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西派性命雙修源流理法部(一)

西派性命雙修源流理法部

(附作者簡介)
第一章  自我簡介與寫稿因緣
我叫陳毓照,現年 64 歲,原是上海退休工人,原籍是浙江省甯海縣桑洲鎮人,現住寧海縣山水鄉趙家嶺。
我熱愛丹道,產生煉丹功動機將近 40 年。但至今未得大成者,不誠故耳。鑒於目下丹道界的偉大成就,人體科學研究機構的興旺發達,既感無限興奮,也感十分漸愧。
說不誠亦似甚誠,從來愛書如命,知某地有丹道好書,必欲得之而後快。若說甚誠,實亦未然,得書以後,鑽研不透,煉心不誠,走馬一過,便多置於高閣。雖囿于時地環境、工作等客觀因素,若能見縫插針,至誠無息,非無寸暇。終為物累而囿於物者,實為不誠故也。
我自廿三歲三門縣簡易師範學校畢業後,曾任小學教師三年余。解放初期,因地處沿海,所在教區地帶,常被殘軍侵擾,幾歷險境,不得不停教而務農學商。 1952 10 月,我自原籍至滬,入冬即入交通膠木廠作臨時工,以後逐步轉正。後該廠幾經合併,從志榮、五福以至上塑四性胃病、胃潰瘍、支氣管炎、神經衰弱、心動過速、高血壓等不斷襲來。西藥無效,中醫束手,所曆醫院,不少於十所,所用方劑不下數千。後遇上海第二中心醫院沈××,連開重藥,續治數月無顯效。因對我說:近來氣功療法已在龍華等中醫院開診療效顯著,可以一試。我說工作關係,無法學煉就醫。他說:何不買書自學?我接受了。當時劉貴珍、胡耀貞、秦重三等都有氣功單行本出版。我便逐步購買。先學煉劉貴珍內養功,稍見成效後,又學煉胡耀貞守臍輪,實踐證明,都有療效。說也奇怪,煉之不到三月,多年困擾,飯後吐酸,吃飽就痛,疼痛不休的頑症,竟會逐日減輕,以至霍然消失。其他各種病症,也有不同程度的減輕或消失。
興喜之余,倍增信念。竊思氣功源流,出於道釋醫儒,醫經通仙經之說,頗有所聞,便用心收集有關書籍,各大書店,無不涉獵。文化革命之前,我因上塑四廠離家過遠,已申請調到福州路長城塑膠廠,該廠離上海古籍書店不到半箭之地,當時該店常有回收之舊道書佛書,包括儒釋醫武等舊印新書出售,由是漸搜漸集,不久便積累了大量的新舊書籍。如《道書十二種》、《呂祖全書》、《三豐全書》、《道統大成》、《心傳韻語》、《傳燈語錄》、《心燈錄》、《太初古佛語錄》及醫武等各類書籍,書名不可數計。
由於嘗到氣功能愈病之甜頭,因急求深造,也就拜訪過不少著名的氣功老師,如當時在文史館工作的楊中一、陳天民、何洗清、唐宗堯、吳楚俠、蔡潛穀等。何在三年前逝世,終年 106 歲,他的行狀,有些刊物,亦曾介紹。
蔡為西派汪東亭之嫡傳門人,與我相遇時,已有九十歲左右。所遇最遲,所論最切,並介紹宜看書籍,如《中和集》,認為是第一本好書,其他則陸潛虛、朱元育注的《參同契》、劉悟元等注的《悟真篇》,都可參閱。可惜他以年邁自許,從不肯承認自己是老師,也不許我轉告於人,說是他的學生,更不許我上門,並不肯實告地址。所以只能他來訪我,我卻除公園外,無法上門訪他。以及到現在,還不知他的存亡康否呢?
蔡老既這樣隱秘和古怪,所以不許將西派功法轉傳,便是惟一規戒。後來又從一個西派後學施菊英處借得《天樂集》、《體真山人語錄》等西派內部資料。其中部分,並曾用油墨翻印(後為反革命的定罪根據),從而分清了正邪主偏等之是非界限,而欲息心深究之。
正在我加緊鑽研,並進行內部資料《天樂集》臘刻油印的同時,文化大革命也已逐漸由開展而深入,老幹部都成了走資派被打倒。黃色小說、儒道佛經典、神怪小說,都被列為禁書之例。三令五申,自覺上交。因是工人,自覺有恃無恐,所以只交去一些小說等無關重要的書籍,道佛儒醫等書,則欲秘而藏之,隱匿愈深。
1970
年前後,因與歡喜丹道的三門謝××、楊×等交往,並與謝某進行通訊研究。謝是醫生,曾拜龍門派某老道為師,亦藏有很多三教古繒亦藏有很多三教古籍。後謝精神病發作,及發生其他事故,被當地公安局抄去所有書籍,並發現我之去信,從而牽連,釀成大禍。約在 1975 年初,上海公安局陪同三門公安局找我查詢,並抄去我家所存的全部書籍,約有數大籮,本人也就從拘留到逮捕。由於證據不足,無法定刑,在黃浦區公安局關押近三年之久。因我當時已成癱瘓病人,據說因單位不收,便於 1977 年七月十二日,以莫須有之反革命罪,判定五年徒刑,不經宣判,就秘密將我送往提藍橋監獄,然後將判決書發給。
我進黃浦分局,不到一年,因舊病復發,從心動過速高血壓等,演變成四肢癱瘓,寸步難移,大小便須人攙扶,到提藍橋後,洗澡看電影都須人背負,在監房中,也派定其他犯人護理。猶記獄中自傷詩雲: " 月光如水鐵門寒,坐井觀天思惘然。四化有聲光燦爛,獻身乏術意闌珊。奇冤或許能昭雪,癱瘓應愁起不來。好水好山心切羨,望風懷想淚漣漣。 " 其二雲: " 寸步難移揉碎心,妻兒哪個是知音。山高水遠龍蛇遁,海闊天空魚鳥行。已恨有家歸不得,猶愁無党活難成。獻身只怨身殘缺,長夜擔憂直到明。 "
1979
