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清黃元吉養生靜功心法

本文摘自<清黃元吉養生靜功心法>.
注釋者為邱陵.供參考.

一、迴光返照
(原文)孔德之容,即玄關竅也。

古雲:一孔玄關竅,乾坤共合成,中藏神氣穴,名為坎離精。
又曰:“一孔玄關大道門,造鉛結丹此中存”。
《契》曰:“此兩孔穴法,金氣亦相胥”。
故道曰:玄牝之門。
儒曰:道義之門。
佛曰:不二法門。
總之,皆孔之德器能容。天地人物鹹生自個中,無非是空是道,非空非道,即空即道,空與道兩不相離,無空則無道,無道亦即無空。故曰:“惟道是從”。

欲求道者,舍此空器,何所從哉!但空而無狀,即屬頑空,學者又從何處采藥而煉丹乎!必須虛也而含至實,無也而賅至有,方不為一偏之學。修行人但將萬緣放下,靜養片晌,觀照此竅,惚兮似無,恍兮若有,虛極靜篤之中,神機動焉,無象者有象。此離己之性光木火浮動之象,即微陽生時也。再以此神光偶動之機,合目光而下照,恍兮若有覺,惚兮若無知,其中之陽物動焉,此離光之初交于坎宮者。其時氣機微弱,無可採取,惟有二候采牟尼法,調度陰躋之氣,相會於氣穴之中。調度採取為一候,歸爐溫養為一候。依法行持,不片晌間,火入水底,水中生金,杳杳冥冥,不知其極,此神氣交而坎離之精生矣!然真精生時,身如壁立,意若寒灰,自然而然周身蘇軟快樂,四肢百體之精氣,盡歸於玄竅之內。其中大有信在,溶溶似冰泮,浩浩如潮生,非若前此之恍恍若有,惚惚似無,不可指名者也。此個真精,實為真一之精,非後天交感之精可比,亦即為天地人物發生之初,公共一點真精是矣,如冬至之陽,半夜之子。一歲一日之成功,雖不僅此,而氣機要皆自此發端,儼若千層台之始於累土,萬里行之始於足下,一般為天地人物生生之本。本原一差,末流何極?以故自古及今,舉凡修道之士皆不離此真氣之采,然後有生髮之象。遍閱眾物初生,無不同此一點真精成象而成形。我又何以知眾物之生有同然哉? 以此空竅之中,真氣積累,久則玄關開而真精生焉。要之,恍是光之密,惚是幾之微,離中真陰,是為恍惚中之物,坎中真陽,是杳冥中之精。學者必知之真,而後行之至也。

此恍兮惚,是性光發越,故雲有象。惚兮恍,是性光下照坎宮,而真陽發動,故雲有物。窈冥之精,乃二五之精,故雲甚真。欲得真精,須知真信。真信者,陰陽迭遠不失其候之調俟。其信之初至,的當不易,即行擒伏之功得矣。凡人修煉之初,必要恍惚杳冥,而後人欲淨盡.天理常存,凡息自停,真息乃見。此何以故?蓋人心太明,知覺易生,若到杳冥,知覺不起,即元性元命打成一片。此個恍惚杳冥,大為修士之要。學人當靜定之時,忽然偶生知覺,此時神氣凝聚,胎田渾然粹然,自亦不知其所之,此性命退還於無極之天也。雖然外有是理,而丹田中必有融和氣機,方為實據。由此一點融和,采之歸爐,封固溫養,自能發為真陽一氣。但行功到此,大有危機,惟有一心內守,了照當中,方能團聚為丹藥,可以長生不老。若生一他念,此個元氣即已雜後天而不純矣!若動一淫一思,此個氣機即馳於外,而真精從此洩漏矣!古人雲:泄精一事,不必夫婦交媾,即此一念之動,真精也不守舍,如走丹。一般學人必心與氣合,息與神交,常在此腔子裏,久之自有無窮趣味生來。然而真難事也。沒能識透玄機,亦無難事,起初不過用提掇之功,不許這點真氣馳而在下,亦不許這個其氣分散六根門頭,總是一心皈命,五體投誠,久久自然精滿不思色矣!願學者保守元精,毫不滲漏,始因常行熟道,覺得不易,苟能一忍再忍,不許念頭稍動,三兩月間,外陽自收攝焉。外陽收攝,然後見身中元氣充足,而長生不老從此得矣!


