼欲界一定只有六天而無七天,色界為什麼只有十七天而不是十八天,十九或三十五天呢?」色界每一禪定中皆劃分依定力深淺而往生之各不同天名,為什麼無色界就不如此呢?水的一個分子中含有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不多不少,可以試驗及推算證明,各原素中之原子量,原子價等亦有一定。佛教若把宇宙間作決定的數量描述,則必定要有所根據,或由實驗,或由純理論來予以證實。 這種涉及空間之量的描寫( quantitativedescriptions )非常精確及具體化; 但是若稍有差錯,則反而使佛學失信於人,不如不談此道還要好些。我非常同情亦同意這種看法。

  佛教傳統中所講之各天, 四大部州等天文和地理形態之描寫, 皆為話神學(Mythology )上的故事。只能用詩意的觀點去看,而不能用事實或智識的觀點去看。但話又說回來了,佛教之三界觀,雖無科學之價值。但確有宗教心理學上之價值。我們如果拋棄其量的描寫成份不談,而在實質的內容上去推敲,則能發現其在宗教心理學上之價值。佛教之欲界、色界、無色界之三界觀,只是說宗教內省之禪定境界確實有三個層次而已。最次或最下之層次是行者具有膚淺之禪定(即所謂欲界定),但仍未能降伏各種貪瞋之欲望,同時其身心亦皆拘於色法之範圍──必依色法才能產生各種活動及感受,其存在亦是依色法而得成立。再進一步得到更高的色界定,則各種煩惱及心理活動(尋、伺等)皆不現行,對禪定所產生之喜樂,亦由小而大,由淺而深;由不定而堅定,最後甚至拋棄此喜樂之境界,進駐至不喜不樂之超然恬適的「捨」之狀態中。這第二層次之禪定仍有色境為其所觀之對象,所以叫做色界定。由於對一切色境發生厭倦感,終至拋棄一切色境甚至能緣之心識,就進入第三最高層之無色界定。由此可見,佛教之三界劃分,是由眾生煩惱之大小來判定的,是由具足或不具足各種深淺之禪定來劃分的,這樣就能知道佛教傳統之三界說及四禪、八定說之根本和內在的意義了。這三種宗教心理狀態之不同層次是可以予以確實建立的。下面當摘錄佛典中有關各定之記載,並略加介述。



欲界定

      由於行者所修之禪定觀法不相同,其境界與覺受亦不是完全一樣,可能有相當大的差異。但佛教傳統則認為無論修那一種觀法,其結果都應該是循欲界定,未到定,而初、二、三、四禪。這也許是因為此四禪及四空定之內容早已在佛教行者的心中有了極深的影響;下意識中亦有意無意的在等候盼望四禪之逐次到來,所以佛教行人,大抵皆循此途而前進。如果行者心中根本就沒有四禪、八定之先入為主的觀念,亦無下意識之自暗示作用,則修數息觀的人,和修「地偏處觀」的人之境界次第可能極不一樣。下面當據︽釋禪波羅密多︾所宗之由數息觀而入各定之次第來討論。

  行者修數息觀,由數息到隨息,而進展至「止」或「住」,則已經是進入了禪定的境界,這種最初的或入門的禪定,佛家稱之為欲界定,因為尚有貪、瞋之欲未能除遣的原故。在得欲界定時,行者於止定後:「心漸虛凝,不復緣處」,這叫做粗住,再進一步「其心泯泯轉細」,即是細住。在此粗住和細住將得時,「必有持身法起」,此法發〔生〕時,身心自然正直,坐不疲倦,如物持身。若好持身,但微微扶助身而已。若是粗〔惡之〕持身者〔則〕,堅、急、勁、強;來〔時〕則苦其堅強,去〔時〕則〔反〕寬緩困人此非好法。心既細已,於覺心自然明淨,與定相應,定法持心,任運不動,從淺入深,或經一坐無分散意,所以說此為欲界定,入此定時欲界報身未盡故……。《釋禪波羅密卷五》《摩訶止觀》卷九論欲界定說:﹁…若好持法,持粗細住,無寬急過,或一兩時,或一兩日,或一兩月,稍覺深細。豁爾心地作一分開明,身如雲如影,煚然明淨,與定法相應,持心不動,懷抱淨除,爽爽清冷,隨復空淨,而猶見身心之相,未有支林功德,是名欲界定。「成論」名此十善相應心,閃閃爍爍,不應久住。今言欲〔界〕定,壞弱不牢,稱為閃爍,非定如燈焰也,又稱為電火者。

      彼論云:七依外更有定,發無漏不?答云:有。欲界定能發無漏,無漏發時〔極為快〕疾,倏如電光,若不發無漏,住時則久。
    「遺教」云:若見電光,暫得見道。如阿難策心不發,放心取枕,即入電光,電光亦是金剛,金剛不孤,因欲界入無漏,無漏發疾,譬以電光,非欲界定,得此名也。住欲界定,或經年月,定法持心,無懈無痛,連日不出,亦可得也。從是,心後泯然一轉,虛豁不見欲界定中身首衣服床舖,猶如虛空,冏冏安穩。身是事障,事障未來,障去身空,未來得發,是名未到地相。無所知人,得此定謂是無生忍,性障猶在,〔尚〕未入初禪,豈得謬稱,無生定耶?……。﹂


  這一段文中,有三點重要關鍵,雖然非欲界定本身之內容所攝,此處亦應提出。

禪定中所見之「虛空」相有多種,並不是所有的虛空相就是般若的無生法忍的境界。

「無漏發時,倏如電光」,與禪宗所說的頓悟情況非常相像,發悟時皆是不預期的,突然到來,其疾速如電光之閃。「若見電光,暫得見道」。

爭取解脫證悟之無漏道並不一定需要極度之禪定,連最起碼的欲界定亦能發悟,趨入無漏。

  以上三點雖非欲界定本身之內容問題,但比較重要,所以特別提出。



未到地定──近初禪

        「未到定」,這個名稱見於天台宗之典籍;南傳佛教有Upacara-Samadhi(接近定)一詞,可能即是未到定,在「清淨道論」中則似乎未見到這樣的說法。總之,未到定即介乎欲界定與色界初禪之間的一種禪定。︽釋禪波羅密多次第法門︾卷五云:明證未到地相〔者〕:由此欲界定,復身心泯然,虛豁,失於欲界之身,坐中不見頭手床敷,猶如虛空,此是未到地定,所言未到地者,此地能生初禪故,即是初禪方便定,亦名未來禪,亦名忽然湛心。證此定時,不無淺深之相,今不具明。復次此等定中,或有邪偽,行者應證,其相非一。〔今〕略出二事〔以說明之〕:一定心過明,二者過暗,並是邪定。明者,入定時見外境界青黃赤白,或見日月星辰宮殿等事,或一時日乃至七日不出禪定,見一切事如得神通,此為邪,當急去之。二者若入此定,暗忽無所覺知,如眠熟不異,即是無想心法,能令行者生顛倒心,當急卻之。

  十六觸相與十種功德

  未到定其實與初禪非常接近,在未到定中行者會發生許多異常的禪境覺受,即是所謂的十六觸相(十六種禪境之感受)。此十六觸相也就是初禪發生之相,所以在講述此十六觸時,︽釋禪波羅密多次第法門︾將之隸屬於初禪發相之項目中。茲為講解方便起見依照普通分法,將此十六觸之覺受仍隸屬於未到定中來說。︽釋禪︾云:

    「第一,初禪發相者,行者於未到定中證十六觸成就,即是初禪發相。云何是證〔此十六種觸相〕?若行者於未到定中,入定漸深,身心虛寂,不見內外,或經一日,乃至七日,或一月乃至一年,若定心不壞,守護增長,於此定中,忽覺身心凝然,運運而動,當動之時,還覺漸漸有身如雲得影動發,或從上發,或從下發,或從腰發,漸漸遍身,上發多退,下發多進……若動觸起時,或從頭腰背肋足等處,漸漸遍身,身內覺動,外無動相,似如風發,微微運運,從頭至足,多成退分;腰發成住分;足發多是進分。動觸發時,有支林功德〔出生〕,功德略言十種:空、明、定、智、善心、柔軟、喜、樂、解脫、境界相應。

       空者:動觸發時,空心虛豁,不復同前性障未除時。

       明者:冏淨美妙,皎皎無喻。
       定者:一心安穩,無有散動。
      智者:不復迷昏疑網,心解靜利。
      善心者:慚愧信敬。慚我不曾得此法,以為愧恥,我今尚爾信一切賢聖具深妙法, 敬揖無量。
      柔軟者:離欲界龐悷粗獷,如腦牛皮,隨意卷舒。
       喜者:於所得法,而生慶悅。
      樂者:觸法娛心,恬愉美妙。
      解脫者:無復五蓋。〔五蓋者: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惑。〕
       境界相應者:心與動觸諸功德相應不亂,又念持相應而不忘失……。」

