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4日 星期四

南派丹功修煉法

南派丹功修煉法()~築基功法

一、 築基功法

南派築基功下手功夫可以用打坐,採取雙盤與單盤,雙手自然下放至丹田,以溫養丹田。然後收心、存心、內視、入靜、調神、調息和調精七個步驟完成築基修煉。

收心,是下手時除斷雜念的一種方法。因為剛開始做功夫時,難免雜念叢生,心馳于外,所以要收心。具體做法為:“于一念妄生之際,思平日心不得靜者,此為梗耳,急舍之,久久純熟。夫妄念莫大於喜怒,怒裡回思則不怒,喜中知抑則平喜,種種皆然,久而自靜。就是說一念產生,立即用心制止,便會喜而不喜,怒而不怒。這不僅是築基的先決條件,而且是打坐入靜的要訣。張伯端說:「豈獨坐時然?平日提百萬強兵,但事至則理,退則休,亦可為靜之本。以此靜心應接事物,誰云誤事?實自灵耳。」故曰:「以事煉心,情無他。鏡能察,不差毫發,形去而鏡自鏡。蓋事至而應之;事去而心自心也。”說明修煉應該這樣,待人接物也應該這樣,“心不留事,一靜可。此便是覓靜底路。有詩曰:「得路欲歸休問遠,看看信步莫煩心,雲收將放金鳥見,一點灵光眼內明。」”

存心,是收好心後的穩心工夫。存心之前,必須先止念。原因是“念之生也,感物而動,爾覺定中覺目有所睹,則神役于目矣。”做法是“急收內聽,其他皆然。”如此便可以養性,“養性之始,見不存則無所養,無所養則終不見矣。存心實自收心之始。所謂收神者,蓋收心之余,用耳行之,至久見如不見,聞如不聞,形心相忘,合乎至道,則元性彰露而元氣生矣。

內視,是一種使心繼續保持靜定的方法。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張伯端解釋說:“心之所以不能靜者,不可純謂之心。蓋神亦役心,心亦役神,二者相交役,而欲念生焉。心求靜,必先制眼,眼者神游之宅也,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于眼,而使之歸于心,則心靜而神亦靜矣。”是說靜坐時,又目微閉,內視于心,思想集中,萬慮皆空。至于雙目微閉的理由,《胎息經》曰:「天衣神發于日,人之神發于目,目之所至,心亦至焉。」由此,內丹修煉打坐時,凝神定息,舌柱上腭,心目內注,俯視丹田,很快便能入靜。

入靜,是經過上述工夫後然而然形成的結果。其狀態是:“心惟靜則不外馳,心惟靜則和,心惟靜則清。”此時要使考慮運煉精、炁、神的問題,“精、炁、神之所以為用者,心靜極則生動也,非平昔之所謂動也,用精、炁、神于內之動也。精固精,炁固炁,神亦可謂之性之基也。何也?蓋心靜則神全,神全則性現。”

調神,是入靜平穩後調和、調配元神的工夫。張伯端認為必須內視、內聽、內嗅。原因是:“兩目為役神之宅,顧瞻視矚,神常不得離之。兩耳為送神之地,蓋百里之音聞于耳,而神隨之而又去。兩鼻為勞神之位,隨之而辨之者誰?神也。使耳目口鼻皆如眉,則神豈不安而全之。夫如是,則不為後天也,亦不勞修煉也。大抵忘于目則神歸于鼎而燭于內,蓋綿綿若存之時,目垂而下頣也;忘于耳則神歸于鼎而聞于內,蓋綿綿若存之時,耳內聽于下也;忘于鼻則神歸于鼎而吸于內,氣歸無海之理。合而言之,俱忘而俱歸于鼎而合于內矣。也就是說,通過內視、內聽、內嗅等內煉、調神定息,使神歸于鼎內。

調息,是上述功夫的輔助工夫。整個築基過程中,調整好呼吸,至關重要。張伯端說:「靜定之際,先行閉息之道。閉息者,夫人之一息,一息未際,而一息續之。今則一息既生,而抑後息,後息受抑,故續之緩緩焉,久而息定。抑息千萬不可動心,動心則逐于息,息未止而心已動矣。」說明人心若沉著事物,便心散亂無定。故要用心息相依之法,拴住鬆弛之心,由精入細,息調心定,終使心靜而神存其真。