年來,由於執行鄧小平同志撥亂反正政策,分清了左右派、革反派等不同界限,並允許犯人申訴,監房中也不斷發現犯人被接釋放出獄的喜劇。這使我猶如在黑夜中看到曙光般的高興。
我從 1979 年底獲得保外就醫後,並於 1980 年一月廿九日公安局直接送來撤銷原判決,宣告無罪的新判決,並賠償全部損失,補發工資近五千元。由於癱瘓,並經領導一再勸說,接受提前退休的決定。
從保外就醫之日起,我就加緊治療,當時住延安東路××號離地段醫院頗近,便每天掛號,請傷科醫生上門推拿,中西醫內服外敷,同時並進。更重要的是加速氣丹道鍛煉,正式實踐西派心息相依外身易形的微妙功訣。在此三管齊下的不斷努力下,終於在 1980 年下半年起,竟能在二人攙扶下彎腰曲背的站起來了。解除獄中自傷詩所謂 " 癱瘓應愁起不來 " 的憂慮。
從此便加煉外動氣功,從房內兩人扶著走,兩手扶著牆壁走,又逐步由兩人扶到公園走,再從人扶到杖扶。兩手撐著拄杖一步一拄,跛向公園,以至從二杖至一杖,終於甩掉拄杖。當然在這些艱苦的鍛煉過程中,是要有毅力的。如果意志頹唐,沒有氣功外身易形的精神支柱,要使一個癱瘓近四年的病人站起來走路,恐怕不大可能吧!單位所以不允我復工,勸我退休,醫院不肯出包好的證明書,是促成提前退休的必然結果。我之所以能夠獲得重新走路的權利,進入第二個生命的旅程碑,與丹道的巨大作用是分不開的。與目下的丹道界的偉大成就來說,未免相形見拙,渺如滄海一粟。但從一般世俗眼光來說,還是莫不稱奇的。
我所以能創造趙家嶺這個場所,是我嚮往煉丹道後多年來的迫切願望,能建成這個桃源洞天,並不容易。是完成了判刑前日思夜想的夙願。如果把歷史倒流回去,走回四人幫的年代,只怕又要成為秘密的反革命據點了。現在能夠坐在這裏,安閒自得地寫述西派的功理功法,真是彌天之喜啊!
幾年來,氣功刊物,如雨後春筍,氣功能人如繁星滿天,人體科學特異功能等氣功研究單位,遍及全國,譽滿世界。我能重新獲得不少氣丹道資料和丹道知識的充實,這和党的英明領導和開放政策是分不開的,是黨賦予我第二次生命後補充新的資糧。
現在凡是國內所有的氣功刊物,全部照訂。從這些刊物中,開擴了眼界,獲得了不少新的知識和許多十分有益的資料,但也發現了一些缺點,如一些氣功專家對氣功中的玄關穴位,忽上忽下,瞎猜瞎疑。甚至在注釋古籍著作時,也把自己猜想的穴位,以張三之冠戴到李四的頭上去,造成注經經亡的嚴重錯誤。這從現在的法律來說,講得難聽一點,不是已侵犯了古人的專利權嗎?
為此我除了對某些刊物寫了一些不同看法的辯文外,由於遭到冷漠,無法與原注者見面,也無法引起廣大讀者的注意。又決定將西派內部先輩再三告誡不准外泄的《天樂集》資料,加以整理,作為性命雙修的密訣,逐步公開出來。作者本人也從隱瞞派系身份到公開此身份與廣大讀者見面。
不過這個身份還是在中國氣功研究會徵文以後才決定的。本稿前半段寫于徵文之前,後半段寫于徵文之後,現在初稿已在六月十九日寄出了。從現在起,決定將這份稿件,重新組合、刪改和充實,以期達到系統化和分類化的要求,與廣大讀者見面。
也許這是幻想,我的拙著,或者根本不能與廣大讀者見面。但為了盡到我的一點責任,為了振興中華,促進四化建設著想,為了全世界的人類進步,為了使中國人體科學,成為劃時代的新科學,走在世界各國的最前面。是以不惜違反師戒和天譴之責,不惜血本,將在本稿修整複謄以後,向有關單位作再次試探性的投遞。以祈為振興中華,推動人體科學的研究發揚,添磚加瓦,起到一點推波助瀾的作用。
我老矣,雖然煉本功法仍未獲得預期的高功能的要求。但一個全身癱瘓的病人,不過煉醫一年不到時間,能恢復功能到於行走如飛的地步,不能說不是一個奇跡。若果能為青年一代,廣大的知識份子和氣功科學研究有素者去實踐,去運用,一定會發現新的天方夜譚般的神話的。言不盡意,尚祈識者指教是幸。
天樂子寫于浙江省寧海縣山水鄉趙家嶺
一九八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第二章 筆者入譜自傳與附詩十六首

說起來慚愧,父親遵從伯父意見,為了開闢一個桃園,棄商為農後,不但賠光老本,由於對農業不大熟悉,造成家境貧寒,我初來人間,便是多病多災,病多體弱,七歲還不會走路,十歲方始入學,隨伯去東嶴西劉私塾小學念書但不久病倒。至於淹淹一息,後由吾父背回家治癒。雖曾一度在本村私塾(林承善家辦)再讀,終因長兄陳毓煦久客他鄉,次兄陳毓熙過早(僅 19 歲)病逝,父又年老體衰,以至只有十二三歲時便再度輟學。學會全套農業耕作技術,並因經濟太過拮据,不得不跟一些經營火爐(烤火取暖用)、販米糶等有些微利可圖之小販生意,真是波折重重,苦不堪言,以至年到十七八歲,還只人家十二三歲兒童般矮小。