  得初禪時必有八種覺受。第一即是上面所說的動觸,其他七觸是:痒、涼、暖、輕、重、澀、滑。如是八觸次第而發,故名初禪。在此八觸之外,還有另外的相似八觸即:掉、猗、冷、熱、浮、沉、堅、軟。合起來一共是十六觸。︽釋禪︾說明此兩種八觸之差別,及對「觸」字一詞之定義曰:

  此八觸與前〔八觸〕相雖同,而細分別〔則〕不無小異……今此禪中有觸樂之事,亦從心由,由數息故,使心軟細,修諸定法。色界定法,住在欲界身中,色定之法,與欲界報身相觸,故有十六觸;次第而生,亦不從外來,而能覺知,故名為觸……。

  〔此等觸受之感覺,皆由〕四大而發,因四大生。地中四者:重沉堅澀;水中四者:涼冷軟滑;火中四者:暖熱猗痒;風中四者:動掉輕浮。……

  以上所述為十六觸中之第一動觸。動觸之所謂「動」到底是什麼東西,書中沒有說得很清楚。我的猜想是身中的氣分或「內息」發動了,此內息發動,似為一切禪定所發生之初相; 道教講胎息,印度教講真大力( Kundalini )或內陽氣,可能皆是一物,真大力氣於內身發動時亦發生諸種功德,與上述之動觸十功德相有若干類似之處,究竟此推想對否尚有待具足證德之大賢教正之。

 ︽釋禪波羅密多次法門︾論動觸之十功德時,特別提醒行者要注意避免過與不及:「若動觸起時,直爾鬱鬱,不遲不疾。身內運動若薳,〔若〕自急疾手腳搔擾,是太過;若都不動,如被縛者,是則不及。餘冷暖等亦如是。

  又就動觸空明十種,覺若過若不及:此中之空:只豁爾無礙,是為正空,若永寂絕,都無覺知者〔為〕太過;若鏗然塊礙是不及。明者:如鏡月了亮,若如白日或見種種光色是太過;若都無所見是不及。定者:只一心澄靜,若縛著不動是太過;若馳散萬境是不及。 

息道善根發相

  行者善修止觀故,身心調適,妄念止息,因此自覺其心漸漸入定,發於欲界及未到地等定,身心泯然空寂,定心安隱,於此定中,都不見有身心相貌,於後或經一坐二坐,乃至一日二日,一月二月,將息不得,不退不失,即於定中,忽覺身心運動八觸而發者,所謂覺身動、痒、冷、暖、輕、重、澀、滑。當觸發時,身心安定,虛微悅豫,快樂清淨,不可為喻,是為知息道根本禪定善根發相。行者或於欲界未到地中忽然覺息出入長短,遍身毛孔,皆悉虛□,即以心眼見身內三十六物,猶如開倉,見諸麻豆等〔清晰無比,歷歷目前〕,心大驚喜,寂靜安快,是為隨息殊勝善根發相……。

     以上說由數息觀純熟後,漸次發生之覺受相。因為行者所修之禪定不同,所以其覺受亦不盡相同。修不淨觀者就會發生下列的覺受。

  不淨觀善根發相

  行者或於欲界未到定,於此定中,身心虛寂,忽然見他男女身死,死已膨脹爛壞,蟲膿流出,見白骨狼籍,其心悲喜,厭患所愛,此為〔不淨觀中九想觀之〕善根發相。或於定靜之中,忽然見內身不淨,外身膨脹狼籍,自身白骨從頭至足,節節相柱,見是事已,定心安隱,驚悟無常……或於定心中,見於內身及外身,一切飛禽走獸,衣服飲食屋舍山林,皆悉不淨,此為大不淨善根發相。

     得到或趨入禪定的人,不僅會有種種生理及心理之奇特覺受,其宗教情緒及熱誠亦會自然而然的增長發生,智慧和慈悲亦自然增長,所以善根發相之第三、四、五,即是如下所述。


  慈心善根發相

  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欲界未到地定,於此定中,忽然發心,慈念眾生,或緣親人得樂之相,即發深定。內心悅樂清淨,不可為喻、中人、怨人,乃至十方一道眾生,亦復如是。從禪定起,其心悅樂,隨所見人,顏色常和,是為慈心善根發相,悲、喜、捨心發相,類此可知也。

  因緣觀善根發相

  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欲界未到地定,身心靜定,忽覺悟心生,推尋三世無明行等諸因緣中,不見人我,即離斷常,破諸執見,得定安穩,心生法喜,不念世間之事,乃至五陰、十二處、十八界中,分別亦如是,是為因緣觀善根發相。



  念佛善根發相

  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谷界未到地定,身心空寂,忽然憶念諸佛功德相好,不可思議,所有十力、無畏、不共、三昧、解脫等法,不可思議;神通變化,無礙說法,廣利眾生,不可思議;如是等無量功德,不可思議,作是念時,即發愛敬心生,三昧開發,身心快樂,身心安穩,無諸惡相,從禪定起,身心輕利,自覺功德巍巍,人所愛敬,是為念佛三昧發相……。

  十種邪觸與二十種邪法

  「釋禪」第三卷中有一大段說明如何簡別正、邪二種不同的觸相,解釋十種邪觸和二十種邪法,對修習禪定的人非常要緊,故摘錄如下:

  〔十種邪觸者〕:觸體增減。定、亂。空、有。明、闇。憂、喜。苦、樂。善、惡。愚、智。縛、脫。心強、軟……。

  觸體增減:如動觸發時,或身動、手起、腳亦隨,然外人見其兀兀如睡,或如著 鬼,身手紛動,或坐時見諸異境,此為增相。減〔相〕者,動初發時,若上若下,未及遍身,即便漸漸減壞,因此都失境界,坐時蕭索,無法持身,此為減相。

 定、亂:動觸發時,識心及身為定所縛,不得自在,或復因此便入邪定,乃至七 日不出。亂者,動觸發時,心意撩亂,攀緣不住。


空、有:觸發之時都不見身,謂證空定。有者,觸發心動觸發時,覺身堅硬,猶 如木石。

 明、闇:觸發之時,見外種種光色,乃至日月星辰,,青黃赤白,種種光明。闇 者,觸發之時,身心闇暝,如入暗室。

憂、喜:憂者,觸發之時,其心熱惱,憔悴不悅。喜者,觸發之時,心大慶悅, 勇動不能自安。

苦、樂:苦者,觸發之時,身心處處痛惱。樂者,觸發之時,甚大快樂,貪著纏 綿。

善、惡:善者,觸發之時,念外散〔亂、惱〕善覺觀,破壞三昧。惡者,觸發之 時,即無漸、無愧等惡心生。

愚、智:愚者,觸發之時,心識愚惑,返惛顛倒。智者,觸發之時,利使知見, 心生邪覺,破壞三昧。

縛、脫:縛者,觸發之時,五蓋及諸煩惱,覆蔽心識。脫者,觸發之時,謂證空 、無相定、得道、得果、斷結解脫,生增上慢。

心強、軟:強者,觸發之時,其心剛強,出入不得自在,猶如瓦石,難可迴變, 不順善道。軟者,觸發之時,心志軟弱,易可敗壞,猶如軟泥,不堪為器。

  如是等十種邪觸,擾亂坐心,破壞禪定,令心邪僻,是為邪定發相。復次二十邪法,隨有所變,若不〔認〕別邪偽,心生愛著者,因或失心狂逸或笑或啼,或時驚狂漫走,或時得病,或時致死,或時自欲投巖赴火,自絞自害,如是障惱非一。復次廿種邪法中,隨有發一邪法,若與九十六種〔外〕道鬼神法相應,而不覺識者,即念彼道,行彼法,於所得法中,鬼神隨念便入,因是證鬼神法門。鬼加其勢力,或發諸深邪定,及智慧辯才,知世吉凶,神通奇異,現希有事,感動眾生,廣行邪化。或大作惡,破人善根,或雖作善,而所行偽雜,世人無智,但見異人謂是賢聖,深心信伏,然其內心顛倒,專行鬼法,常以鬼法教人,故信行之者,則破正戒,破正見,破威儀,破淨命。或時噉食糞穢,裸形無恥,不敬三尊、父母師長。或毀壞經書,形像塔寺,作諸逆罪,斷滅善根,現平等相。或自讚說,所行平等,故於非道,無障無礙,毀他修善,云非正道;或說無因無果,或說邪因邪果,如是邪說紛然,壞亂正法,其有聞受之者,邪法染心,既內邪禪三旦智,斷功德種種法門,外則辯才無盡,威風化物,故得名聞眷屬,供養禮敬,稱嘆等別。是以九十六種道經云:人為說法,鬼神加力,則一切聞者,無不信受,一切見者,咸生愛敬,以有如斯等事故,深心執著,不可迴轉,邪行顛倒,種種非一,若如是者,當知是人,遠離聖法,身壞命終,墮三惡道中……