[注釋]此為黃元吉氏《道德經注釋》書第二十一章注文。

老子原文為:“孔德之容,唯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共名不去,以閱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歷代氣功家認為,《道德經》此章為論述玄關竅開現象的權威之作。黃氏注文則頗得原文本旨,並有所發現,有所洩露。

孔德之容,孔為大,德為道之顯現與作用,容為樣態或空器。黃氏認為孔德之容即玄關竅之喻。

《周易參同契》雲:“此兩孔穴法,餘氣亦相胥”。歷代注家認為指坎與離、乾與坤、陰與陽、水與火或神與氣等之互相作用。

陰蹺,李時珍《奇經八脈考》附有張紫陽《八脈經》雲:“陰蹺脈在尾閭前,陰囊下,”則知即為會陰穴。張紫陽又曰:陰蹺一脈“上通泥丸,下透湧泉,俏能知此,使真氣聚散皆從此關竅,則天門常開,地戶永閉,尻脈周流於一身,貫通上下,和氣自然上朝,陽長陰消,水中火發,雪裏開花,所謂‘天根月窟常來往,三十六宮都是春’。得之者身體輕健,容衰返壯,昏昏默默,如醉如癡,此其驗也。”

黃元吉氏將“孔德之容”(意為人道的空器)喻為玄關竅,即指在氣功態中我身至玄至妙機關猛然升啟,一陽初動,產出真精真氣的一種現象。這種現象是其氣積累到一定程度所引起的從無到有、由量到質的變化。這種現象在平時是看不到尋不著的,只有到竅開時才能感到,所謂“時至神知”,“感而遂通”。張紫陽在《金丹四百字》中談到玄關竅時說:“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黃氏引此作為玄關竅的定義。可知此竅由乾坤合成,乃神氣相交之地,生產坎離之精、形成先天真氣之所。亦即“產鉛結丹此中存”,並非一般的凡竅可比。

欲得玄關竅開,必先實行迴光返照。下手之初,但將萬緣放下,靜養片晌,觀照下丹田。經一段時期鍛煉,便能使性光發越,在恍惚中眼前便從無象而有象,從一片黑暗而出現性光(又名離光、慧光)及幽深廣大之境。這就是老於說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蓋將眼前性光或離光合兩眼之神光返照下丹田,其光交于坎宮,於是調動陰蹺(會陰穴)之氣相會于下田,進而使神氣交合,坎離交媾,凡息停而真息現,出現玄關現象,玄關竅突然打開,產生真精真氣。這就是老子所說“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信者為何?即黃氏所說如丹田渾然粹然,四肢百體精氣溶溶,浩浩如潮生,周身蘇軟快樂等是。

黃氏氣功養生學所應用的主要竅位元,上丹田為泥丸(在頭頂百會穴內),中丹田為繹官(在兩乳間膻中穴深入一寸三分處)下丹田為臍下一寸三分(實是臍內一寸三分)處,以及陰蹺(會陰穴)、山根(即祖竅,在面眼之間鼻樑上)等等。黃氏所雲中黃宮、中宮、中黃正位、黃庭、坎宮、水府和氣穴等名稱,均指下丹田。黃氏對下田的定位,雖說指明是臍下一寸三分,但古人將針灸鋼人躺倒放置,臍下實是指臍內而言,而在氣功態中執行也不嚴格,主張觀照包括下田在內的心之下、腎之上的虛無窟子,還有內、外丹田之說,即觀照臍丹田離皮肉一寸三分之間。他還說:丹田“有其名卻無其實,然亦不可謂全無實也。以為虛也而萬化生於此,以為實也究竟尋不著一個物事出來。”因此,他認為觀照丹田不要死死執著,應“似在空中盤旋一般,然亦不可竟向空中馳逐也。”