十八歲那年,適逢國民黨徵兵之期,吾父詢知惟在校學生可免役,故又設法讓我進桑洲小學五年級複學,與吾弟毓然同讀一個班級,因身材矮小,以十三歲報名並無問題。雖然當時對算術課一無所知,但通過自身的努力,桑小畢業時竟名列第三,考入三門簡易師範名列十四,我沒有接受父母不要升學的勸阻,終於取得父親的同情,積極為我作升學的準備,既賣小豬又借款,還向表阿姐為我兄弟借(討)來兩套舊中山裝,並拉親托眷,延期繳費,並蒙允成為自炊走讀生,總算把書讀成。每逢星期天,回家擔一次炭米雜糧鹹菜,並憑著每月三斗米的津貼,捱滿三年簡師課程。,後被兼校長陳友介看中提早挑去書箱鋪蓋,桑小派人來取鋪蓋時便撲了一個空。在麻嶴小學時還兼任總務主任。由於兩校對我的爭奪,為了緩和矛盾,決定在任期滿後,婉言謝絕兩校的續聘,改任三門縣六敖鄉花嶼小學校長兼教師,一年後我又因病(課程壓力重)托朋友葉啟進代課,自己又由寧海縣教科委任為甯海黃壇莘村小學校長,任期亦為一年。此時已是解放初期,因莘村山區,時有殘兵搔擾,安全受到威脅。第二年雖蒙調他處,改委任為寧海縣東路茅嶼小學校長,由於地處東海岸,海上殘兵來去尤為頻繁,附近一帶教師有被逐的也有被殺的,我便再也不敢去茅嶼就任。
家在農村,無所謂失業,不教師就種田,隨大潮參與了當地的土地改革。在此期間,未婚妻章妙英的母親王氏,不止一次的來信來人邀我去上海工作。那時妙英的父親是上海滬南電氣公司木工,解放初期,有很多空缺位置如會計等無人擔任。英母是熱心人,有心成全我的婚事,所以如此緊急的催召。
從內心說,我本想先煉好身體,等找到工作,經濟寬裕時再結婚。所以一再躊踟,未肯成行。但考慮到一些弟兄的良言苦勸,老母老父的殷切期望,自己諾大年紀,沒個正當職業實在也不行,這個現成的東風,正是掛起蓬帆過海的好機會。終於在 1952 10 月,做出去上海的決定,整裝就道。半淞園路××號是未婚妻章妙英的家,岳父母愉快地接受進去,招待十分周到。岳母王××不時燒桂圓湯等給我滋補,一家人去上班上學後,她故意帶了小兒子一起去買小菜,留下我和妙英倆在家,讓我們有創造感情的機會。可我當時一心放在職業和煉功上,顧念家中的艱難境界,不想屈辱這樣一個十分漂亮又那麼天真無邪的小姑娘。所以往往岳母走了,我也隨之而去,寧願去蕩冷街,也不敢相對無言,毫無情趣地留在家裏。
只可惜我來上海太晚了,滬南電氣公司已沒有任何一個空缺位置,經英父的幾番努力推薦,都沒有結果。一方面積極給我創造就業的機會,既推促我報名讀會計(後報入震旦高級薄計專科學校讀書),又給我向里弄活動,求取失業登記。只因新從農村來,沒有長期戶口,登記自然也不能成功。這樣一來,他們對我前途感到失望了。看來父女都已產生悔親之意,但英母並不甘心,幾次私下與我談話,叫我想法拼湊二三百元錢,其他一切費用由她負擔,在她家和她女兒結婚算了。在當時不但我想湊調這二三百元錢十分困難,也由於我頑固的思想,在還未找到工作之前,是不敢強人所難的。所以一口回絕了這個善良的建議,這樣一來英母也失望了。終於由妙英出面向居委會婚姻調解組提出 " 解除婚約的要求 " 。我愉快地接受了要求,並在解約書上簽了字,不久就離開了她們的家,住進瞿真人路一家同鄉人竹器店的破舊閣樓裏(是廢竹片舊木頭編排而成),開始過流浪的生活,在薄記學習班同學的幫助下,進行小商販活動,青菜、筍、布都販買過了,還曾一度跟一個北方大學畢業的同學,學習爆炒米花。由於我不善營運,到處碰壁,一件也沒有成功。
此後不久,在表姐夫海游章筱卿的介紹下進入交通膠木廠做臨工,這是一個個人合股經營的小廠,廠裏的幾個老闆都是紹興人,他們唯一怕的是勞資糾紛,所以進廠不久,就要我承認是小股東的一員,沒有資金,可以將所得工資逐月扣除來補償。我當時也覺得很好,便同意了。而且為了讓我增加收入,有利償還資本,不久便提拔我做模壓的上手師傅,工資比先前增加近三分之一。無巧不成書,正當工作漸趨穩定的時候,當時的銼邊女工趙禮華當上了工會小組長,因這個小廠小老闆占了半數以上,工人隊伍基礎極其薄弱,她看到徘徊在十字路口的我,並且認定是自己本縣的老同鄉,便提出為我爭取加入工會的打算。她與上級工會聯繫後,也是一口答應。開始廠裏的幾個紹興老闆都不肯同意。畢竟老闆膽怯,纏不過工會組織。妥協方案,就是由我本人決定。
在當時情況,我不能不考慮個人利益,從長遠看,背上小老闆這個黑鍋,並不是那麼好受的,工會既有心拉我,我也不能違背他們(包括小組長)的善意,就果斷的作出加入工會的決定。從此以後,經過遷進農村戶口為居民戶口等一連串艱難手續的努力,終於獲得合法的上海工人身份,並獲得穩固的勞保待遇。在此以後,雖然經過了合併、公私合營等多次組合變化,以至三年自然災害困難,以及不斷的病魔侵擾,畢竟也獲得安定的生活與研究丹道和鍛煉丹道的機會。
在近三十年的工人生活中曾擔任工會小組長,大組管理員,廠工會經濟審查委員。文革時期還曾一度被群眾推選為造反隊長,三結合領導班子的工方代表以及民兵隊長等職。而且在 1974 年至 1975 年之際,因搞氣功油印一本西派道書《天樂集》以及在與三門謝台蓮通訊時對當時四人幫的不滿和了不妥當的辭句。適逢三門頭嶴衛生所謝台蓮精神病發作,誤言亂語被拘審,抄查時發現我的去信。並把我和兩個師妹楊巧英(本縣東嶴人)、朱彩娟(余姚市人),因丹道研究有過各種交往,都受到牽連列為秘密活動的組織成員與罪證根據。余姚、三門所到之處都變成反革命活動的據點。上海黃浦公安局就以這樣莫須有的罪名羅織成案的。通過三年的精密調查明知無罪無法定案,上法庭後又拖了九個月,在行將釋放之際,據說在徵求皮塑公司領導意見時,局長吳志平(原上海第四皮件廠文革時受過靠邊處理的廠長)的一句夾怨之語: " 人已經癱瘓了。不見得叫人背他去上班,將他判刑算了。 " 想不到那位不通情理的法官,竟是用吳的一句話作為定案標準,將我秘密暗判五年刑期,秘密送介提藍橋監獄,然後發給判決書而冤沉海底。