  以上摘錄了一些有關修禪定所容易發生之各種錯誤,或「邪途」。在引述之十項邪觸中。如增減、定亂、空有等,其毛病皆出在過甚或「偏」( extremes )。任何覺受,如果過甚,則會發生偏差,這是第一點。禪定之覺受,如果使人不能自主,及違反宗教和道德之基本規範,則亦是發生了毛病,這是第二點。由於深入錯誤的禪定(邪定),則行者亦能因邪定之力發生極大的宗教事業作用,但其心理及意樂皆發生偏差,自私和煩惱皆逐漸加強與道相違,這是第三點。一切錯誤的結果皆脫離不了自我及執著之加深,任何禪定之結果若是增長執著,則必然是錯誤的。

  從另一方面說,佛典中所載各種魔事及邪定,看多了使人害怕,有動輒得咎的顧慮,所以使許多人裏足不前,不敢去修禪定了。三十年前有一位熟道友、老居土,為中國佛界中之有名人物。他因害怕修行出毛病,所以到處求法、多聞,準備將來在修禪定出了毛病時,有法子對治,結果他求了一輩子的法,在臨死以前仍覺得所求的法不夠,結果未求完就一命嗚呼了,豈不愚哉?修行是一件艱苦因難的事,誤途亦多,但不能說因為如此就顧慮太多而根本不作修行的打算了。佛經中明白揭示對治一切魔難及誤途之辦法,其主要點不外乎:

殷重祈請,求佛加佑,使入正途,脫離魔難。

懺悔一切罪業,及努力於使身、口、意清淨之作為。

培養慈悲,廣行善行,作利人濟世之行。

破除以自我為中心之種種執著。

觀察一切法空,畢竟如幻,深觀無我及般若空性。

  以上五點為破除一切魔難之法,決無差失也。


  此處使人想起佛教禪定之實地修習,並不是一種單純的生理和心理訓練,本質上仍為一種宗教行為。是一個整體的徹頭徹尾的身心奉獻和努力。因此必然牽涉到行者之整個人格及其宗教情操和言行。所以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不可用片面或單獨的觀點去克察,而是應該用全體或多角之方式去研討的。

  關於習禪所遇見之魔事或歧途,我想大抵發生在初禪以前,即相當於欲界定和未到定之階次。此一階段因身心發生各種轉變,定力亦不堅固,所以較容易出毛病,俟定力純熟穩固之後,就不太會有這種種困難發生了。


色界定──入初禪

      初禪為其他上界禪定之基礎,所以頗為重要,「釋禪波羅密多次第法門」所講的初禪是由數息觀而入的,此與南傳佛典中著重由「地偏處」觀入四禪不太一樣。「釋禪」在說十六殊勝時,講述修氣息而入定之實情頗詳,茲摘錄如下:

  〔隨息觀知息出入〕行者既調息綿綿,一心依隨於息,息若入時知從鼻入至臍,若出時知從臍出至鼻,如是一心照息,依隨不亂,爾時知息粗細之相。粗者知風喘氣為粗,細者知息相為細,譬如守門之人,知門人出入,亦知好人惡人,知好則進,惡則遮。

         復次,知粗細者:入息則粗,出息則細,何故爾?入氣利急,故相粗,出息澀故細。復次,知輕重:知入息時輕,出息時重,何以故?入息既在身內,即令體輕,出息時身無風氣,則覺身重。復次,知澀滑:入息時滑,出息時澀,何以故?息從外來,風氣利故則滑,從內出,吹內滓穢,塞諸毛孔則澀。復次,知冷暖:知入息時冷,出息時暖,何以故?息從外來,冷氣而入故冷,息從內出,吹內熱氣而出故暖。復次,知久近:入息時近,出息時久,何以故?息入既利則易盡,故近,息出澀則難盡,故久。復須覺知,因出息故,則有一切眾苦煩惱,生死往來,輪轉不息,心知驚畏,行者〔修〕隨息之時,知息有如是等法相非一,故云知息入出也……。

  上面一段所講之觀察氣息出入之情形頗詳,這已經是「數息觀」之第二步「隨息觀」了,第一步數息早已純熟才能進入隨息,盡如前述。由於知出入、知粗細、知輕重、澀滑、冷暖、久近等, 這樣細細的觀察出入息,行者之覺心( awareness )必定自然越來越明,心息相依越來越近,亦越來越細,極易趨入禪定矣。

  知息長短者:若證欲界地時,宜是定明淨,都不覺知息中相貌,今此中初得定時,即〔反而能〕覺息中長短之相。云何為覺?若心定時,覺入息長、出息短。何以故?心既靜,住於內,息隨心入故,入則知長;既心不緣外故,出則知短。復次,覺息長則心細,覺息短則心粗,何以故?心細則息細,息細則入從鼻至臍,微緩而長,出息從臍至鼻亦爾。復次,息短故覺心細,息長故覺心粗,何以故?如心既轉靜,出息從臍至胸即盡,入息從鼻至咽間即知盡。此則心靜故覺息短〔與前不同也〕。覺長故心粗者,如行者心粗故覺息從臍至鼻,從鼻至臍,道路長遠,此則因心粗故覺息長〔也〕。復次短中覺長則定細,長中知短則是粗,何故爾?如息從鼻至胸則盡,此行處短而時節長也。若就此而論,短中覺長則定細,覺長中而短〔則〕是粗者,如心粗故息從臍至鼻,道里極長時節短,欻然之間即出至鼻,何以故?心粗氣息行疾故,此雖長而短,然此息短則是心粗也。故云,短中長而細,長中細而粗也……。



  知息遍身者:對未到地定,若根本未到地,直覺身相泯然,如虛空。爾時實有身息,但以眼不開故,不覺不見。今殊勝中發未到地時,亦泯然入定,即覺漸漸有身如雲影,覺出入息,遍身毛孔,爾時亦知息長短相等……。

  上引各節,我想都是作者親身經驗,所以比許多佛典中那些死僵了的公式數目術語要生動得多。在知息之觀法中,修到了能夠覺知息遍全身,則心息必定相依、通暢、微細。禪定此時可以算是有了相當的基礎了。「釋禪」云:「息遍身者,形心既安,則氣道無壅,如似飲氣既統遍身中。」經中雖未明言,我想覺知之息遍全身,無絲毫壅塞,為得初禪之必需條件,若行功不到此,則較深之其他禪定根本不可能也。

  「釋禪」卷八云:發初禪時即豁然見自身九萬千孔空□,氣息遍身毛孔出入,雖心眼明見遍身出入,而入無積聚,出無分散,來無所經由,去無所履涉;即見身內三十六物一一分明……皮筋肉骨……脾腎心肝……是名初禪初證之相……。行者住此定內三昧漸深,覺息後五臟內息相各異;所謂青黃赤黑白等隨臟色別,出至毛孔,若從根入,色相亦不同。如是分別氣相非一。復見此身薄皮、厚皮、膜肉,各有九十九重,大骨小骨三百六十及髓,各有九十八重,於此骨肉之間有諸蟲,四頭四口九十九尾,如是形相非一,乃至出入來去,音聲語亦悉覺知。唯腦有四分,分有十四重,身內五臟,葉葉相覆,猶如蓮花,孔窺空□,內外相通,亦各有九十九重,諸物之間亦各有八十戶蟲,於內住止,互相役使;若行者心靜細時,亦於定內聞諸蟲語言音聲,或時因此發解眾生語言三昧……三明後證之相。行者三昧智慧轉深淨明利,復見氣息調和同為一相,如琉璃器非青黃赤白,亦見息之出入,無常生滅,悉皆空寂……

  上面這段記載,有些讀者可能認為十分怪異,但修禪定之人,於定中親見自身之各器官,及器官中皆有各種戶蟲,則為一極普遍之經驗。道教張三丰真人傳中亦有類似的記載,並說在得道時各蟲間之戰鬥,及最後以真火燒死全身之尸蟲之經驗,驚心動魄,歷歷如繪。張三丰最後說這些經驗若非自己親身經歷,如何信得及?此等經驗之科學解釋,今日吾人之智識尚遠不能夠。但其在禪定學之重要性則不可忽視也。

  初禪除了上述之八觸和十種功德以外其內容尚有消極的伏遣五蓋障,離去貪欲、瞋恚、睡眠、掉悔及疑慮,和積極的證取五種覺受或五支。得了初禪定的人,就一定能捨離五蓋,這是什麼原故?