黃氏一般只強調在下手興功時,運用兩眼神光匯合性光觀照下丹田。但性光的發越,實際上與觀照祖竅或存想山根有關,黃氏卻不言明,也不強調。但他認為,人身有離宮、坎戶和玄門、牝戶之分,實際上離宮、玄門均可代表兩眼之間的祖竅,坎戶和牝戶則可代表下田。他說:“自湧泉以至氣海(指下田)皆屬陽,則為坎;自泥丸以至玄關皆屬陰,陰則為離。黃氏在《樂育堂語錄》一書中對山根給予高度的評價。他說:山根是人身“緊要之處”,“是通精氣往來要道,人能存想山根則真氣自然複歸黃庭舊處。”又說:“古雲:‘山根是人初生命蒂’。吾人開督閉任,通氣往來,即是此竅。苟能存神於茲,自可長生不老,卻病延年。”由此可見,黃氏也是贊成存想山根、存神山根的。

世傳丹經道書中不乏下手興功時,存想山根的例子。《呂祖師先天虛無太一金華宗旨》一書功法下手時,就先著念於鼻端,然後存想山根。認為山根為人身之性戶,上達泥丸,下通下丹田,故須凝聚光於此處,由此而下注。《尹真人東華正脈皇極闔辟證道仙經》一書功法下手之初,更主張“窮想山根”,以與元始祖氣相通。清代史從龍撰《道鄉集》一書認為,山根“乃下手收念之處,此竅乃後三關之門戶,坐時二目先守此竅,少時念止,即可由門戶而輕輕下沉海底,二目既至,神已隨之,片時不起妄念,自然心定調息。”(以上均引自拙編《中國古代氣功選注》一書)。

迴光返照兩眼之間的祖竅或存想山根,對陰虛陽亢或患有高血壓症的學者不宜,因陽氣會因此而上升,使病情加重。因有此弊端,黃氏著作中所言靠凝神用兩眼神光匯合性光下照丹田,不失為一穩妥之法。蓋此法亦可微微或適當地牽動祖竅,起一定程度的觀照作用,且並非意守祖竅,則對有高血壓及陰虛陽亢者無礙。

二、玄關現象

(原文)學人下手之初,別無他術,惟一心端坐,萬念胥捐,垂簾觀照。心之下,腎之上,仿佛有個虛無窟子。神神相照,息息常歸,任其一往一來,但以神、氣兩者凝注中宮為主。不頃刻間,神、氣打成一片矣!於是聽其混混沌沌,不起一明覺心。久之恍恍惚惚,入於無何有之鄉焉。斯時也,不知神之入氣,氣之歸神,渾然一無人無我,何地何天景象,而又非昏瞶也。若使昏瞶,適成搞木死灰。修士于此,當滅動心,莫滅照心。惟是智而若愚,慧而不用,於無知無覺之際,忽然一覺而動,即太極開基。須知此一覺中,自自然然,不由感附,才是我本來真覺,道家謂之玄關妙竅,只在一呼一吸之間。其吸而入也,則為陰為靜為無;其呼而出也,則為陽為動為有。即此一息之微,亦有妙竅。人欲修成正覺,惟此一覺而動之時,有個實實在在、的的確確、無念慮、無渣滓、一個本來人在。故曰:天地有此一覺而生萬物,人身有此一覺而結金丹。但此一覺,有如電光石火,當前則是,轉眼即非,所爭只毫釐間耳。學者務于平時審得清,臨機方把得住。古來大覺如來,亦無非此一覺積累而成也。修士興功不從有欲無欲,觀妙觀竅下手,又從何處以為本乎?雖然無與有、妙與竅,無非陰靜陽動,一氣判為二氣,二氣仍歸一氣而已矣!以其靜久而動,無中生有,名曰陽生活子時;以其動極複靜,有又還無,名曰複命歸根。要皆一太極所判之陰陽也。兩者雖有異名,而實同出—源。太上(即老子)謂之玄。玄者深遠之謂也。學者欲得玄道,必靜之又靜,定而又定,其中渾無物事,是為無欲觀妙,此一玄也。及氣機一動,雖有知,卻不生一知見,雖有動,卻不存一動想,有—心無兩念,是為有欲觀竅,此又一玄也。至玄之又玄,實為歸根之所,非眾妙之門而何?所惜者凡人有此妙竅,不知直養,是以旋開族閉,不至耗盡而不已。至人于玄竅開時, 一眼覷定,一手拿定,操存涵養,不使須臾或失,所以直造無上根源。