調精,是築基最後一步工夫,也是煉精化炁前的關鍵工夫。整個築基工夫,重在培補精、炁、神三寶,神調息調,則精亦調。精為炁、神之基礎,所以必須首重調之補之。至于其方法,張伯端說:「竹破須將竹補宜,覆雏當用子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全聖基。」就是說,以自己的神,補自己的神;以自己的氣,補自己的炁;以自己的精,補自己的精,方合天地造化的聖機。但是補精調精,不能獨而為之,還必須精、炁合煉。張伯端說:「莫把孤陰為有陽,獨修一物轉羸九王。勞形按影皆非道,服氣餐霞總是枉。舉世漫求鉛汞伏,何時得見龍虎降?勸君穷取身外處,返本還原是藥王。」指明精、炁、神必須合煉。《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卷中《青娥在我》“真鉛則元炁矣,精炁神亦先有胚胎在其中矣,火足氣充,則元精、元炁、元神盡合而為一,故嬰兒產矣。嬰兒”便是“藥物”。此時築基工夫完成,修煉者達到精滿、氣足、神旺的狀態,下一步便可以進入煉精化炁的階段了。

南派丹功修煉法()~煉精化炁

二、 煉精化炁

南派煉精化炁的方法主要分為:采藥、封固、煉藥、上火四個步驟。

采藥,指將築基形成的充足的精、炁、神進行采煉。分為采外藥、采內藥、采大藥初步采煉精、炁、神為采外藥,采煉完成後繼續采煉為采內藥,內外藥凝合後續續采為采大藥。

張伯端認為:“內藥還同外藥,內通外亦需通。丹頭和合類相同,溫養兩般作用。內有天然真火,爐中赫赫長紅。外爐增減要勤功,絕妙無過真種。”這就是說,先天的內藥來源於後天的外藥,要使內藥在體內運行,不管是先天的藥,還是後天的藥,必須內通結合外通,才能有闔闢的功效。活子時一到,外藥便可以生成,抓住時機急采而將它煉成內藥,再由內藥煉成丹頭而產生大藥。具體的做法,張伯端說:“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鉛遇癸生須急采,金蓬望遠不堪嘗。”這就是說,產藥的地方猶如何流的源頭,丹藥的源頭在人體的腹部下丹田被稱為元炁的鉛是真陽之炁,有時也叫做腎水。清而輕的先天腎水叫做壬水,濁而重的後天腎水叫做癸水。壬水藏于癸水當中,癸水不生,壬水不現,真元之炁便無法產生。鉛現必須在癸生時,此時靜中有動,癸水即生,為了不使其下行所以要急采,不采便無用了。張伯端認為采取方法生于,“心者,萬化綱維樞紐,必須忘之而始覓之。忘者,忘心也。覓者,真心也。恍惚之中,始見真心。真心既見,就此真心生一真意,加以反光內照,庶百竅備陳,元精吐化矣。要在乎無中生有,有中生無,到了這個境界,并真心俱忘而棄之也。我以無待己則真息綿綿,真意綿綿之時,後天之氣定。後天隱則先天之炁見,故陽生焉。陽生者,先天之炁,自氣穴流出,則至于腎中。如噴泡然,蓋兩腎中間有一縷透氣穴,乃父母交媾之後,始生脈絡也。故先天之炁游之既覺如勘探,則一身百脈盡。若春生春融而漸長,此時先天之炁始立。先天之炁立而後天之氣愈退藏矣。然後可以微動采取之意。意者,以目垂觀于心,卻以心放下送入陽宮,徐收而又縱,則陽起矣。采之意生于心,心生于目,故老子日:「吾當觀心,得道亦至灵。真息既定,內光乃神光,此心乃真心,真心生真意,神光燭心,故常為之,說曰目視心,心生意,意采鉛,若陽生未融,盛而遽采之,則一念采意,既萌後天復起,故曰了命,實關于性地性者,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既無著相,則虛妄除而真理顯矣。真理方明而一念生,豈非復其虛妄之相乎。故伺陽長而始采,則勃然而升,先天炁盛而後天伏,不暇矣,采之升也。”有詩曰:「醺醺和氣釀春風,一點陽生恍惚中。無自有生無勝有,色從空裡色還空。升于臍上鉛情見,產自心源汞性通。定裡見真真裡定,坎離交會雨蒙蒙。」