「釋禪」云:離貪欲蓋者:欲界之樂粗淺,今得初禪之樂細妙,以勝奪輕,故能離五欲。離瞋者:欲界苦緣逼迫,故生瞋。得初禪時,無有諸逼迫,樂境在心,故無瞋。離睡眠者:得初禪時,身心明淨,定法所持,心不昏亂,觸樂自娛,故不睡也。離掉悔者:禪定持心,任運不動,故能離掉。由掉故有悔,無掉即無悔。離疑〔慮〕者:未得初禪時,疑有定無定,今親證定,疑心即除,故得離疑。

  初禪之積極性的功德則有五個, 即所謂的五支: 覺、觀、喜、樂、一心。 覺(Vitarka , 巴利文 Vitakka )亦譯作尋;觀( Vicara )亦作伺。通常皆以「覺」為一種粗略的心理認識,以「觀」為一種仔細觀察入微的認識,「覺」是了取境界之大略輪廓的粗相,「觀」則是仔細觀察所緣境之種種一切,細加分別而認取其詳情。

  「釋禪」解釋覺和觀說:若初觸,觸身在緣,名覺;細心分別〔之,則有〕八觸及十眷屬〔或十功德〕,名為觀。

總之,初禪有很強烈的粗細不同之心理觀察活動。還沒有達到停止心理活動的境地,到了二禪以上就沒有覺和觀的心理活動了。「釋禪」解釋初禪之五支說:

覺支──謂初心覺悟也。 

觀支──謂細心分別也。

喜支──謂其心慶悅也。

樂支──謂其心恬澹也。

一心支──謂寂然不散也。

  初禪五支中,以覺、觀二支為其特色,因為向上去到了二、三、四禪一切覺觀之粗細心理觀察之活動皆已停止。所以就禪定的進展來說,思惟作用是被認為有害的。初禪之有覺、觀,亦屬非常自然的事;因為行者初次趨入禪定之門,身心發生許多前所未有的奇特經驗,他當然會用粗細不同的思惟作用予以觀察。例如說,觀氣息出入之長、短、粗、細,遍身還是不遍身,觀身中諸臟腑之活動情況,乃至觀禪定之八種主要經驗(人)之詳細狀況,這些都是「覺」和「觀」的作用。此亦人情之常,為初得禪定者所不可避免者。等到禪定轉深,則對這一切禪定的觸受皆不再感興趣,而捨棄之,以求更高之靜定境界了。
  喜支,此處說為是「其心慶悅」。喜, Piti, Rhys Davids 譯作 emotion of joy, delight, zest 。似乎是指心理上一種愉快及熱心。「清淨道論」則將喜 Piti 分為五種;最後兩種 Ubbega Piti 及 Pharana Piti 表示激動的快樂和狂喜( rupture )狀態。

  「解脫道論」卷第四論「喜」云:喜樂者,心於是時,大歡喜戲笑,心滿清涼,此名為喜。問:喜何相?何味?何起?何處?幾種喜?答:喜者謂欣悅遍滿為相,歡適是是味,調伏亂心是起,踊躍是處。幾種喜?六種喜。從欲生,從信生,從不悔生,從寂寂生,從定生,及〔從〕菩提分生喜。云何從欲生〔喜〕?貪欲染著心〔生〕喜,是名欲生喜。云何從信生〔喜〕?多信人心喜……。云何從不悔生〔喜〕?清淨持戒人眾生歡喜。云何從寂寂生〔喜〕?入初禪人生。云何從定生〔喜〕?入二禪生喜。云何菩提分生喜?於第二禪修出世間道喜。復次,說喜〔有〕五種:謂笑喜、念念喜、流喜、越喜、滿喜。

笑喜者──如細雨沾身,令毛皆豎。

念念喜者──生滅不住,如夜時雨。

流喜者──如油下流,久灌其身,終不週遍。

越喜者──周匝一切,心生歡喜,不久便失,如貧人見伏藏。

滿喜者──身住周滿,如雷如雨……。

  「釋禪」論初禪支云:喜支者,且細心分明思量,覺知六觸等微妙王寶,昔所未逢,是以心喜慶悅,又知所失,欲樂甚少。今得初禪功德,其樂甚多,如是覺觀,利我不少,深心慶悅,踊躍無量,故名喜支。

  樂支:喜與樂究竟有何不同耶?普通的說法是,喜粗,樂細;喜不堅固,而樂堅固;喜是心理上踊躍愉快的成份較多,樂則是實實在在的享受身心之快樂。

「釋禪」云:踊躍心中故名喜,恬靜心中故名樂……行者初緣得樂,心生歡喜,未及受樂,名喜。後緣喜情既息,以樂自娛,故名樂。譬如餓人得食,初得歡喜,未及受其味,故名喜。復得食之,方受味中之樂,故名樂。

  「解脫道論」卷四論初禪之喜樂云:初禪以喜樂為水,以樂觀為手,以攪作丸,能生寂寂,所成心心數法,喜樂相隨成一丸,釋心不散亂,置於禪事……初禪於身上下,從頭至足,從足至髑髏,皮髮內外,喜遍滿,住於不退……。

一心支:初禪之第五項證驗是一心,或一心不亂,此為一切禪定之通相,不可缺少者。「釋禪」論一心支極為簡單,寥寥數語:

一心支者,經久受樂心息,雖有覺觸等事,而心不緣,既無分散,定住寂靜,故名一心。

以上根據各書,摘錄其有關初禪和未到定之要點,對之作了一個簡略的介紹,如果引證並講解全部九次第定,所佔之篇幅及時間實在太多,讀者若於此問題有興趣,可參讀各原典。


色界定──入二禪

       由初禪進入到二禪,或由二禪進入到三禪、四禪,乃至四空定,一切由下至上之禪定,行者皆有一個共同的心理,那就是厭棄已經得了的禪定,而一心嚮往趨向更高的上界禪定。若無此向上的心理,則行者當永守已得之禪定,不會更有進步了。例如,從初禪進入二禪的人,必需對初禪之性質發生厭倦和厭棄之心。尤其對覺、觀的心理活動感到疲倦,而思停息之,因而努力爭取正界之二禪。

  「釋禪」云:
  次明第二禪者,如偈說:知〔覺、觀〕二法亂心,雖善而應離。如大水澄靜,波蕩亦見。譬如人大極安慰睡眠時,若有呼喚聲,其心大惱亂;攝心入禪時,以覺觀為惱,是故除覺觀,得入一識處,內心清淨故,定生得喜樂,得入此二禪。喜勇心大悅。佛以此偈中,廣明中間禪〔及〕二禪相……二禪〔者〕,亦名無覺無觀三昧。所以者何?得中間禪斷覺,二禪內淨發故,斷觀〔者〕,亦名聖默然定,以覺觀語言滅故,故名默然……〔二禪〕又名喜俱禪為,〔因為〕此定發生時,與喜俱發故……

  「釋禪」說:行者對覺觀之心理活動,因其逐漸擾亂極靜定之心,所以漸漸對之非常厭煩,而思加以除滅。同時知道初禪由覺觀所產生的喜和樂的覺受,都是非常粗淺的,二禪之喜樂則由「內淨」而發,遠較勝妙。「釋禪」對由未到地至二禪時之境界說:

〔於未到定中〕,經久不失不退,專心不止;於後其心豁然明淨皎潔,定心與喜俱發,亦如人從暗室中出,見外日月光明,具心豁然明亮,內淨十種功德眷屬俱發之義,具如初禪發相,但以內淨定具發為異耳……

  此處所言之內淨,即是指離去覺觀之心,非常恬靜澄清,由此心所發之禪定及喜樂,此較為深為勝。「禪法要解」云:

  以覺觀滅故,內得清淨,無覺無觀,入於二禪。問曰:云何是二禪相?答曰:經中說言,滅諸覺觀,若善,若無記,以無覺觀動故,內心清淨,如水澄靜,無有風波,星月諸山,悉皆照見,如是內心清淨故,名賢聖默然〔定〕……〔又〕初禪覺觀故,樂不遍身,二禪大喜驚故,〔樂〕不能遍身,三禪無障礙故,樂遍其身……



  因此二禪之特徵在獲得「大喜」,樂及一心雖勝初禪,但仍遠不及三禪之超勝之大樂及四禪之一心,所以二禪又特別名叫做喜俱禪。「解脫道論」卷五云:



  是故世尊告比丘言:如池生水非四方來,亦非雨出,若有時節,是從泉出,清冷浸灌,盈溢流遠。如是比丘,此身從〔禪〕定生喜樂,令得清涼,無不潤澤,從定生喜,周遍身心,猶如泉水。彼坐禪人入第二禪,其身可知,如不從四方,無流水來,無天雨水;如是覺觀滅可知,如是從泉出流,令身成滿,不起波浪,如是從定生喜樂,此名色身令滿,不起亂心。如以冷水令身清涼,遍一切處,如是從定生喜樂,一切名色身滿足,修定果報……

