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9日 星期一

玄關的竅門

玄關的竅門
http://jixiangyun.blog.bokee.net/bloggermodule/blog_viewblog.do?id=1986477

玄關有個境。 因為它是個關,又是門,進關,入門要先認識,才能入關,進門,要知而不守,把思想放空,在空中又不是昏沉,就可以體會到那個境界。 進入那境界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做夢,心理明白,思維停止了活動,進入忘境了。 也就是進入玄關了,但這僅是入,還不是開。 上玄關開時,頭腦中有一種輕微的爆炸感。 性功玄關是在大腦裡邊開的,意識裡能感覺到“炸開”,大腦本身起了變化,它是有物質基礎的。 在爆炸的同時,有時在開以前突然頭腦中轟的一下,立即失去知覺,隨後出現輕微的爆炸感,能感覺到無數般電流由頭上直奔前後身,寵罩整體,直竄到腳下,就在這一剎那間只決“倏”的一下子,非常迅猛,同時有一種“空洞無崖”,身心內外一片光明,通身透徹的感覺,自覺本身沒有了,呼吸停止了,這時同宇宙融成一體,“天人合一”時空觀念也起了變化,很多人此時容易丟功,因定力不夠,自覺一驚,這一驚後念一動,便退出玄關境界了,因此,進入玄關呼吸停止,不要害怕,進入玄關你不要管它,不能動念,稍微念頭一動,它就消失,“念動生驚”你一動念它就跑了,在玄關里邊沒有法,你用任何功法,一用就錯,動念就錯,繼續保持玄關的境界、它就開,玄關開了以後,如何用? 用的辦法就是兩個字???凝,靜,要保持凝靜,神要凝,心要穩定,要靜,不要鬆散,它就起作用,如果神不能凝,則玄關雖開也不起什麼作用,經典上記載和老師傳授說,開上玄關的明心見性,心要練的一塵不染,心地明淨了以後才能開。 關於開下玄關的情況:就說開下玄關(命門玄關)必須通過練精化氣,丹田氣滿了一發動(氣發則成竅,機思則渺茫),突然變化,下玄關開了,可我兩次開下玄關,而是在身體衰弱到臨近死亡邊緣的時候,既沒有情也沒有氣,在奄奄一息的情況下,一練玄關就開了。 初步總結出一個道理,上下玄關開與不開,它根本的一點,在於你“能不能放開(鬆開),能不能放下”,關鍵就在這裡,鬆開指你的肉身,放下指你的精神。
人的生命活動,與生命真火密切相關,命門火旺生命活力旺盛;命門一息,全身的生機整個全息了。 修下玄關入手方法也既在此處,抓住這一點就行了。 但也有從夾脊入手的,也有從臍內,臍下等入手的。 入手雖在下,也要進入一境,才能進入玄關的境界,進入玄關後的要領以修性功玄關同。
下玄關一開,百竅皆開。 百竅皆開有兩種解釋,練玄關以後,由玄關里產生氣,通開督脈和任脈,任脈一同十二正經全通,既現在的大周天通。 我講的不是這樣而是在玄關開的時候,正如張紫陽講的“陰蹺一動百脈皆動”,這個地方一開,全身二十條經脈同時開,它有立杆見影之效,而不是延經徇行,命門玄關開後,其內心感受如古人講的“似施似翁似漏似洩,似施似翁而未至於施翁,似漏似洩而未到於漏洩”,就是這個景象。 質言之,就是一種洩精的感覺而沒有精洩出來,開了下玄關後在外表上看變樣了,“滿面春風,一團和氣”,臉色變成紅潤。 全身暖洋洋的,如出春太陽心內由里往外美,完全是有生理的變化導致心理上的變化,正如古人講的“煩惱不由更上心”,煩不起來惱不起來,就是高興出一種“法喜禪悅,真安妙樂”的心理變化。 生理的變化已如前述,所患疾病立時全消,不是漫漫地好轉,而是突變,一下子痊癒,一切症狀全消失,自覺體力,精力當即恢復,下玄關開後應注意的事情與修性功玄關同。 既要心定神凝,否則氣隨神散,雖開玄關而不得玄關用。
開上,下玄關的關鍵,都是首先要進入“忘”,但為什麼入忘後或上開或下開呢? 這都是和開玄關的功法有直接關係的,個人體會是,我在多次開下玄關前都是練的守下丹田(氣穴)的功法而在開上玄關時則正在參(壇經)的理法。