[注釋]此段選自黃元吉《道德經注釋》第一章注文。虛無窟子,指入靜中心之下,腎之上包括下丹田在內所形成的一種化境。

中宮即中黃宮,此處指下田,亦指虛無窟子。

觀妙觀竅、眾妙之門,均引自《道德經》第一章。該章原文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丹書多把“徼”解為“竅”。

黃氏在此介紹了其養生內功的入手程式及概要,首先揭示了玄關現象的重要作用。他在其著作中幾乎無處不談玄關。他認為,玄關一竅“是修士第一要務”,“除此一個玄關竅,余無可進步也,”“玄關竅可以了結千經萬典之義。”歷代丹經道書亦多論及玄關竅開之重要性,但令人修習養生內功,能知玄關作用者甚稀,得其訣竅真傳者更少,練功自難登堂入室。

玄關現象,此處所指在人身上並無定位,亦非指兩眼之間的山根,實是指氣功態中產生真氣(能量流)由量變到質變的一刹那間,亦即靜極而動從無到有的一刹那間。在這一刹那間,我體內真陽發生,古稱陽生活子時,亦稱太鬆開基,又稱真種產生,即我體內之最玄最妙機關開啟了,用俗話說,氣、得氣、得竅了!

玄關竅開,是迴光返照下丹田,做到神氣相交,坎離交媾,混混沌沌,憂惚杳冥,真息(胎息)綿綿,靜極而動,無中生有的一種現象。

黃氏把玄關竅開現象在人體的表現歸結為“一覺而動”四字,而且指出,掌握這“一覺而動”的時刻只在一息(一呼一吸)之間。一覺就是從無知無覺到猛然醒覺。動就是真陽之動而影響身體之動。古傳止念之法可作為入竅途徑。此法即排除種種雜念,只留正念,俄而此念頓息而後念未起之際,便是導致玄關竅開之時。

三、一覺而動

(原文)夫玄關一竅,正陽生活子時。呂祖雲:“萬有無—臭,地下聽雷聲”。古仙雲:“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雷乎雷乎?神哉神哉!從此二說觀之,難道玄竅之好,真陽之動,色身中豈無真實憑信,而漫以雷聲喻之乎?張祖又雲:“雷聲隱隱震虛空,電光灼處尋真種。”古來仙師個個俱以雷鳴比之者何哉?吾今直為指出,即爾入定之時,忽然神與氣交,直到真空地位,不黨睡著,鼻息齁齁,——覺而醒,此即是天地之根,人物之祖。吾身投胎奪舍,其來也即此攸忽杳冥忽焉驚醒之一念也。爾果于入定時,憑空一覺,即是我本來真面目,急忙以真意護持,切勿稍縱,如人乘千里驥,絕塵而奔,暫一經眼,便要認識,不可延遲,遲則無及矣。故曰以前不是,以後不是,露處只在—息,一息之後,不復見焉。爾等務要於靜定時,偶有鼻息齁齁,急忙起立,趁此清空一氣,收攝將來。如此坐一次,必有一次長益。果然不爽其時,不差其度,不待百日,基可得而築矣!此等要訣,古人但說玄關,未有如吾實實在在向人身中指出者。是知丹訣,關乎功德心性,不易語也。

[注釋]黃氏於此直道出千古不傳之秘,指出玄關竅開在人身中的表現。蓋靜定中神氣交合,混混沌沌,恍恍惚惚,不覺‘睡著”.實際上是似睡非睡,仍處於氣功態中,或有齁聲,或無齁聲,猛然一覺而醒,身體亦隨之一震。這個震動,乃靜極而動,正是古人以雷震喻玄關竅開之故,乃是因醒覺而動,又因體內真陽發生而動。此一覺而動,只在一息之間,我必須不失時機,以真意主宰之,凝神氣穴(或虛無窟子),待真陽大現,然後轉運河車(周天),采藥返爐,切不可在一覺之時妄想他事,以免精氣神有一絲半點滲漏。要做到這點,要有黃氏所說的把得住,拿得定,所謂提霧拿雲手段,即丹經所雲:“時至神知”,“感而遂通”。