陳致虛認為可以采取站粧打坐的辦法來達到采藥的目的。

至於站粧,碧虛子說:「人之一身,左足太陽,右足太陰,兩足底為湧泉,發水火二氣,自兩足入尾閭,上合于兩腎。左為腎堂,右為精府,一水一火,一龜一蛇,互相橐龠,兩腎之間,空虛一竅,名曰玄牝。二腎之氣貫通玄牝,氣之由此發黃赤二道,上夾脊雙關,貫二十四椎,中通心腹,入膏肓,會乎風府,上朝泥丸。由泥丸而下明堂,散灌五官,下重樓,復流入于本宮,日夜循環,周流不息,皆是自然而然。」

至於打坐,碧虛子曰:「凡人未入定已前,腓理會安排,采取藥材,每日每夜,且習打坐,一定自然骨節開關,脈通自膀胱至夾脊,便如車輪動,先天一炁自然,由三關朝泥丸,下重樓,入絳宮,然其來有時,采亦有時,須得卯酉一旺時,默默端坐,不需用力,摩動須臾,覺頂熱,喉中有甘露,時時滴下,便以目內視,以意內送,直納之絳宮而止。」

封固,是采到藥物以後,送入下丹田封存的工夫。張伯端說:「送歸土釡牢封固,次入流珠廝配當。藥重一斤須二八,調停火候托陰陽。」這就是說,及時采到外藥以後送入下丹田,將其封鎖不致泄漏,然後用凝合神炁的方法,聚斂細微的元神流珠收付于下丹田。壬水八兩,癸水八兩,相互冲和,即時采取不失火候。此時就要取坎中一陽換取離中一陰,使離為純陽,坎為純陰,陰陽欲調還須托陰陽;即是取腎中一點真陽換取心中一點真陰,取坎填離,使水火既濟,心腎相交,藥物凝固。具體做法為:“以意采鉛而遽上,其意止有時而升有刻。蓋始生無過一炁耳,升于臍則為鉛,故心斯意而無用矣。鉛自能引汞,汞自能尋鉛,恍惚查冥之中,交媾之理畢矣。”有口訣曰:「忘裡覓,覓裡忘;忘中見,見中忘,陽生矣。忘中采,采中忘;忘裡升,升裡忘;見裡變,鉛成矣。定中起,意中升,忘中用,鉛引汞矣。鉛合汞于內,精會神于外,交會矣。鉛汞精神合而為一,卻將一念使之,落黃庭歸鼎矣。」

煉藥,指內藥入爐(下丹田)封固後,用火進行燒煉,使藥物凝結成金丹。具體方法,張伯端說:「此法真中妙更真,都像我獨昇于人。自知顛倒由坎離,誰識浮沉定主賓。金鼎欲留朱裹汞,玉池先下水中銀。神功運火非終夕,現出深潭日一輪。」也就是說,煉藥時不是采取順行的方法,而是要采取逆行的方法,所以說獨昇于人。取坎中一點真陽補離中之陰,以腎水既濟心火,使精與神相遇結丹。這就是水上火下,坎離顛倒逆行成仙的上行進行火炎法。通常水降金沉,火炎木孚,在上為主,處下為賓,煉藥的方法就使降沉者逆行而上反客為主。要使上行者降下由主為賓,這種顛倒沉浮的關係處理恰當就能夠修成仙丹。所謂“顛倒”,指河車運轉,沿任督二脈運轉煉丹藥。張伯端說:「河車不收暫停留,運入昆侖峰頂。」也就講運轉煉丹藥的小周天功夫。所謂“金鼎”為人頭部的百會穴;“朱裹汞”就是心中的神意。百會穴中要想留有心中神意,必須先借助水中之銀(即人體中的精炁)。精炁耗散難留元神,即便留住了神意,也不能自行造化,還需要借助火候,抽添損益霆用得當。如此,不足一個時辰,丹田當中的真陽就會上升,金丹就會形成,猶如一輪紅日跳出海洋。

上火,是進行采藥過程中,進火、退火、止火的工夫。在此過程中,會出現陽光三現丹道景象。明伍冲虛說:「兩眉之間號明堂,陽光發現之處也。陽光發現之時,恍如掣電,虛室生白是也。“陽光三現者,即指煉精化炁時,明堂出現三次類似光的感覺。初為進火;當陽光一現時,須退火;當陽光二現時,須止火;陽光三現時,便是炁凝丹結的時侯。張伯端說:「未煉還丹須急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就是說功力已到,火候已足,便當止火停輪,用溫養功夫。等到陽光三現時,真陽團聚,大藥純乾,說明煉精化大功告成。此時,“神光下垂則歸于鼎,精華上升亦如之。至于行住坐臥,猶如養珠,如鷄抱卵,而炁各歸之一身之脈絡。”如母求子,子戀母。“