一九七九年,鄧的撥亂反正政策初見成效,獄中領導也明知我的冤屈,准許我提前保外就醫,想不到妻子兒女怕影響前途,竟會拒絕接收,以至又在監房多拖住了二三個月。經我在幾次接見時再三說理請求,才獲得保外就醫的成功。並於 1980 1 29 日獲得 " 撤銷原判決,宣告無罪 " 的平反判決書。在廠領導與公司狼狽為奸拒付服刑期的工資時,法院又為我發出特別指令: " 陳毓照是錯案,服刑期間的一切工資全部照發。 " 弄得他們慌張失措,只好自欺欺人的對我妻子韓玉珍說: " 上次的判決書是法院弄錯的不能補發工資,現在法院又來了一張判決書,可以給你們補發工資了。 " 就這樣乖乖的補發了全部工資,而且連飯錢都沒有扣。只是癱瘓未愈,不能上班,一再派人上門勸說,便於五月搞了因病提前退休手續。由於心情的舒暢,三結合治療方針的效驗,至 1980 年秋,漸能扶杖走路,進入冬季已基本好轉,便決定回寧海休養,開始新的旅程。
我自離開小教崗位後,一個抱負就是修道煉功,不管飛向天南地北,此志不移。雖在上海做工近三十年,此心無時無日不繫念在修道煉功上。為了積累辦道資糧,退休後的第一個計畫部署就是創辦小型企業,以求取資金的積累。第二個計畫部署,就是買一塊背山面水,山明水秀清靜之地,為研究丹道以及發揚光大奠定一個穩固的基礎。實際上第一個計畫部署是失敗的,在甯海沙柳(現已劃歸三門)辦了一家東海服裝針織廠,混了二年,到寧海東大街 83 號辦了一家躍龍服裝針織廠,又混了二年,但不幸的是幾次理想的業務沒有接成,都是以賠本,發不出職工工資而告終。
至於第二個計畫部署,山水趙家嶺這個現居址,後無背山,前無流水,本來也不理想,其特點,便是地皮寬廣,價格便宜,所朝方向面南偏東,一天到晚能沐浴太陽的光輝。橫在前面的是巍峨的帽峰山,別名叫妙鳳山,稍下一峰為靈峰,山嶴有庵叫靈峰庵,為葛仙翁修道處,庵門針對帽峰埋藏其下,變成一塊藏龍臥虎之地,修心煉性秘密所在。再下便是銅山庵與洞山水庫,更下便是白雲庵烏岩洞、龍潭,此山周圍風景點之多,倒是出人意外無形中提高了我們居址的身價。也引起我對這塊十裏方圓處女地開發的興趣。
我來趙家嶺長住,大約始於 1985 年春天,把僅化 2100 元現金所買的五間平房全部翻蓋,裝上門窗,分成前後兩間。一方面開山辟地,栽杉種桔,播花插柳,建立葡萄架,梅桃竹園;一方面煉功寫作,編寫西派功法,公開秘密訣竅,闡泄性命雙修真功。以《天樂集》為底線,《參同契》、《悟真篇》、《道德》、《清靜》、《金剛》、《心經》、《中和集》等主要經典作佐證,展開回歸自然,化有歸無,先天大道,無著真宗,金丹密義,性命雙修的整體畫卷。
1991
年冬到 1992 年初,我又買成趙家嶺另一半的五間平房。並於 1992 年上半年經過多方借調,不惜以二到三分的利息貼補,把新買的前面四間平房,擴升為五幢三層樓房,造成的壓力,雖然十分沉重,但也可能成為我實現長期日思夜想的目標以及改造我畢生命運的跳板。這要分成兩個方面來敍述。一是影響丹道事業的發展和對本人個人的造就;二是有影響有身份的人物翕然來歸,將使丹道院從三院一校擴展成旅遊區工商業開發區。從而使我能為全民族全人類作出一些微薄的貢獻。
一.寫作、參會、學習、治病是獲得成就提高影響力和知名度的主要因素。寫作方面有《選釋參同?悟真闡氣理》;《性命雙修密訣》後改為《西派功訣洩密》,為了便於普及,先將其中片斷或簡編之,以應部分學員之急需。摘要既稱 " 簡編 " ,原文即以 " 全編 " 稱之。另外尚有《張紫陽著作探南宗丹訣》、《大江西派功理功法集萃編》以及《大一專論》、《爐鼎藥火專論》等論文多篇,都將彙編入《西派功訣洩密》的全編裏,形成一個整體的西派叢書。
就這樣除不斷列印和印刷出部分內部資料發給各方面應聲而來全國各省市的學生外,也向各種報刊等發表了多篇論文,又參加了浙江省氣學術會議討論會,中國氣功會學術討論會青島會議(以上均在 1988 年),接著又參加 1989 9 月第二次國際氣功會議學術討論會中國西安會議, 1992 4 月國際氣功會議第三次日本京都會議(安排小組發言), 1995 3 月國際聯合會第四次加拿大、溫哥華會議,都有論文集出版,發給論文證書,並于同年 5 月參加美國人體科學院召開的國際人體科學會議大獎賽,發給榮譽獎狀三等獎。論文進入英文本論文集,還有一些論文與檔案資料進入《中國氣功全書》、《華夏當代氣功師名鑒》、《世界名人錄》、《世界優秀醫學人才專家名典》、《中國當代氣功名醫》、《中國當代氣功師辭典》、《中國氣功名人百家功法大全》、《中國氣功武術名家》、《中華人物大典》、《科學中國人?中國人才庫》、《當代民間名人大辭典》、《中國當代氣功名人辭典》、《中國當代氣功人物志》、《非藥療法萬家論之精要》、《廾一世紀人才庫》、《當代氣功師百家詩選》等二十幾種書刊中。曾獲得國際氣功報社 1994 年二等獎, 1995 年三等獎, 1995 年美國人體科學院國際人體科學首屆優秀論文大獎賽三等獎,世界醫學研究中心香港中國國際交流中心評選為優秀論文獎,南寧人才協會評為 1995 年積極分子稱號,其他尚有科技工作者等各地榮譽證書甚多。又甯海縣第五屆農民全民運動會老年組榮獲太極拳比賽團體第四名與獎牌。