  「釋禪」總述二禪有四支:內淨支、喜支、樂支、一心支。

  內淨支者:既離覺觀,依內淨心發定,皎潔分明,無有垢穢故,名內淨支。喜支者:定與喜俱發,行者深心自慶,於內生喜,定等十種功德善法故,悅豫無量故,名喜支。樂支者:行者受於喜中之樂,恬澹悅怡,綿綿美快,故名樂支。一心者:受樂心息,既不緣定內喜樂。復不緣外念思想,一心不動故,名一心支。



色界定──入三禪

       三禪之特點,據說在其極度之大樂;佛典中形容極大之安樂,時常以「三禪之樂」來作譬喻。「解脫道論」卷五說三禪云:爾時坐禪人,已修第二禪,身得自在……知二禪過患,見三禪功德,起第三禪。云何二禪過患?謂……與喜滿相應,故禪成粗,以喜成滿,心大踊躍,不能起餘禪枝,若著於喜,是則為失……已觀二禪過患,復見三禪功德,是依「定相」作意,令喜心滅,以由喜樂受持心,如是作意,不久以無喜樂,令心得安,體三禪枝,彼坐禪人不染喜,故得捨念智,以身受樂,是聖所說,得捨念智,樂住第三禪正受,是「地一切入」功德,不染喜故……

  「脫道論」描寫三禪之樂說:是故世尊告諸比丘:如是比丘,於鬱波羅花,分陀利池花……水生,水增長,從水起,住水中,從根至首以令水滿其中;如是比丘,此身以無喜之樂令滿潤澤,以無喜之樂遍滿身心,於是如鬱波羅,分陀利花,從水而起,如是入第三禪,其身當知如藕生水,從根至首一切皆滿,如是入第三禪,其身以無喜之樂,遍滿身心,修定果報……



 三禪因為禪樂極大,所以又名樂俱禪,所謂「此定功德眷屬,與遍身樂俱發故」。



「釋禪」解釋三禪說:三禪發相者:加功不止,一心修習,其心湛然安靜,爾時樂定未發,而不加功力,心自澄靜,即是三禪未到定。於後其心泯然,入定不依內外,與樂俱發,當樂發時,亦有德眷屬,具如前辨,但無動勇之喜為異。而綿綿之樂,從內心而發,心樂美妙,不可為喻,樂定初生,既未遍身,中間多有三過。一者,樂交既淺,其心沉沒,少有智慧用。二者,樂定微少,心智勇發,故不心穩。三者,樂定之心,與慧力等,綿綿美妙,多生貪著,具心迷醉。故經言,是樂〔惟〕聖人能捨,餘人捨為難。三禪欲發有此三過,則樂定不得增長遍身,行者當善調適。云何調適?當用三法:一者,心若沉沒,當用念、精進、慧等法策起。二者,若心勇發,當念三昧定法攝之。三者,心若迷醉,當念後樂及諸勝妙法門,以自醒悟,令心不著。行者若能善修三法,調適樂定,當知樂法必定增長,遍滿身分。是故經言,三禪受遍身樂。問曰:若樂充滿遍身,身具五根,五根之中,悉有樂不?答:樂遍身時,身諸毛孔,悉皆欣悅。爾時五情,雖無外塵發識,而樂法內出,充滿諸根,五根之中,皆悉悅樂。但無外塵對,則不發五識。情依於身,身樂既滿,情得通悅樂,與意識相應,以識內滿故,則遍身而受;所以佛說三禪之樂遍身而受。復次,初禪樂,從外而發,外識相應,意識不相應,內樂不演。二禪之樂,雖從內發,然從喜而生,喜根相應而樂根不相應。樂依於喜,喜尚不遍,況於樂耶?今三禪之樂從內發,以樂為主,內無喜動,念慧因緣,令樂增長遍身,內外充滿,恬愉快樂,世間第一,樂中之上故。佛說行慈果報……問曰:佛說三禪有二時樂,一受樂,二快樂,約何義說耶?答曰:實爾,快樂樂者,樂定初發,未遍身也。受樂樂者,樂既增長遍身受,譬如石中之泉,從內湧出,盈流於外,遍滿溝渠,三禪之樂,亦復如是。「成實論」卷十三分別二禪之喜與三禪之樂時說:

  又行者得寂滅三禪,故捨二禪,又從喜生樂淺,離喜生樂深。如人妻子等,不能常喜,以喜從想分別生故;樂不從想分別生,故能常有。行者亦爾,喜初來則以為樂,後則厭離……何故初禪二禪名喜,三禪名樂?答曰:以想分別故名喜,無想分別故名樂。行者於第三禪心轉攝故,無想分別,故名為樂,又得三禪,寂滅轉深,故名為樂……

「禪法要解」云:初禪〔因〕覺觀故,樂不遍身;二禪大喜驚故,〔樂〕不能遍身,三禪無障礙故,樂遍其身。

佛教禪定所產生之樂有一「奇怪」的通相,那就是越執取樂,越思進此樂,則此樂就越小越淺,越不能遍滿。反之,若心不執著喜樂反而捨之,則自然之樂會越大、越深、越遍滿。因此不思惟分別的自然禪樂是最深遠、最殊勝的。

  三禪之特徵為成就殊勝上妙之樂,但其經驗仍包括其他方面,共有五支:即捨、念、智、樂、及一心。「釋禪」卷五云:

  捨支者:得三禪樂定生時,捨喜〔而〕心不悔……。

     念支者:即得三禪之樂,念用三法守護。〔見前〕

智支者:善巧三法,離三過。〔同上〕

一心支者:受樂心息,一心寂定……。


色界定──入四禪

      無論就那一方面來說,四禪、或色界第四禪都是最重要的了。到了四禪,行者之定力已非常深湛,可以起大作用。以四禪之力加上空慧,則能證無我之實相。以四禪之力應用在四大遍處觀上,就能起神通妙用。佛入般涅槃時,亦是由四禪而入涅槃的,四禪的通相是:超越一切喜樂的境界,心境平等,無所愛著,住於不苦不樂、大喜不憂之「捨」受。此時氣息停滅,妄念不生,智慧通明,是發展慧觀的好機會,所以四禪之各種功德,為佛陀所讚,成為佛教禪定之中樞紐。「釋禪」解釋四禪以「捨」為其主要精神時說:

  如經偈說,聖人得能捨,餘人捨為難,若能知樂患,見不動大安。……〔故〕「地持經」說〔四禪〕名捨俱禪……(亦名「不動定」)……此定發時,體無苦樂,與微妙捨受俱發,此定與捨根應故,名捨俱禪。……行者欲得四禪,當應深見三禪過患。云何見過?初欲得樂,一心勤求,大為辛苦,既得,守護愛著,是亦為苦,一旦失壞,則復受苦。是故經說,第三禪中,樂無常,動故苦。又此樂法,覆念令不清淨。行者既深見三禪樂有大苦之患,應一心厭離,求四禪種不動定……。

  四禪發相〔者〕:行者因中間禪,修行不止,得入未到地,心無動散,即四禪方便定。於後其心豁然開發,定心安穩,出入息斷。定發之時,與捨俱生,無苦無樂,空明寂靜,善法眷屬,類如前說,但無事用喜樂動轉之異。爾時,心如明鏡不動,亦如淨水無波絕諸亂想,正念堅固,猶如虛空,是名世間真實禪定。無諸垢染,行者住是定中,心不依善,亦不附惡,無所依倚,無形無質,亦無若干種種色相,而內成就淨色之法。何以得知?若無淨色根本,則不應於定中,對因緣時發種種色;如通四無量心、勝處、一切處變化等色,一切得現。若無淨色為本者,終不於虛空中現諸色像……。

  復此,此四禪種種智,定一心故,念常清淨,亦名不動定,亦名不動智慧。於此禪中,若欲轉緣,學一切事,隨意成就,一切神通變化,霪雨說法,莫不從此定出。如經說,佛於四禪為根本……。

  四禪有四支:不苦不樂支。捨支。念清淨支。一心支。此禪初發,與捨受俱發,捨受心數,不與苦樂相應故,言不苦樂支,捨下勝樂,不生厭悔〔之心〕。復次真定以發,未得成就,若心進勝定,則便隨念動轉,不名無動定,是故,定發〔之時〕,心不念著,自能捨離故,名捨支。禪定分明,等智照了故,名念清淨支。定心寂靜,雖對眾緣心無動念,名一心支。

  「解脫道論」卷五說四禪云:世尊告諸比丘:有人坐以白毯覆身,從頭至足,一切身分,無處不著。如以白毯無不覆次,如是比丘有清白心,令滿一切身分,以清白心無所不著。譬如有人,白毯自覆,是坐禪人,亦復如是,離一切上煩惱,在第四禪可知,如以白毯覆身,從頭至足,不寒不熱,時節調和,身心清淨。如是入第四禪,不苦不樂,是為捨樂,令滿於身,修定果報……此第四禪已到妙枝彼岸,從此更無妙枝……