這一個階段成功的標誌是“致虛守靜,養到無形,忽然得見鉛汞應令齊發,是精已化而為炁。”

南派丹功修煉法()~煉炁化神

三、 煉炁化神

南派認為煉炁化神,是在煉精化炁的基礎上,將炁與神合煉,使炁歸神,使炁合凝的功夫。此際不再沿任督運轉,而是守持心、腎之間,不固定一田,任其元炁氤氳二田之虛境,用綿密寂照的功夫,使元神發育成長而已。《俉真篇》曰:「虎跃龍騰風浪粗,中央正位產玄珠,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所謂“中央”,即指人體中央,心腎之間;“玄珠即為元神,待其自然而然,沐浴溫養,神炁合一,故謂“終期熟”。

具體做法:“以丹田為日,以心中元性為月,日光自返照于月。蓋交會之後,寶體乃生金也。月受日炁,故初三生一陽者,丹既居鼎,覺一點灵光自心常照而無昼夜,一陽生于月之八日,而二陽產矣。二陽者,丹之金炁少旺而元性又少現。自二陽生于月之望,而三陽純矣。三陽純者,是所謂元性盡現,即前所謂無形之中也。一陽純生時,但覺吾身有一物,或明,或隱。二陽生時,遍體生明矣。三陽生者,則光不在內,不在外,但覺此身如在虛空,亦無身,亦無虛空,亦無日,亦無月,常能如此則禪定也。但丹土則生于有,而不能采真空,而以無為用也,既至于此,而金丹且半,何也?且元神見矣,而未歸于丹,混精、炁而為一,所以為半矣……以命而取性之全矣。又以性安命,此是性命天機,括處雙修者此之謂也。天機至秘,吾盡泄矣。到此際則金丹全也。”(見張伯端《玉清金笥青華秘文金寶內煉丹訣》卷中神機圖)

煉到此步,“神歸其室,則所謂得其一,萬事畢矣。蓋交媾之後,神光乘而燭乎玄珠矣。精華升而產于玄珠矣。真鉛則元炁矣。精、炁、神亦先有胚胎在其中矣。火足炁充則元精、元炁、元神盡合而為一,故嬰兒產矣,嬰兒豈即產焉。火煉盡,群陰而胎始,脫到此方是產嬰兒。”

究其實際,煉炁化神也只是進一步將神炁凝結,由有為過渡到無為,寂空觀照,做到一切歸乎自然,從而進入煉神還虛的階段。以上這些功夫,並沒有什麼神秘宗教色彩,只是就炁而言氣,就神而言神,闡明內煉養生的方法而已。有心者,就此加以研究,從中提煉符合科學的成分,這對于探討道教內丹修煉與人體潛在功能之間的奧秘,定有可取之處。

這一個階段成功的標誌是:“自然運動()上朝于谷,即為五炁朝元,其時神感炁,炁即化神。”

南派丹功修煉法()~煉神還虛

四、 煉神還虛

煉神還虛是南派丹法最高境界。至此即常定常寂,感而遂通,四大皆空,脫離生死,與天地永存,得大解脫。張伯端說:「如來妙體遍河沙,萬象森羅無障遮,會得圓通真法眼,始知三界是吾家。」這就是說:整個人不知從何而來,亦不考慮到那裡去,處于無知無欲,物我兩忘的境地。世間的萬事萬象,均無法遮隱和阻礙他的往來。讓人自然體會到圓通自在的感覺,並領悟到精、炁、神會為一體的妙處,這就是煉神還虛的真諦。翁葆光《俉真直指詳說三乘秘要》解釋說:“九轉功圓,則無為之性自圓,無形之神自妙。神妙則變化無窮,隱顯莫測。性圓則慧照十方,灵通無破。故能分身百億,應顯十方,而其至真之體,處于至靜之域,闐然而未嘗有作者。此其神性形命,俱與道合真矣。”