禪定,包括是色界四定,無色界四定。 為了區別色界定與無色界定,色界四定也稱為禪,無色界四定,稱為定。 我們有時統稱為定。
修定先要放鬆身心,身體要舒服而放鬆,思維要放慢,把紛亂的心靜下來,這時不要再想那些亂心的事,忘卻所有煩惱。 心要平靜,靜心可以採用一些辦法,比如意守丹田,把注意力集中於丹田部位,起初只能定心一會兒,逐漸延長。 如此堅持不懈,最終可以入於初禪中,能入定的人基本上都有天眼功能。
初禪中心生歡喜,這種樂,感覺上比物質享受獲得的感官樂更好,會對物質享受產生厭惡,由於初禪中定力還淺,當定中天眼看到的東西,會仔細看一下,那到底是什麼,但一動念,就出定了。 所以對天眼看到的東西不管是好的壞的,美的醜的等等要視而不見。 不起心動念,也不要沉迷於心中的喜,不要生任何念頭,繼續定心一處。 如此增加,逐漸的心中會生大喜,這時進入二禪。 對於心中的大喜,要放棄,不要沉迷與那種喜,繼續定心,心中的喜會逐漸擴散至全身,全身都會感覺到一種樂,此是三禪,三禪是樂之極。 這時要捨此大樂,定心於一處,大樂過後,身心轉而清靜,這時天眼看到自己身中是空的,沒有五臟六腑了。 此是四禪。 在色界四禪中,天眼不能看到有形的景象。 所以稱為色界定。
在四禪的基礎上,觀望我們的身體,宇宙都是山空演化而來的,本質上是空,觀想宇宙間空無所有,修煉一段時間後會看到自身及整個宇宙空無一物,此時無邊無際,此時空無邊處定,此時意念往往只定於無邊空中的某一處,下一步是要意守整個無邊的虛空,也就是把整個虛空都作意守的對象,訓練一段時間就可以成功,此是識無邊處定。 緊接著把意念放開,不去意守任何一處,讓意念“閉”著,修成之後就是無所有處定。 下一步是盡量要把意念”望掉,就是盡可能不生任何意念,修到一定程度,即會得非有想非無想處定。非有想,指沒有意念,沒想什麼?無非想是說沒有意念好像還有那麼一點,也就是說,意識已經很微弱,幾乎察覺不到,但跟一點沒有時有差別。如果再進一步把意識去掉,這時會進入另外兩種定:無想定或滅盡定。無想定是對宇宙人生的真相沒有正確認識,執著於萬物之外的空。人為的滅除意念而修到的定,想得解脫的人不取這種定。在四無色定的基礎上,進一步修正到沒有空間感,真正得空無所有,產生意識的主體都沒有了,意識就不存在了。這就是滅盡定,此既是解脫之後的定。
禪定的深淺與功能量級相對應,所以長功就是修行的人所追求的了。
入定不一定是要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兒,可以任意方式順時入定。 修禪定要不迷著於定,不要迷著於禪定中身心的各種感受,各種所見所聞,即便那些感受及所見所聞十分美妙也要捨之,迷著於定,會影響繼續進步,應該明白那些都是不真實的,一切皆空。 有些人學有一定的禪定後,心生驕慢,自然自性是空,又有什麼值得驕慢呢。
隨著功能量級的不同,同一種定,會有不同的感受,定力的深淺自然也不同,甚至差距極大。 當禪定修得比較好時,可以在各種禪定之間自由跳轉。
有的人,禪定的慧根很好,在宗師的帶功下,會很快修完所有的定,甚至頓悟。 如果禪定根基比較差,在宗師的帶功下,修煉禪定,進步會比自己練快得多。

沒有留言: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魏小巍(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 修道所追求的“此世成就”,很大程度上正是要通過轉化肉身來實現。既然丹道幷不以身體“不淨”,它對治欲望的方式就不是制伏,而是利用正常的凝神調息等修行活動引導欲望自行消解…… 宋元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