當鼻聲齁齁時,急忙起立,並非停止行功,而是振作精神,保持真意主宰,繼續行功。學者得此“一覺而動”之真訣,依法行持,倘常得玄關竅開之真景,功後必感頭清目爽,渾身輕快,下元充實,若有宿疾亦可漸消,功乃可大進。

(原文)此一覺也,切不可輕視之。自此以後,覺而迷,迷而覺,總從覺一邊去。久之自然無覺,而無不覺。如此者,非所謂不神之神乎?你等莫視為難事,只是用一個覺字、靜字、常字,即可為正法眼矣?否則,靜而不覺,覺而不常,神有間斷,何時而後心定如止水,月印萬川而無波哉!亦不必深山枯兀靜坐也,只要我心一靜,自然了覺,常常如是,無論于兵萬馬營中,皆是清淨靈山也!總在各人自靜、自覺。自常,即可證無上菩提矣!


[注釋]《大成捷要》一書有雲:玄關竅開有一連二、三十次而後止。曾頗疑其說。現黃氏所雲:“覺而迷,迷而覺,總從覺一邊去”,正合此意。有迷才有覺,不覺則不迷,靜極而動,動極而靜,迴圈無已。若能行持久之,習練成熟,使成有序化,則達到我心一靜自然了覺之境界,亦非難事。


四、玄關真際

(原文)古雲:“混沌一覺,即成仙種子。”洵非虛也。但要知此一覺,不是有心去尋,亦不是無心偶得。從混混沌沌中涵養既久,蘊蓄得深,靈機一觸,天籟自動,所謂前後際斷是。是即性光也,即正覺也,即無上正等正覺也,亦即本來人也。吾不先將神氣二者交會於虛無窟內,積習既久,神融氣暢,打成一片,兩不分開,安有突然而醒之一覺哉?此殆無心有心,有心無心,有如種火者然。始而一團薰蒸之氣凝聚於中,不見有火,而火自在此。猶混沌裏內蘊知覺之神,迨積之久久,火力蓄足,忽然陽光發現,燒天灼地,有不可遏之機。而對火初不自知,而亦不自禁,是即知覺中仍還混沌之象,此喻最切。你等須從混沌中有如此之蘊蓄,使神光凝而不散,然後一覺始圓明洞達,無礙無欠,才是我一點靈光本來真面目。尤要知一覺之前,只是一段氤蘊,一覺之後,只有一段靈光獨運空中,並無半點念慮知覺夾入其中。莫道以外之事,就是我靈光一點,亦不自知也,惟適其天而已矣?

至人窮究造化妙義,識得生死根源於此混沌忽然有覺,立地把持,不許他放蕩無歸,但只一暈靈光洞照當空,惺惺常存,炯炯不昧。初不知有所覺,並不知有所照,更不知有所把持,斯為時至神知。由此日遠陽火,夜退陰符,包裹此太極無極之真諦,久久神充氣盛。

勿謂此一覺非我仙家根本,而別求妙術。蓋此時一覺,但見我身心內空洞了靈,無塵無翳,不啻精金良玉。故一覺之後,其樂陶陶不可名狀。 是一念知覺,即一念之菩提;一刻晏息,即一刻之涅盤也。雖然混沌一覺,有真亦有偽,如今之人,昏迷一下,即以為混沌,知訊忽起,即以為一覺,此皆認賊作子,斷准有成,惟一無所有中,忽然天機發動, 清清朗朗,虛虛活活,莫方如篤(?)真混沌真覺,不然未有不以昏迷為混沌,以知識為一覺也。你等須知混沌非本,一覺非極,必XXX一覺中而有湛寂圓明、清虛玄朗之境,方得真妙,切勿以恍惚二字混過可也。

[注釋]玄關竅開之機實即寓動於靜中。我神氣初交,即有玄關竅開之萌芽在於其中,有如種火,一但神冥氣合,遂火勢燎原。但此用於人體之自然規律,—切按其自然行去,不得夾雜知覺意念,如此到一覺而動之時,才能圓明洞達,清清朗朗,活活潑潑,即黃氏所雲:“方得真際”。