由於影響面著名度的不斷提高,也不斷應聘為武漢市九真山數術宮特約理事,中國氣功武術聯誼會名譽議長,南寧氣功協會,華夏太極氣功研究會等客座教授,湖北省氣功科學研究會科技開發部氣功專業教授及專家委員會委員,潮州市人體科學服務公司特邀高級氣功師駐浙江負責人,東方無藥療法廣東分社名譽理事高級研究員,世界文化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及大型國際交流系列書刊特約顧問編委,華夏氣功師名鑒名譽編委等。
五年來曾不斷為遠近居民布氣治病,治癒過不少跌打損傷以至疑難雜症不治之症,我在《非藥療法論治精要》中曾以《布氣治病機理》一文中舉了幾個快速獲痊的病例,足可借鑒。部分病員真是攙扶或乘車而來,經我僅幾分鐘的布氣治療,當即健步而歸的奇跡。
實際上我的事業猶如萬里長征剛開始起步。現存的五幢三層樓和六幢平房,是正式建三院一校,一系列工程的起步點。雖然我今年已是 73 歲,但我仍然精力充沛,感到很年輕,堅信自己在有生之年中一定能完成我在 1992 年訂定的《西派氣功研究院總體規劃》、 1995 年訂的《三院一校建設綱要》以及與寧海民政局協商後合訂的《關於建造三院一校的可行性報告》與《三院一校》的建設規劃草圖,作為今後建設的方向盤與路標。早在 1995 12 月份就已向梅林鎮寧海民政局交去各種發下的登記表格,已自報為三院一校的總院長與法人代表。梅林鎮的批文已在 1996 年一月份發佈,大款一到,寧海民政局的批文隨時能到。
款的來路也已基本落實,雖可行性報告的《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國際交流委員會》的撥款諾言已告吹,但幾年前東方大港選址人步益民先生依然信心十足,他來看過幾次,認為地方很好,擬以本院出面擴建成丹道基地,作為建設東方大港的前哨和後盾。
我們一定要打破舊醫院不付押金不給病人治療疾病的陋習,以及刹住請客送禮開後門等一切不正之風,真正做到普渡眾生,解治一切不治之症,解救一切無家可歸的人,讓所有矜寡孤獨老弱病殘都能安居樂業安享晚年之福,造福全人類。言有盡而情不可終,不達目的,決不甘休。言念及此,感慨系之,故作詩十六首,以志簡史,同存家譜之內。願子孫萬代,永續吾志,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同證菩提善果,菩提薩菩訶。
自傳感懷(敍事詩七律十六首) 1997.4.5 清明
其一退休之後返緱城,甲子從頭年又輕。偉業蘭圖從起步,練功寫作倍精神。
  公傳性命雙修訣,勇拼人生險旅程。不意姓名揚國際,論文檔案入書頻。
注:緱城,寧海縣舊名。
其二國際續評二三獎,美聯大賽亦三名。氣功教授兼多處,學術論文亦屢登。
  布氣機關闡精粹,治療體系入西箴。臨床專治疑難症,溫暖四方百姓心。
注: 1. 國際,指國際氣功報。
2.
美聯大賽,指美國人體科學院舉辦的國際人體科學聯合會大獎賽。
3.
精粹,指《無藥療法萬家論治精粹》一書。
4.
西箴,指拙著《大江西派功理功法集萃篇》 , 現已改為 < 無派功理功法集萃篇 >

其三
  拼搏爭持不顧身,一心擴建氣功城。三院一校藍圖偉,開發旅遊氣象新。
  資訊台成通星際,功臣館就布芳名。茶山羅列紀念館,賞罰分明教育人。
注; 1.  開發旅遊,指開發區與旅遊區。
2.
 資訊台,準備在帽峰山頂建造一幢瞭望台與資訊台。
   3.  功臣館,計畫為三院一校等作過貢獻的人設立功臣館。
其四
  宣洩東方無派功,三院一校藍圖宏。漸伸觸角延中外,漫展雲程振國風。
  一顆明珠炫海陸,三朝元老集妙峰。中華兒女皆奇志,星火燎開遍地紅。
其五
  倒回歷史憶童時,貧病交煎苦不支。十二三齡便輟學,十七八歲再念書。
  中間熬盡農商販,上面絞窮父母思。為避壯丁賣豬仔,借舊衣服懇自炊。
注; 1.  賣豬仔,把小豬仔賣了去繳學費。
   2.  末句,因做不起衣服而向表姐借二套舊制服,並懇為自炊生。
其六
  苦難年頭人不人,皮包骨骼矮歧形。年齡諾大排最後,面目乾枯似乞們。
  每逢星期挑炭雜,單憑津貼買粗羹。蓬頭垢面饑寒忍,捱滿三年簡易程。
其七
  天經地義作教工,粉筆灰吞學制重。薪水薄微責任重,學生多眾要求豐。
  曾兼校長兩年整,複任總務一歲終。累得病魔纏足手,怎禁身處敵圍中。
其八
  病危交迫身難安,子彈幾穿小教員。剛脫莘村山匪厄,又逢茅嶼國軍還。