  第四禪之特徵在超越一切苦、樂、憂、喜、,住於平等不動之心境,此平等不動之心境,即所謂之「捨念清淨」或「念清淨」。「成實論」卷十三論四禪曰:除斷苦樂,先滅憂喜,不苦不樂,捨念清淨,入第四禪…四禪名不動,欲成此不動相,故說無〔苦樂憂喜等〕四色。所以者何?動名發動,行者為苦樂所侵則心動,心動則生貪恚,故斷苦樂,令心不動。問曰:若第四禪受利益最大,何故不名為樂?答曰:是受寂滅,故說不苦不樂。隨心念知此是樂,則名為樂,得第四禪,離三禪樂,故不名為樂。捨念清淨者,此中捨清淨,以無求故,三禪有求,謂此是樂。又此禪中,念亦清淨,所以者何?三禪中以著樂故,憶念清淨。

  四禪定有一特殊不共之經驗,為一、二、三禪所無者,就是氣息停滅。「成實論」卷十三論此曰:何故四禪出入息滅?答曰:息依身心。何以知之?隨心細時,喘息亦細。四禪心不動故出入息滅。又如人疲極,若擔重上山,則喘息粗,息時則細,四禪亦爾,以無動相心止息,故出入息滅。有人言,行者得四禪四大故,身諸毛孔閉,是故息滅。此事不然,所以者何?飲食汁流,充遍全身,若諸毛孔閉,則不應行,而實不可,故知四禪心力能令息滅。問曰:四禪中無樂受,是中云何有愛使?答曰:此中有細樂受,但斷粗樂,故說不苦不樂;如風動燈,若置密室,則名不動,是中必有微風,然但無粗風,故名不動,四禪亦爾,必有細樂,斷粗苦樂故,〔權〕名不苦不樂。

  關於四禪有「念清淨」之一支,「禪法要解」釋曰:念清淨者,以滅憂、喜、苦、樂四事,故念清淨。問曰:上三禪中不說清淨,此中何以獨說?答曰:初禪覺觀亂故,念不清淨,譬如露地,風中燃燒,雖有脂炷,以風吹故,明不得照。二禪中雖一識攝,以喜大發故,定心散亂,是故不名念清淨。三禪中著樂心多亂此禪定,故不說念清淨。此禪中都無此事故,言念清淨。復次,下地雖有定心,〔有〕出入息故,令心難攝;是中無出入息故,則易攝,易攝故念清淨。復次,第四禪名為真禪,餘三禪者,方便階梯,是第四禪譬如山頂,餘三禪定如上山道,是故第四禪,佛說為不動處,無有定所動處故,有名安穩調順之處。是第四禪相,譬如善禦御調馬隨意所至,行者得此第四禪,欲行四無量心,隨意易得;欲修四念處,修之則易;欲得四諦,疾得不難;欲入四無色定,易可得入;欲得六通,求亦易。何以故?第四禪中,不苦不樂,捨念清淨,調柔隨意,如佛說喻,金師調金,融鍊如法,隨意作器,無不成就……。



  以上很清楚的就明第四禪之重要性,為一切入道之樞紐。居四禪之位,則四通八達,各種解脫、證悟、及神通等皆極易成功。前面已經說過,佛家之禪定實在可以止於四禪,不必再「向上」去爭取什麼四空定,徒增複雜及紛擾。何況四空定亦根本不能導致解脫,且有陷入長期無想定之危險,則何必去爭取呢?佛家講四空定,或四無色定,大概是因佛陀先從外道學得此四空定,而知其不究竟,為了表示佛法超勝,故,在四空定之上別開滅受想定,保存了這不必要的四空定。四空定的根本意識究竟是怎麼回事,實在難以捉摸,其細節亦更令人迷惑。今天吾人談色界四禪已經非常困難了,但四禪之基本意義,尚可大致的予以臆測。四空定則臆測亦不太可能。無論中國、西藏或南傳之佛典,談四空定者皆不能滿足我個人最低之求知慾。多年前,在紐約我曾以四禪、八定的問題問鈴木大拙氏,他索性痛快的說:「根本不要去理這一套沒價值的事!」我不同意他的這種看法,我認為四禪及四空定皆有其價值,尤其四禪確有極大之價值。但四空定之價值及意義,吾人今天實在不太容易知道而已。我個人既然對此四空定疑問多於認識,所不擬詳加引述或討論。



四無色定──入四空定

色界四天,即前四禪也。無色界四天即四空處也,一名四無色定。言無形無色也,亦名四空處定。言既無形色,但以所觀之境為處。如念處、勝處、一切處,悉從所觀處得名也。四空者,一曰空處,二曰識處,三曰無所有處,四曰非有想非無想處。並是無覺無觀聖默然心,及捨俱禪所攝。故經云得虛空處定,不苦不樂,其心轉增也。

  空處定者,行者深思色法過罪,若有色身,則內有飢渴疾病麤重虛假等苦,外受寒熱力杖繫縛刑罰等苦。因緣和合,報得此身,即是苦本。且色法繫縛於心,不得自在,是心之牢獄也,何可貪著?虛空無色,虛豁寂靜,無諸過患。作此念已,一心諦觀己身,一切毛孔九竅,悉見虛□,如羅穀相,內外相通,亦如芭蕉,重重無實,如甑篩,如蛛網,漸漸微末,身分皆盡。得是觀時,眼見色壞,聲香味觸,次第皆滅。色法既滅,一心緣空。而色定便謝,空定未發,亦有中間禪。爾時慎勿憂悔,專心精勤念空不捨,則其心泯然,任運自住空緣,此為未到地相也。於後豁然,與空相應,其心明淨,不苦不樂,漸得增長。定中唯見無邊虛空,心無分散。既無色縛,心識澄靜,無礙自在,如鳥出籠,飛騰自在矣。

  行者,於空定中,觀破虛空,是外法緣,易於散失,不如識處,是內法緣,定多安穩。於是便捨空處,一心繫緣現在心識,念念不離。即便泯然,任運自住識緣,是未到地定。此後豁然,與識相應。心定不動,而不見餘事,惟見現在心識,念念不住,定心分明。識慮廣闊,無量無邊。亦於定中,憶過去已滅之識,無量無邊;未來應起之識,亦量無邊;悉現定中,與識法相應。識法持心,無分散意,此定安隱,清淨寂靜。心識明利,不可說喻也。

  無所有處定者,亦名不用處定。言空為外境,心為內境,捨此二境而不用也。亦名少處定,言此定,一些俱捨。而意根,猶餘少分法塵也,亦名無想定。行者深知識處過患,謂三世心識,無量無邊,緣識入定,非真實法。惟其無心識處,心無依倚,乃名安隱。即捨識處,繫心無所有處。無所有者,非空非識,無為法塵,無有分別。如是知已,靜息其心,而念無所有法。是時識定便謝,而現中間未到地定。爾時行者,一心內淨,空無所依,不見諸法,寂然安隱,心無動搖。得此定時,怡然寂絕,諸想不起。尚不見心相,何況他法?無所分別,是名無所有處定,亦名無想定也。



  非有想非無想處定。此定之名,古今解釋,多有不同。然各有義致,故並存之。或曰非想者,非麤相。非非想者,非非細想。此人既無麤相,而尚餘細想故。云非想非非想也。或曰,識處是有想,不用處是無想。今雙遣有無,以非想遣有想,以非非想遣無想故,云非想非非想也。或曰,此定中,不見一切相貌,故言非有想。而若一向無想,如木石則云何能知無想,故言非無想也。



  行者,深知無想中過罪,是無所有定。如痴如醉如眠如暗。無明覆蔽,無所覺了,無可愛樂。諦觀其定,受想行識,雖甚細微,而亦不免無常苦空等法。即便謝離,而觀於非有非無。何以故,我今此心,過去現在未來,求之皆不可得,既無形相,亦無處所,當知非有。若果是無,云何名心。若心非無,更無別無。何以故,無非自無,破其有著故,謂之曰無。若無有,則無無。故云非有非無也。如是觀時,不見有無一心。緣中,不念餘事。是為修習非有想非無想定。爾時不用處定,便即謝滅,而得中間禪。其心任運住在緣中。於後忽然真實定發,不見有無相貌,泯然寂絕,心無動搖,恬然清淨,如涅槃相。是定微妙,三界無過。外道證之謂是中道實相涅槃,常樂我淨,愛著是法,更不前進。入此定中,不見有無,而覺有能知非有非無之心,即計此心,謂是真神不滅。若佛弟子,知是四陰和合而有,虛誑不實,無別神知也。