(原文)塵情雜慮紛紛擾擾時,從中一覺而出,即是玄關。所謂回頭是岸。又曰:“彼岸非遙,迴光返照即是。”但恐于玄關末開之前,先加一番意思去尋度,于玄關既開之後,又加一番意思去守護,此念慮紛紛,猶天本無雲翳,雲翳一散即現太空妙景,而卻於雲翳已散之後,又複加一番煙塵,轉令清明廣大之天,因之而窄逼難容,昏暗莫辨矣!佛雲: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此等玄機,總著不得一毫擬議,擬議即非。著不得半點思慮,思慮即錯。惟于玄關未開時,我只順其了照之意。于玄關既開後,我亦安其坐照之常。念若紛馳,我即收回,收回即是。神如昏罔,我即整頓,整頓即是。是如何之簡而捷、便而易乎?特患人于床上安床,動中尋動,靜裏求靜,就涉於穿鑿。而玄關分明在前,即又因宿天知慮遮蔽而不在矣!吾今示一要訣,任他思念紛紜莫可了卻,我能一覺而動即便掃除,此即玄關。足死人之修煉,只此覺照之心,亦如天宮赤日,常須光明洞照,一毫昏暗不得,昏暗即落汙暗地獄。苟能撥開雲霧,青天白日明明在前,如生他想,即落凡夫窩臼。總之,無他玄妙,惟明心見性,乃修煉要訣。

[注釋]行功時思慮著要得玄關,往往不得其開,且無一覺而動之境。蓋因後天識神堵塞之故。一旦玄關竅開,一覺而動之後,我又思慮著如何守護,而非用一點靈光的真意主持,則玄關亦旅開旋閉,真精真氣隨之走泄,而前功盡廢。

五、玄關常在

(原文)夫玄關一竅,是吾人煉道丹頭,勿區區於大靜中求。孔子曰:“我欲仁斯仁至矣!”若必待大定大靜然後才有,孔子又不如是便宜指點。可見學人修養時,忽然靜定,一無所知所覺,突起知覺之心,前無所思,後無所憶,乾乾淨淨,即乾元一氣之本來面目也。從此一念修持,採取烹煉,封固溫養,久久自成不測之仙。然而小定小靜亦見天心之來複,若人事匆匆,思慮萬端,事為煩擾,如葛之綠蔓,樹之引藤,愈起愈紛,愈紛愈亂,無有止息,為之奈何?但能一念回光,一心了照,如酒醉之夫,迷睡路傍,忽地—碗涼水,從頭而噴去,猛然一驚而醒,始知昏昏迷迷,一場空夢,此即玄關竅也。昔鶴鸛子示,真元心體實自玄關一竅尋來,動靜與俱,隨時皆有,但非感動無以覺耳。試有人呼子之名,子必應之,有此一應是誰?雖曰是口,然主宰其應者,是真元心體也。是一應間,直將真元心體憑空提出與人看,此真善於指點者也!是知知覺不起時,萬境皆滅,即呼即應,真元顯露,方知此心不與境俱滅。知覺紛起時,萬境皆生,一呼一應,真元剖露,方知此心不與境俱生。以此思之,知覺不起時,心自若也。知覺紛起時,心亦自若也,以其為虛而靈也,虛則有何生滅哉!總之,此竅只此息之頃,以前不是,以後不是,如人當悶寂之時,忽有人呼其名,猛然一應,即玄關矣!一應之後,陰陽判為兩儀,又非玄關也。玄關者,太極將兩分兩儀之時也。動不是,靜亦不是,其在靜極而動,動極而靜之間乎?!所謂動靜無端,玄關亦無端,學者須善會之。

[注釋]真元心體,清代鶴guan子著《唱道真言》雲:“一心端坐,洞然玄朗,無渣滓,無知識,即先天性體也。”又曰:“吾教子靜坐,一無知覺,忽有人呼子之名,子必躍然應之曰:在。這便是真元心體”。