  雙方不斷交進徹,一度忽然包穀山。身在天羅地網裏,如何還敢薄新戀。
其九
  五二年登上海灘,未婚妻母熱情延。既然失業須就業,應退農田轉筆田。
  震旦專科學會計,塑膠四廠做開關。雖然已似林招得,還可勉維生活艱。
其十
  一帆風順作工人,工會會員獲保證。一度成為小組長,再而升作工經審。
  大組管理調工具,壁報宣傳寫快訊。下筆如刀驚貪腐,終於得罪領導層。
十一
  猶憶一九七五年,算秋後帳進公安。莫須有罪難定案,無可奈何枉入監。
  五載刑期秘密判,三番允保妻兒難。終於八○一二九,全補工資無罪還。
十二
  慶倖重新作個人,下肢癱瘓亦重興。全憑西道回天力,也靠自身煉氣勤。
  深入玄關探秘寶,寫成無數救凡塵。自從買得趙家嶺,發地興天撥雨雲。
十三
  後半生勝前半生,唯賴丹功換了人。教販農工全歷盡,儒醫佛道究從新。
  一心譜寫新世紀,專志剷除腐葛藤。九甲九丁換律曆,翻雲覆雨扭乾坤。
十四
  二黨團成一股繩,梅花開滿陳家門。三層樓就迎貴客,一億美來開綠燈。
  從此春風重得意,不教秋雨再敲心。還他一統炎黃國,專等一鳴天下驚。
十五
  雄心壯志老靡堅,寫入譜中醒後賢。廉潔奉公無細怨,光明正大有餘歡。
  殺生害命防報應,詭怪刁鑽損福田,惟有一心行正道,萬方同樂壽無邊。
十六
  聲聲勸我子孫賢,忘我精神代代傳。普渡眾生為首務,排降貧病是開端。
  完成特色大中國,便見人間極樂天。精氣神全恒不死,老人個人複童顏。

(按:以上文詩系陳毓照先生寫入陳氏族譜之文字)
3

第三章  道派源流考

道家之學,本稱玄宗,在中國最古。昔黃帝學乎大墳,顓頊學乎祿圖,帝嚳學乎赤成子,帝堯學乎務成子,帝舜學乎尹壽子,帝禹學乎西王母,商湯學乎成伯子,文王學乎錫疇子,武王學乎太公望,周公學乎虢叔,仲尼學乎老聃。此十一大聖人,以遇名師故,其功業著乎天下。古聖應世,指不勝屈。著書立說,首推黃老,今日通以老子為道家始祖。老傳陳希夷,夷傳火龍真人,龍傳張三豐,豐傳沈萬三、邱元靖、李夫人、汪國通等,傳人甚多,為文始派(即隱仙派)。其二:老傳王玄甫(名東華,字少陽),甫傳鍾離權,權傳呂岩(字洞賓,號純陽,即呂祖),呂祖門下 , 又分五派,茲列簡表如下圖:

第四章 西派源流考與傳承

第一節 西派溯源
西派全稱大江西派是道教內丹修煉中的一個主要流派。開創于清朝中葉道光咸豐年間。
李涵虛四川樂山人 (1805-1856) 曾師事於道教內丹大師呂洞賓 ( 道號純陽子 ) 和張三豐。清、李道山《李涵虛真人小傳記載: " 李涵虛遊歷至峨眉山遇呂祖豐祖於禪院,密付本音。潛修數載,金丹成就。 " 李涵虛自輯之《張三豐全集、道派》中亦載: " 道光初遇張三豐先生于綏山,傳以交媾玄牝,金 鼎火符之妙。更遇純陽祖師,得聞藥物採取之微。 " 民國,海印子徐頌堯在《天樂集》中也講: " 涵虛真人初遇三豐仙師,次遇純陽道祖,彙文始,東華兩派之心傳。道成,創立大江西派。 " 李涵虛在《三豐秘旨》道情詩詞雜著》中自雲: " 大江初祖是純陽,九轉丹成道氣昌。 " 雖然呂洞賓 (798- ) 生於唐朝,張三豐 (1247- ) 活動於元明之間,李涵虛之生活年代呂、張二祖已相去千百年之遠,於今日之人,實難以相信,但是古仙及 道派神仙家之壽命,住世,曆千百年不去世者,記載頗多,不足為異。真假有據可查,可以從實踐中證明,也可以從生命科學的探索研究中去證實,妄信妄疑,有違真理。考我國道家金內丹流派,南派始于浙江天臺張紫陽, (1942-1082 張師于劉海蟾,劉則師呂洞賓,北派始于陝西王重陽, (1112-1170) ,王則于甘河鎮遇呂祖而成道。東派則始于揚州陸西星 (1520-1601) ,親得呂祖降于北海草堂。西派李涵虛則親遇呂祖於禪院。是則:南、北、東、西四派,皆是呂祖一脈真傳之法派。李涵虛又師承于張三豐,因此西派更是匯合了東華 ( 鍾、呂派 ) 文始 ( 陳摶 ,張三豐一派又名隱仙派 ) 二派的丹法精華,獨樹一幟。西派傳代有九字: " 西道通、大江東、海天空。 " 丹旨畢露,深入無極。茲將西派各代傳承之傳略簡介於下:
第二節 西派各代傳承之傳略
一、李涵虛傳略
李涵虛 (1806-1856) ,四川嘉定府樂山縣人。原名李元植,字平泉, ( 又作平權、蘋荃 ) ,後遇呂祖洞賓,為之改名李西月,字涵虛,一字團陽,號長乙山人,又隱名白白子、白白先生,圓嶠外史等。生於清、嘉慶丙寅年 (1806) 八月初四日寅時,生時,母夢一道人懷抱金書一函入門,寤時即真人生之 時。李涵虛伯仲三人,位居第二。幼而穎悟少時從學于李嘉秀主講三九峰書院。弱冠 (20 ) 之齡,入邑 ( ) 得庠生 ( 舊學位名 ) 。年輕時善琴嗜酒,恒陶醉於詩詞賦之中,過著傳統士子的生活。據說 24 歲時曾遇呂祖,但當面不識,失之交臂。後患傷血症,奉母命到峨眉去養病,路遇鄭朴山先生,鄭是孫教鸞真人 (1504-1612) 的高弟,清康熙 (1662-1723) 時人。同居一寓,由其為之 治病,並告誡之說: " 金石草木,則可治標,治本則宜用自身妙藥,方能堅固 " 李聞之,如大夢初醒,若有所覺,即稽首皈依,遂傳以入道秘修口訣。又囑曰: " 大劫將至,子宜速修救世,更是祖師上真為師。 " 後遊歷峨眉山,在禪院中遇到呂祖洞賓和張三豐,密受丹道功訣。曾于洞天中潛修數載後,煉成金丹。三師複至,叮嚀速著書救世,遂創立大西派,從遊者甚眾。