  復次,虛空處定。破色故謂空也。識處定,破空故謂識,謂有想也。不用處定,破識故謂無識,謂無想也。今此定,破無所有故,謂非無想。而言非有想非無想。此定,浮沈正等,空有均平,世間禪中,最為尊勝也。



  復次,無想有三義:一無想天定,二非有想非無想定,三滅受想定。外道不知方便者,滅心入無想天定。知方便者,滅心入非有想非無想定。佛弟子,滅心入滅受想定。

上面由佛教禪定之數息觀修法,而說到大小乘傳統所共依之四禪定和四空定。(以上摘錄自《佛學今詮》張澄基博士著)



滅受想定──無漏定

 要想入定,必須修行,當你進入定境之後,如果貪著定中的喜樂,繼續不斷地享受下去的話,便無法進入再上一層的境域。所以,由得初襌後再從禪的定中起來,始能進入第二禪,次第進入第八階段,均得如乘火箭,一直往前之時,也在節節揚棄。釋迦世尊發現外道禪尚無一種禪定是真能徹底解脫煩惱的,所以另在第八階段之上,再加一階,稱為滅受想定,也就是滅卻微細的心意感受,五蘊中的行蘊之後,便進入空或真正無我的境界。此定著眼於心理活動的空去,不在於色身的有無;事實上,若在人間修成此定,身體依然存在。四禪八定,雖稱有四種色界天及四種無色界天,如果未捨人間欲界的色身之前,色身雖然仍在欲界的人間,他的精神領域,則已在色界天與無色界天了。

不過那是指正在入定的狀態下,出定心後,如果仍能始終保持定中的心境,那就不是簡單的事了;所以修定而得定的人,大致上會偏於厭離塵世,喜住深山野外,人事不干擾處。

2019年8月25日 星期日

玄關一竅,是溝通人體與天體的秘密機關!


玄關一竅,是溝通人體與天體的秘密機關!
2019/02/01 來源:道緣
玄關一竅,是溝通人體與天體的秘密機關!

Sponsored by Best Mall
道家修煉「貴在從虛空中收積先天一氣於身中,然後以吾人之神與此氣配合煉養之,為時既久,則神氣合為一體,而大丹始成。」但先天一氣 「不在心腎,而在玄關一竅。」為什麼說先天一氣在玄關一竅呢?因玄關一竅乃溝通人體與天體的秘密機關,是人體場與宇宙場的契合點、啟開處,故尋著了這個天機妙竅,先天一氣也就在其中了。
歷代修煉家的實踐經驗告訴我們,必須從「內外相感、天人合發」處求之。而所謂的天人合一,實際上就是人體場與宇宙場正好契合、同步而必然發生的一種共振現象。如何才能使人體場與宇宙場契合、同步共振呢?一切有為法都是局限的,因為人體內環境和空間外環境都處在不斷地變化發展之中,這種微觀上的變化極其微妙,十分複雜,根本無法全部弄清楚,也無法對它實行調控,至於人體內環境的變化與空間外環境的變化正好契合、同步、共振的時機,更不是後天意識能夠猜度的;我們能夠做到的和需要做到的,只能在宏觀上創造一種環境,進入一種狀態,調動自身各種機能相互作用,引導人體內環境與空間外環境相互作用,向著契合、同步、共振的方向變化發展,方能實現「天人合發」,啟開玄關一竅。

為此,練習者每當夜深人靜之際,坐在或躺在床上,把現實生活中的一切統統暫時拋開,除注意放鬆一下心神和形體外,其他不用任何方法,雜念來了也不管它,讓其自生自滅。如此時間一長,期間必然發生「猛然一覺,雜念全消」的境界,然後則趁勢進入這種境界。如果雜念又來了,同樣讓其自生自滅,「猛然一覺」又出現了,再趁勢進入。
如此幾個反覆,即可進入清醒而無思的功態。也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全身一震,渾身的經脈關竅均在大震中開合。這靜定中的突然一震,就是人體內環境變化與空間外環境變化正好契合、同步、共振在色身中的真實憑信,就是「天人合發「之機,玄關竅開之時。在全身突然一震的一瞬間,宇宙高能場從玄門進入人體低能場,這就是從虛空收積先天一氣。此時遍體酥軟麻木,異常清純怡悅,就是先天氣施化己身,熏蒸人體之靈驗。大震之後,又必然會發生丹田氣突,氣機作自動的周天運行之驗,而此時在功態中,不生一念,不加一意,靜觀元神作功即可。待氣機平息,真陽潛藏後再收功,安然入睡。
02
上述實驗表明,只要宏觀上進入一種恍惚杳冥的功態,並自始至終保持這種心態,微觀上就不用去管它了,一切反應、效驗都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功者不需要也不應該加任何意念去干擾干涉。
如此天天煉,夜夜震,次次收,全身的經脈經氣在大震中不斷開合充實,整個人體機能在大震中不斷調整升華,既至簡至易,又至精至妙。
道家靜坐,主在養生;切忌枯坐,趨於寂滅。道家丹鼎派要旨,首在肯定人生可以長生不死;而入門之法,重在修煉。故道家靜坐,最要在修煉功夫。修個小乘,可以卻病延年;修個中乘,可以返老還童;修個上乘,可以長生不死,也就是可以超凡入聖,超聖入神,超神入化,超化還虛,而達到人天合一之境界。故靜坐應以超凡入聖而至天人合一為最高主旨,非徒以卻病長生為事也。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此為「萬法歸宗」之旨要!古謂「道法三干六百門,人人各執一苗根」。三干六百門中,一切有為法、無為法,總以「合於自然」為第一要義。本此揀擇,萬無一失。

Sponsored by 菁木源
何謂靜?一念不生之謂靜。何謂坐?寂然不動之謂坐。何謂金?萬古不易之謂金。何謂丹?陰陽和合之謂丹。
故欲打坐,首須三昧伽跌,正身寂定。欲修靜,首須萬緣放下,四大全空。待至寂然不動,一念不生時,便可至「虛極靜篤」境界。靜極一陽生,陽生一分,便陰消一分,及至六爻全陽,便復乾體。人如至老而能保全其純陽體,便是返老還童功夫。故陽生時,為修金丹大法之下手初基。「長生無妙藥,只在一靜中」!此為正統坐功,百無一病。
道家重性命雙修,形神兼養。其所以重養形者,正如《淮南子》所謂「形者生之舍」、「形備而性命成」也。形之不存,神將焉附?命之不存,性格焉修?故道門雖以養性為宗,養神為首,然卻以養形為本,養命為基,方能達到形神合一之境。

Sponsored by 太和工房
若本基不固,宗首便無由得立矣。舍此軀殼,欲作仙佛聖人功夫,如何起修?佛家講「明心見性」,儒家講「正心盡性」。生之不存,明見正盡,便全無落腳處矣。在此首須切記,養生養形只是手段,是工具,作仙、作佛、作聖人,才是目的,是本旨。
道家養生重三寶。三寶者,精、氣、神也。道家長生法要之「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等一貫工程,總是以此三寶為基礎、為材料。精氣神三寶寄託於外者,為耳目口三門。《參同契》所謂「耳目口三寶,固塞勿發通。真人沉深淵,浮游守規中「。
當靜坐修煉時,宜固塞此三寶,令勿發通;外不入內,內自不出。耳多聽則搖精,口多說則傷氣,目多視則勞神。收視於目,回目光以內視;反聽於耳,回耳聰以內聞;緘閉其口,回元氣以內營。凝神寂照于丹田,了無雜念,使神氣相抱,合乎先天之鴻蒙。將此精氣神三寶調和烹煉,往來升降,發於規中,充於四體,便可證驗到內丹之成。
道家煉三寶,下乘煉凡精、凡氣、凡神,亦即是後天之精氣神;上乘煉元精、元氣、元神,亦即是先天之精氣神。一般人初步入手工程,只能從前者下手。即是從後天法入先天法,從有為法入無為法。即從前者下手,故精不可漏,氣不可漏,神不可漏;精不可傷,氣不可傷,神不可傷;精不可搖,氣不可搖,神不可搖。此為養形、養命、養壽之三大要素!


