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玄關之修煉方法


 玄關之修煉方法
                                    王松齡   
    修玄關,有頓、漸二法、根機(素質)利者可從頓法入手;根機鈍者,要從漸修做起。下面介紹幾種頓修方法:
    忘法
    古云:“無心是道”,無心,即無六塵緣影之心,此心既無則妙明真心自顯,道家叫做“心死神活”,所謂攝心歸一,即收攝六塵緣影之心使之歸於一(一義為空)。所謂:“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即攝用歸體。欲達無心在於忘心,即除去見聞覺知,不用聰明思慮,莊子說:“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即身心兩忘),同于大道,此謂坐忘。”“如果不忘心,對境必著相”,“不知空本無空,無念之時正是孤明的心,保護孤明就是修禪最好的一著子。”(正果《禪宗大意》) 
    道家南宗五祖白玉蟾在《玄關顯秘論》中說:“……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按此系引譚峭語)。只此忘之一字,則是無物也。‘本來無一物,何處有塵埃?’其斯之謂乎?如能味此理,就於忘之一字上做功夫,可以入大道之淵微,奪自然之妙用,立丹基於頃刻,運造化於一身也。”可見不僅參撣可由忘字入手,修丹亦當由此入手。黃檗禪師說:“忘境尤易,忘心至難,人不敢忘心,怕落空無撈摸處,不知空本無空,惟一真法界耳。”“但自忘心同於法界,便得自在,此即是要節也。” 
    金蓋山人閔一得在《道藏續編》中對玄關之理、法、境界反復闡述,極盡情微,直指開玄關之法在一“忘”字,即“忘而又忘,玄關斯辟。”陰陽派丹法首重鼎器,清靜派丹法首重玄關,一旦玄關得手,則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頭頭是道。 
    若逕能入忘自屬捷徑,如或未能則可由漸而至。19877月份的《氣功》雜誌上有一篇很好的文章,足資參考。即龐祝如《從三調到三忘》,現摘錄如下:“眾所周知,調身、調息、調心是練功的三要領,但三調僅僅是練功的入門階段,最終達到身心統一和空化。這就是使三調進入‘忘身、忘息、忘心’的境界。不少練功者之所以久練收效不大,就是執守三調以為終點的緣故,三忘的過程首先是忘身,進而忘息,最後忘心。達到忘心才算進入真正的氣功態。調心是排除雜念過程,以一念代萬念,使能量集中于大腦額區,產生功能的質變,接通與機體內部的聯繫,這時體內各微細變化均可感知,是為入靜。之後應逐漸沖淡意守的意念,直至完全消除意念。這樣大腦功能的質變便由額區遍及整個大腦。進入高度協調和有序化的狀態,是為入定。此時只覺心神寂靜,空明澄澈,宛如明鏡,渾同太虛,主觀與客觀融合—體,達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這就是忘心。”按:此境界,既已忘心,即不可再起心,起心動念,此境界即消失而“出定”。在練功得此境界後,還可以有一定的殘留效應,即不練功時亦可有空明寧靜之感,雜念不生,應物不迷,對此應予注意護持。 
    觀法
    佛家有多種觀法,這裏所說的觀法是指觀心的方法。《心地觀經》說:“三界之中,以心為主,能觀心者,究竟解脫,不能觀者,永處纏縛。”道家也說:“太上曰,吾自無始以來觀心得道。”佛道兩家都指出了觀心的重要意義。但應如何觀,則原則性的提示多具體方法少。這裏有一段文字講的很具體。可以參考:“觀心之法即修持法,先要心平氣和,放下萬緣、塵事雜念一概放下。輕鬆自然,善事惡事都不思量。靜觀腦海裏的念頭,忽起忽滅,此念生起消滅,他念又起又滅,接續不停。如水波、水泡,生生滅滅,複歸為水。妄念起時勿斷除它,勿排斥它,勿執著它,勿隨逐它而跟著思考下去,只管靜心觀察其生滅,毫不費力。妄念起時,一看不知去向,旋又複起,仍如是看,念若不起,只看著,久久純熟,看到一念不生,即是入定,即與般若相應。觀無明心,即是觀真如心,觀心性即是觀無明心,何以故?真如即是念之體,念即真如之用故。觀而得定即是真如三昧,為三昧之王,故名上定。觀心,不念外境,故名無念行,一心不動,故名不動行,心無所緣,故名無相行,心不住境,故名無住行。用般若觀照(即無為法觀心)故名般若行。常修此行,則真心自現。