張伯端說:「赫赤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者,總是推延款日程。」這就是說,赫赫明亮的金丹是經過長年累月的刻苦修煉形成的,它在一瞬間凝結而至成熟。古代煉丹家留給後代的方法很值得借鑑,如果說內丹修煉需要三年九年才能獲得成就的話,這也是啟迪後人要懂得修煉的艱難,不可有絲毫的懈怠,否則就是白白浪費時間。

此時,陽神可以脫胎。陳致虛說:「掀倒鼎,推翻爐,功滿也。產玄珠,歸根復命,抱本還虛。」並以“○”表示此虛無境界,解釋說:“三百日火,一十日胎,其心離身忽去忽來,回視舊骸,一堆糞土,十步百步切宜照顧。”有詩曰:「孩兒幼小未成人,須藉爹娘養育恩,九載三年人事盡,縱橫天地不由親。」

這一個階段,“神凝炁聚,遂化為神水,充遍周身,即是神水入華池,任其周流運動,一息無停,自然而然,非識可識,而吾之神總安,安于如如不動中也。故曰三花聚頂“○”。吾於是悟得精之化炁,炁之化神,神之化虛合道。“

南派丹功修煉法()~煉虛合道

五、 煉虛合道

南派煉虛合道的方法為南派後代所增補,張伯端本以煉神還虛為最高境界,而陳致虛和閔一得則認為煉神還虛後,還要煉虛合道。陳致虛認為:「身外有神,猶未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身。」所以煉神還虛後要進一步煉虛合道。只是:“太上玄門知者少,玄玄元不昇如如,提將日月歸元象。跳出扶輿見太虛。煉到形神俱妙處,遂知父母未生初,這些消息誰傳授,沒口先生說與吾。”閔一得說:「金丹只須還虛合道,遂合元真。何須用意,修煉有復性復命之煩,只因生身之後,七竅己竅竅通灵。不能常最於一竅,以致混沌破而為知,知而復轉而成識。從此心感于物而成識。」

其方法為:“始而相依,漸而蟄藏,從此相依於無,相依遂並蟄藏,於無可蟄藏之際,是為相忘,湛然常寂,即是化虛,到了寂無所寂,即是煉虛合道也。”“可以長生久視,智周萬類,澤流永世,參天兩地,中立為三。故白子有言曰:「人若不為形所累,眼前即是大羅天。」文曰:「忘形以養炁,忘炁以養神,忘神以養虛,忘虛以合道,即此忘之一字,便是無物也。」”這就是說打破一切,與道合體。

煉虛合道後的境界是:「陽神離體,冥冥窈窈,剎那間游遍三島,出入純熟,按捺住別尋,玄妙合真,空虛無事了。」閔一得說:「以零露所結之霜為喻,以明迹之可見揮之不得,乃是虛空粉碎之象。形容金丹,於無相中生實相之妙。故曰:「紫金霜也“○”。」“清靜自然,純一不貳,三百日功夫。此後盡可消遙物外,游戲人間,去來無碍,道合自然矣“○”。” “此際自須更進一層,必俟溫養,圓成方可得手何則。蓋吾之神炁自開關竅,以來一味直養無害己。塞天地而貫三清,只候我完太極於虛無自然中,再發起一點先天無極元陽真炁,我即凝定如初,即神歸炁穴,一任掀地翻天,固結不解,如是片响功夫陽神得。元炁貫注遂爾現形,可以飛升變化,可以寂定安居。論其體質,則耳聞九天,目視萬里,不食不餒,飲酒不醉,口能乾汞,腹可蒸餅。論其應用,則身有光明,萬神朝禮,可以役使雷霆,開晴降雨,鬼妖見而喪魂,精怪遇而亡形,仍自對影無心如如不動,包羅萬象,溫養元神,自然與天地合德、日月合明,是為合元,元神成就,待脫胎化與道合真。”這就是說煉虛合道以後,即為神仙,神通廣大,變化無常,妖魂鬼怪聞風喪膽,三清尊神召入玉京,敕之羅列仙班。

沒有留言:

虛雲老和尚:話頭與疑情

虛雲老和尚:話頭與疑情 古代祖師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如達摩祖師的「安心」,六祖的「惟論見性」,只要直下承當便了,沒有看話頭的。到後來的祖師,見人心不古,不能死心塌地,多弄機詐,每每數他人珍寶,作自己家珍,便不得不各立門庭,各出手眼,才令學人看話頭。 話頭很多,如「萬法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