玄關竅開,無論在大靜小靜中均可出現,但均有一覺而動之境。一呼一應者,只是藉以說明玄關竅開就是真元顯露而已。玄關竅開本是人體潛能,故曰隨時皆有,但非感動無以顯露。

(原文)玄關一竅隨時都在,只須一覺心了照之,主宰之,則玄關常在,而太強常凝矣!特患人不入於杳冥,無患玄關之不發見也。要知此個杳冥,不是空空可得,須從動極而靜,真意—到為造化,才能入於杳冥。及靜極而動,此時陰陽交媾,將判未判,未判欲判,恍恍惚惚中,忽覺真鉛發生,此即玄關現象,全賴元神為之主持。吾見生迷於此個消息久矣,今將妙理一口吐出,俾生等知得玄關一竅無時不有,無在不然,但以神主之足矣!至於氣機之消長,且聽其盛衰,而主宰切不可因之有消長,此即是真正妙決。


[注釋]氣功態中凡能入於杏冥,便有玄關竅開,故雲玄關常在。而要入於杏冥,則靠真意之作用。真意生於前念已去,後念未續之際,即“前後際斷”,此時動極而靜,無知無覺,一旦一覺而動,乃靜極而動之初,因一動故,真意易失,失則一覺並非真覺,須得真意立即起而主宰之,方得玄關之妙。故其訣為不管氣機之消長,我真意不受其影響而始終主宰之。


六、玄關開後

(原文)忽焉一覺而動,一驚而醒,猶亥末於初交半夜。是學者于此須凝神入氣穴。此個氣穴非有形有象,肉團子上是神氣合一之氣穴也。神氣聚則有形,神氣散則機息。學人坐到凡息停時, 口鼻之息似有似無,然後胎息始從下元發起,兀兀騰騰,氤氤氳氳,所謂一元兆象,大地回春,桃紅柳綠,遍滿山原,於此收回藥物,采入金鼎玉爐,煆之煉之, 大丹可成矣!雖然金鼎非真有鼎,玉爐非真有爐,亦無非神氣台一,凝聚於人身氣海之旁,即男子因精之所,女子系胞之地是。然亦不可死死執著此處烹煉也,不過以人身元氣,自一陽來複,神氣交會於此,歸根複命於此,烹煉神丹,採取歸來,亦離不得此。除此而外,則無修煉之處,若執著此處,未可以成神胎也,須知神氣團聚一區,恍惚若在此,又若不在此,方與虛無之丹相合。

玄竅初開,只見離宮元性,所以謂之性陽生。然此是神之偶動,非氣之真動,只可以神火慢慢溫養,聽其一上一下之氣機往來內運,蘊藏于中黃正位,此為守中一法,水火濟,坎離交之候;又謂前行短,二候采牟尼是。到得神火下照,那水見火自然化為一氣,氤氤氳氳,兀兀騰騰,此方是水底金生,古人雲陽生活子時是,又曰命陽生。果有此氣機之動,不必蓬蓬勃勃充塞一身內外,即粗見氣機,果從神火下入水鄉,是為坎離交而產藥,亦是微陽初動,亦要勤勤採取,運動河車,棲息泥九,所謂補腦還精,長生之道在是矣!人欲長生,除此守中、河車二法,行持不輟,別無積精累氣之法焉。雖然,守中之火,只有溫溫鉛鼎,惟河車逆運,則有子午、卯酉,或文或武之別。誠能常常溫養,令我元神常棲於心,元氣常潛於身,雖欲死之,其將何以死之?以神氣交媾,常常不失也。

[注釋]玄關竅開之時,我即以真意主宰,凝神氣穴,溫之養之,等待真陽大發,我再運行子午周天,此為守中、河車二法之運用,亦玄關竅開之後積精累氣不易之法。

清代李涵虛著《三車秘旨》一書,對玄關竅開之後功法另有真訣。李氏雲:“學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拔轉,移過下鵲橋(按在肛門至尾椎骨之間),即天罡前一位,誓願不傳之真訣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神,又名真意,又名玄關發見。移至尾閭,守而不離,霎時間真氣溫溫,從尾閭骨尖兩孔中透過腰脊,升至玉枕,鑽入泥丸。古仙雲:‘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路徑此為尊’,即指此也。”李氏之法,實合守中、河車二法為一法行之,另闢蹊徑,簡而捷。

玄關之修煉方法

  玄關之修煉方法                                      王松齡          修玄關,有頓、漸二法、根機(素質)利者可從頓法入手;根機鈍者,要從漸修做起。下面介紹幾種頓修方法:      ① 忘法      古云:“無心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