清、黃熔纂《樂山縣誌》有《李平權傳》曰: " 李平叔,號涵虛,樂邑諸生也。住淩雲鄉之李家河。……時李嘉秀主講九峰書院,權為其門人。久之,嘉秀知其有異,轉師之。……臨終時與族人宴坐,聯句結雲:兒女英雄債,從今一筆勾。吟畢,又作偈曰:清風明月,才知是我,溘然而逝。 " 清,李道山《李涵虛真人傳則雲: " 山于咸豐丙辰 (1856) 正月,至長乙山房,得瞻慈容如三十許人。拜別後,師于本年正月初八日寅時升舉,異香滿空者七日。本日卯時,現仙容於自流井 ( 今四川自貢市內。 ) 飛升後,顯跡甚多,不能盡述。
李祖師著述甚豐,自著有《道竅談》、《三車秘旨》、《九層煉心》、《後天串述》。注解有:《太上十三經注解》、《無根樹注解》 ( 以上諸書,陳毓照先生輯名為《圓嶠內篇》盡收入於《大江西派彙編》之內 ) 另外尚有《悟真參同雜解》、《河洛易象圖解》未見,恐已佚失。備考雲耳。又曾將呂祖年譜、聖跡、丹經、救世等書、刪訂成《海山奇遇》;撰集張三豐著作,名曰《張三豐全集》。為保存呂洞賓和張三豐著作,作也了傑出的貢獻。李祖門徒甚眾,有江西周道昌,福建李道山,吳天秩等。其餘尚有蜀人銀道源 ( 張義尚曾師之 ) ,滬上劉振民,其輩份恐在天秩之後,具體傳承不詳待查。
二、吳天秩傳略
吳天秩,陝西人,生平不詳。師事李涵虛,得西派丹法真傳。據徐頌堯《天樂集》中記載, " 天秩師翁,往事漢皋,遇李祖涵虛于西安東嶽廟也。時李祖方隱于蔔筮,雜在測字隊中為人決休咎。天秩師翁往來漢皋時,嘗住柯師伯 ( 柯懷經 ) 店內,經年餘不露塵角,眾以為普通紙販商人而已。 " 吳天秩傳西派功法于柯懷經,汪東亭。
三、柯懷經傳略
柯懷經,湖北武昌人, ( 具體生平不詳 ) ,號葆真山人。曾同汪東亭柯載書,李雲嵐,周俊夫等人同師事于吳天秩。其中惟柯杯經與汪東亭盡得其傳。著有《養性編》。直接傳人有孫吉甫等。
四、汪東亭傳略
汪東亭 (1838-1932) ,安徽省休寧縣鳳湖人。名汪啟濩,字東亭,號體真山人。幼習儒學,然嗜慕玄學道法,搜羅丹經子書,博覽經史道籍,初因未得高師秘訣,修煉無成。遂浪跡江湖,遍遊名山,覓訪名師十有二載。一日由匡廬經過,偶遇吳天秩師翁,睹其豐神灑脫,故請問玄旨,答曰: " 子雖有仙緣,誠恐始勤而終怠。 " 繼以弟子禮事之,複詢丹訣,遂傳七返九還金液大丹法訣,及火候次序之妙。嗣後到武漢,又遇柯懷經,柯載書,李雲嵐,周俊夫等人祖成 " 八人談道會 " ,同參切究,頓悟全旨 ( 據《休寧縣誌》《性命要旨》自序。後由弟子邀請,傳道滬上。據雲:曾得到李涵虛祖親 臨滬上授示修道秘要。
汪東亭師祖著作頗豐,自著有《性命要旨》、《三教一貫》、《金丹玄要》、《教外心法》等, ( 後三種均未找到,待繼續查集 ) 。另輯有《道統大成》叢書四集,彙編元明以來的內丹主要著作,門徒甚多。其中較著者有魏堯、徐仲堯、蔡潛穀等。
五、魏堯傳略
魏堯,四川人,字則之,蓋取《論語》 " 唯天為大,唯堯則之。 " 之間。又號後覺道人。魏堯一生好道,精通三教經典。自雲: " 獲聞妙蒂于真師 " ,始抉破丹道秘機。魏堯所獲真師,亦即體真山人汪東亭先生。其在《一貫天機直講第一卷,三講》中雲: " 吾師汪真人, " 在《卷一、第四講》中又稱: " 吾師東亭先生。 " 後又參以三教精華,證以身體力行,所獲頗豐。他曾在 1924 12 22 ( 即甲子年冬至日 ) 召集同道,在北京傳道講學,撥迷指悟,鉤沉發微,直至翌年四月初八 ( 4 30 ) ,共講課 49 次。其所講內容經浙江陳孟根據聽課筆記,整理編印成講義,名《一貫天機直講》,另外尚有陳孟記錄整理之《大道真傳》計五講。皆天機畢露,直泄西派真傳秘機,易懂易學,真可謂西派後學之指路明燈。
六、徐頌堯傳略
徐頌堯:清,民 ( 具體年月不詳 ) 時浙江人。法名海印子,號玄靜居士,又號玄靜子,海印山人,玄隱外史等。是近代著名道學家,名噪蘇、滬、杭一帶。
徐師柏畢業於清華大學,十九歲學道,民國初年,在上海遇到體真山人汪東亭,侍師精勤,獲西派丹法真傳。一生致力於道學研究門徒逾千,被前道協會長陳櫻甯先生 (1880-1969) 譽為 " 西派高傑 "
徐師伯勤于著述,解放前曾在當時唯一的仙學刊物《物善半月刊》 ( 後改為《仙道月報》,自 1933 年至 1941 年間,曾公開發表多篇論文,如《大周與小周》、《大還與小還》……等。並將研究所得,撰著、著《天樂集》 20 萬言。解放後閉門著書,將原版的《天樂集》,重加增刪,總計 80 卷,從原有的 20 萬言增到近百萬言,廣參博引,規模宏大。其中如《易學發微》、《汪師語錄》,師函彙抄、《玄祥合參》、《莊列闡真》等等,較原著超出四、五信、蔚為大觀,琳琅滿目,美不勝收。