Sponsored by UNIQMAN
故修道之士,首宜注重做保精、保氣、保神工夫,次宜注重做固精、固氣、固神工夫,再宜注重做補精、補氣、補神工夫。最後步,方為化精、化氣、化神工夫。中老年人已破體者,即精氣神均已多所傷損泄漏者,前三步工夫,尤為緊要。修個小乘以圖卻病延年者,只做第、二兩步工程,即「保」字工夫與「固」字工夫,即可終生無病、延年益壽矣。
修個中乘以返老還童者,便須做到三步工程,即「補」字工夫。務使返還於童貞體、純陽體,即可百歲猶少年,壽算超常人矣。修個上乘以圖長生不死,而抵於「聖神合一」、「天人合」者。便須做到第四步工程,即「化」字工夫。到此境界,便可形神俱化,與萬物為一,與天地同體,與日月同明,而充乎太虛,神玄莫測矣。
養精為養形體之要素,養氣為養命之要素,養神為養性之要素。精者體之所成,氣者命之所寄,神者性之所託。油盡燈滅,精竭人死,氣絕命亡。故道家工夫,最重精與神氣,閉塞耳、目、口,叫元氣不上泄;寂滅心、意、念,叫元神不外泄;築固腎部,叫元精不下漏。收視返聽,寂心止念,神光全集於內,積氣、聚精、凝神,久之即可產生內丹之特殊效驗,而為「長生久視」之大藥矣。
道家之煉丹,純以陰陽為用。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而尤須顛倒陰陽方為功,即地天交泰者是。《參同契》所謂「物無陰陽,違天背元」,與「坎男為月,離女為日;日以施德,月以舒光;月受日化,體不虧傷「者是。取坎中之真陽,填離中之真陰,便成純陽之乾,而為長生之基矣!
北宗清修派認為以身中之陰陽交、坎離交,也就是心腎交,即可得採補之功。吾人能使心火中之真陰與腎水中之真陽交媾,便可得陰陽交配、水火既濟之功。其中自有妙理,到時自有證驗。雙修派則認須在彼身中求,《參同契》所謂「同類易為功」者是。
南宗對此一丹程之訣中訣,最不輕傳,稍一偏差,便入於左道旁門矣!陸彥孚謂:「道以全神,術以固形。「前者為玉液之事,後者乃金液之功。修命真訣,常能奪造化玄機,非遇大有緣之積德善人,歷真均不輕泄。昔陳觀吾真人口傳玉液鍊形者數百人,而金液大道,迄未遇一二緣會。修此功訣,不得其人,便易起貪淫之念,為禍不淺,故易獲天譴也。
《抱朴子》嘗渭神仙之至要,在於「寶精、行氣、服一大藥」三者。吾人之精,至為寶貴,「順則生人,逆則成仙「。如何逆用?北宗主清修三寶,南宗主雙修三寶,用房中之法,還精補腦。至乎行氣,其至要者為胎息。服一大藥,即指服食金丹。
煉丹之道,開關為先。不打通任督,以行大小周天,則以後工程均無法辦。通關之法,自下而上,由後而前,循環不息。此為任督脈通。任督脈通後,再打通八脈,乃較容易事矣。此又有積氣開關與聚氣開關二法。前者任人可修,任人可成;後者則非得其傳,非得其人不可。通關證驗,有一次全通者,有須無數次方得全通者,遲速無礙。工程足,精氣足,則一次即可全通,否則便須久久歷練。
煉丹之道,火候最要。築基易,開關易,得藥易,採藥易,惟火候最難。薛紫腎真人所謂「聖人傳藥不傳火,從來火候少人知「者是。火與候,種類繁多,景象各異,用途亦殊。當熏蒸、烹煉、採取、溫養之時,俱宜仔細分別認取,遵循準則以為用。
靜坐以至得火(此指身中真火),則如燃油燈,隨時可用,此為起火功。火生起後,綿綿不熄;欲小則為文火,放大則武火。不用之於煉丹,亦可用之以養生,用之以治病。火工起火之後,須明節制火工與止火之法。否則,不但有水枯之敝,且有焚身之害。
全真子有云:「精為命寶,亦為丹本。」在術法中,保精有保精之工,固精有固精之工,補精有補精之工(俗謂添抽工夫,又可分自家補精之工,與被家補精之工,二者截然不同),不漏精有不漏精之工。(斷淫慾,固為不漏之法門,然在家人豈可全斷?行房而不絕,御女而不漏,且純屬自然之事,元絲毫勉強之意,方可謂之道門上乘工訣!若用外功勉強行之,則隨入左道旁門矣。)
精不漏之外,猶須做到氣不漏,神不漏,方為上訣。所謂「大鎖金關勒五闕」者是!且也,補氣有補氣之工,補神有補神之工。不漏之後,方可言採取。采又有清采濁采、內采外采、上採下采之別。且采精有采精之工,採氣有採氣之工,采神有采神之工,又均有別。凡各工程,均有訣法,訣法雖異,然有一本之道存焉!握其一本,便可貫通萬殊。此全屬命功範疇,乃金液大還丹之事,歷代仙真,絕不輕泄之也。
道法中有頓、漸二門。頓法易成而難修,漸法易修而難成。頓法非明師莫辦,漸法無明師亦可。此點,雙修之與清修亦然。頓法直修上乘即可兼中下二乘,漸法則須循序自下乘起修,透中乘再入上乘。途有遠近,時有久漸,果無二致。道法中又有顯、密二宗,清修為顯宗,雙修為密宗;性功為顯宗,命功為密宗。惟此系就道門中人而言,在外視之,則丹鼎派之道法,均屬密宗。所謂顯宗者,乃密中顯;所謂密宗者,則為密中密也。
初習靜坐,妄心最難除,雜念最難去,燥氣最難平。治之之法,存真心所以去妄心,存正念所以去雜念,存元氣所以去燥氣。心死則神話,念止則神靈,氣平則神安。三者下手法,總在「制心一處」!心止於規中曰凝神,念息於規中曰凈意,氣歸於規中曰調息。
神凝則心定(心動則神疲),意凈則念止(念長則意亂),氣伏則息澄(息粗則氣浮)。如是則自可由神氣相抱、心息相依之境,而入於無心、無念、無意、無息之大定境界中矣。潛心於淵,則心不外馳;意不牽事,而火不動於中。凝神於規,則神不外游;機自息於物,而欲不搖其精。神氣精,長養於內,聖胎自成,此靜坐養生之初法也。靜坐之功效,旨在能卻病延年。三豐有云:「保身之道,以安心養腎為主。心能安,則窩火不外熒;腎能養,則坎水不外蹦。火不外熒,必無神搖之病,而心愈安。水不外蹦,必無精泄之思,而腎愈澄。腎澄則命火不上沖,心安則神火能下照。
神氣精交凝,結為胎息,可以卻病,可以延年。「又云:「卻病之術,有行動之法。虛病宜存想收斂,固秘心志,內守工夫以補之。實病宜按摩導引,外發工夫以散之。熱病宜吐故納新,口出鼻入以涼之。冷病宜存氣閉息,用意生火以溫之。此四法,可為治病捷徑,勝服草木金石之藥遠矣。「此二則,極簡要而徹精微。惟靜坐丹法,共有九候三關:至初關三候之功,即可治百病;至中關六候之關,即可萬病不生,返老還童;及至最後關上達九候之境者,則已躋入聖登真之境矣。故凡習靜坐而仍生疾病者,絕不能言有功夫也。打坐則實在打坐,做功夫則未也。故不打坐則已,打坐則須死心塌地做功夫,不可以此為名也。
靜坐修丹,成年人體與童真體有別。成年人類皆為已破漏之軀,精氣已損,須先修補工,以補離成乾,返還其童真體,然後再著上功。童真體毫無泄漏,並未破乾成離,無須作取坎境離之補工,只做一段純陽上功即足。故二者修為法與下手法,亦均有異。
靜坐濟丹,一般常言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庶不知三者下手法,系以鍊氣為首。其訣在以鍊氣補形、鍊形補精為第一環。鍊氣補精、煉精補氣為第二環。鍊氣補神、煉神補精為第三環。鍊氣化神、煉神還虛為第四環。
煉虛合道、參道入真為第五環。此為青城派祖師罕傳之天機活法也。古真謂:「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入手總以氣為主。迄至氣用先天真一之氣,而不用凡氣,即呼吸之氣。精用先天真一之精,而不用凡精,即交感之精。神用先天真一之神,而不用凡神,即後天之識神。則為上上修玄法矣。
在人生的路上,我們總是忙於汲汲營營地追求滿足物質上的慾望,卻忘記生而為人的真正意義;我們常常忙著左顧右盼地評斷別人,卻忘了應先審視自己、認識自己。我們又當,如何獲得幸福、成功、圓滿的人生?道法的智慧,提供我們認識自己的方向,並為探尋時所升起的疑惑,提出最切實的建議。關注道緣,從這裡開始遇見你的信仰!

重陽帝君聖註之「五篇靈文」

重陽帝君聖註之「五篇靈文」 編者按:五篇靈文,乃金正隆五年中秋,純陽帝君持以授王重陽者, 重陽依文修持,七年而道成。大定九年,重陽上仙之時,眾皆號慟, 重陽忽開目謂丹陽曰:「昔日甘河所得純陽手授秘語五篇,經余手註 ,今付與汝,汝其入關化眾入道。」其後丹陽真君,化眾入道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