徐師伯學生眾多,其中為吾人所熟知的有陳宗濤、徐竹茂、施菊英、胡澄陽、徐建中……等,不能一一詳述。
七、蔡潛穀傳略
蔡潛谷,原名蔡學善,上海市人,清末民初出生 ( 原籍及生卒年月不詳 ) ,因他為陳天樂等人現身說法時,已經歷三反,五反,文革等諸革新的驚風駭浪,加以為資產階級身份,與所見諸生,絕口不但身世,學道經過,雖略有宣洩,亦僅一鱗半爪並不全面。
蔡老年齡與徐海印上下不多,但因他在師兄弟中,從師時年紀最佳,僅十五歲,故汪師稱他為 " 童子軍 " ,他頭載一頂紅麻雀垂的瓜兒帽,顯的更加雅氣十足,年輕可愛,得師所寵。汪師因為之取名海穀子,隱含海穀生春之意。後因其自己進修有悟,知 " 守黃庭養穀神 " 之真義,故又自改常用名為潛穀。
蔡老晚年,以上海園林 ( 如人民公園,復興公園等 ) 為其第二家庭。他家住浙江中路 xxx 號,原離人民公園,還有淮海公園都很近,故公園中茶室,是其會師講道之微妙場所,亦即為其韜光養晦之世外桃源也。
他之收教學生,亦反常規,除傳承口訣,保密如故外,而亦各個分別傳授,雖徒眾不少,但我所能認識的惟朱天真 ( 俗名朱彩娟 ) 一人,因與余 同時受業賜名故也。蔡師傳天樂口訣時,竟是在復興公園的大樹底下,當時天樂正在坐功,醒來忽見蔡師坐在身旁,經過一番質疑問難後,便蒙密傳樂真修口訣, " 心息依虛 " 秘旨,為陳展開畢生修道的新畫面。
由於陳畜意建設丹道基地。 1980 年即遠來寧海,無法經常造訪,更不知其在何時已遷至普陀區皋蘭西路 xxx xxx 室隱居矣!創業既忙,疏隔又久,終亦不知其生於何年,死于何日也。但粗略估計,我拜師之期在 1970 年之後,當時蔡老已過古稀之年,約近八十左右高齡,估計其仙逝當在 1995 年之後,則其總年齡當在九十餘歲到一百歲之間,可知矣。
八、陳天樂傳略
陳天樂,筆名鳴空,通用名陳毓照,童年名陳映宗字先盛,上海市人,祖籍浙江寧海, ( 生於 1926 1 11 ) 他在 1947 年浙江三師畢業後,曾任小學校長二年,小學校總務主任 ( 兼教學 ) 一年。後因未婚妻章妙英父母之召去滬 ( 上海並落戶 ) ,棄教轉工。
其父母均信佛,祖父伯父,亦信佛習儒,故有書香門第之稱。天樂一生好道,兼重三教,至滬從工後,因繼續多病故,曾拜當時之丹道名流虛雲長老 ( ) 、楊中一、唐宗堯、何洗清、蔡潛谷等為師。
蔡老為西道體真山人汪東亭之高徒。天樂在復興公園大樹底下打坐時,不期蔡老惠然下顧,質疑學道經過後,秘傳 " 心息依虛密訣。此後又曾與朱天真 ( 彩娟 ) 一起登門造訪,蒙同時賜名為陳天樂,朱天真。 "
陳於 1980 年退休,此前曾一度蒙寬入獄,定性為反革命判刑五年。在獄中不久,由病致殘,下身嚴重癱瘓, 1979 底獲保外就醫, 1980 一月平反後,補償全部在壓期間工資,未幾,即辦理退休手續,經其一心煉功,推拿服藥,內外藥三管齊下,獲心息依虛先天一炁的薰陶,僅半年多時間,即恢復健康,並超過自身童年,發揮其健步如飛的功能,真奇績也。
陳退休後,便購了浙寧原籍,山水妙鳳山下之趙家嶺蠶房為基地,裝修了六幢平房,興建了五幢三層樓房,作為治病,教功的棲身養老之所,親沐世外桃源,柿桔成林,梅竹為友的閒情怡志生活。
他曾申報註冊並自任為中國東方無派氣功研究院院長和法人代表 ( 今後擬改名 " 大江西派丹道研究院 " ,一改過去歷代單傳獨授隱秘方法,變為公開秘訣,大鳴大放,普世傳授的新風。故曾一再草擬規劃,將開發為三院 ( 丹道院傳授的新風。故曾一再草擬規劃,將開發為三院 ( 丹道院福利院、特醫康復院 ) ,一校 ( 幼、初、中、高、大,國、英、數、氣、武、體、美、音課目齊全的一體化學府 ) ,與旅遊中心。以成其丹道的隱煉中心。
著作有《無派 ( 即西派 ) 功訣洩密》全編和簡編,《無派功理功法集草篇》,《選擇,《參同》、《悟真》闡無理》《從張紫陽著作探南宗丹法》、《宇宙訊息傳感錄》、《天樂子鳴空詩草》等。並將搜集西派歷代師承著作,如《園嶠內篇》、《體真山人語錄》、《天樂集》、《一貫天機直講》……等多種書籍,包括其本人現有各種著作,以《大江西派典集彙編》出版面世。以成其公開秘訣。普行天下的心聲。
天樂之主要檔案已進入《世界名人錄》、《世界名人錄新世紀卷》、《中國氣功全書》、《二十一世紀人材庫》、《中國氣功功法薈萃》、《中國專家名人詞典》、《非藥物療法萬家論治精要》等三十餘種國內外經典著作中。
大江西派後學盛克琦供稿
OO 一年二月二十五日

沒有留言:

虛雲老和尚:話頭與疑情

虛雲老和尚:話頭與疑情 古代祖師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如達摩祖師的「安心」,六祖的「惟論見性」,只要直下承當便了,沒有看話頭的。到後來的祖師,見人心不古,不能死心塌地,多弄機詐,每每數他人珍寶,作自己家珍,便不得不各立門庭,各出手眼,才令學人看話頭。 話頭很多,如「萬法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