    初修禪定時、心緒繁亂,雜念叢生,只要內心把持‘平懷之心’,不起心動念,不遏止妄念,不追隨妄念,自然地,妄念一起一滅,逐漸減少,漸趨於平靜,直至妄念全無,即可入定。將入定時,自心會覺察到將進入某‘境地,有的覺得好似要昏迷過去,有的覺得好似陷入虛空中,不著地之感;有的會緊張。只要一敏感,心念一動馬上又退出定,必須再接再厲進修下去,還是保持平懷之心,以無為入定,此定非有為法,心想入定即不入,起意動念即不入,是為寂靜自入之無為大定。此法要多加磨練,使無為心境純熟,即不患得患失,動靜無礙,處事應物皆一心不亂,不離大定,斯可謂入道矣。達摩四句偈:‘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濟公(指禪宗臨濟宗開祖義玄,非濟公傳之濟公)偈曰:‘著意求真真轉遠,癡心斷妄妄猶多,道工一種平懷處,明月清風影在波。’即是純靜不動,平懷處心,可以入道也。 
    入道之後,只是個開端,雖然在日常生活起居造作之間,皆能保無為心境,不離大定,還需勤加修持無為禪定。因靜坐時,其智慧與道果之增長,精純度與速度,皆比平時來得快且大,故必勤修,以期證得無上智,無上菩提。
    持誦或默念佛菩薩名號,或咒語,或經文,持誦到專心一意心無旁念,即可入定,名為念佛三昧定。此三昧與修無為道之真如三昧完全一樣,若無修禪定,只靠念誦時收心入定,這還不夠。因其持誦是短暫的,不念誦時,即無定矣”(王豪《無為大禪定修持要領》)。 
    以上所說皆屬敲門磚(入門方便),若能頓悟則此方便亦無所用,正如張紫陽說:“心迷須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 
    守中
    李道純指出,玄關就是“中”。他說:“諸丹經皆不言正在何處者,何也?難形筆舌,亦說不得,故曰玄關。所以聖人只書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關明矣。所謂中者,……汝但于二六時中,舉心動念處著功夫,玄關自然見也。見得玄關,藥物、火候、運用、抽添,乃至脫胎神化,並不出此一竅。”(《中和集》卷三)可見“守中”一著是李道純丹法的核心要訣。內丹之“中派”亦由此而來。 
    在尹真人高弟《性命圭旨·元集》中,論守中要訣時說:“儒曰存心養性,道曰修心煉性,釋曰明心見性。心性者,本體也。儒之執中者,執此本體之中也;道之守中者,守此本體之中也;釋之空中者,空此本體之中也。本體之中,本洞然而空也。道之得一者,得此本體之一也;釋之歸一者,歸此本體之一也;儒之一貫者,以此本體之一而貫之也。”又雲:惟此本體,以其虛空無聯,強名曰中;以其露出端倪,強名曰一。然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天得此而天,地得此而地,人得此而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於此也。”即把三教大旨及天地人的本原都歸結於“中”。本天道立人道,以人心合天心,則自符于中道而無背逆。丹經中說:“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止片刻。”正言其功用奧妙。
    清·黃元吉亦以守中為一貫功夫。“昔論吾道,始終只是一‘中’字,始也守有形之中,以煉精化炁;終而守無形之中,以煉虛而合道。”又雲:“吾道修為,除童體之精氣神三寶無虧者,無須守中一著功夫,可直從河車搬運下手處。凡已漏之體,精氣神三寶均已虧損者,則舍守中溫養—法,以積精累氣、複精聚氣、固精養氣,期返于童真體,用為修煉之本,別無二途可循。”此亦是單提一個中字,作為內煉修持,返老還童的惟一途徑。
    《張三豐全集·道言淺近說》:“大道從中入門,所謂中字者,—在身中。一不在身中,功夫須兩層做:第一尋身中之中,朱子雲‘守中制外’,夫守中者,須要迴光返照,注意規中,於臍下一寸三分處不即不離(似守非守),此尋身中之中也;第二求不在身中之中,《中庸》雲‘喜怒哀樂之未發,此未發時,不聞不見,戒慎幽獨,自然性空神清,神清氣慧,到此方見本來面目。’此求不在身中之中也。以在身中之中求不在身中之中。”這是從臍下入手之說。張三豐指出:“凝神調息,只要心氣平和。心平則神凝,氣和則息調。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渭平,心執其中之謂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經之玄關一竅也。” 
    念佛三味與開悟(玄關)
    美國金博士到臺灣承天寺參訪廣欽老和尚。金問:“我看佛學書籍中提到有個‘念佛三昧’。到底有沒有這回事?老和尚是否得過這種境界?”廣公上人說:“我在50年前,有一次情況,我認為是念佛三昧。”金高興地說:“請師傅開示!“和尚說:“50年前,我在福州鼓山時,有一次隨眾在大殿行香念佛,大家隨著木魚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手結定印,邊走邊念,突然我那麼一頓,……當時‘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先在大殿地面盤繞,然後再冉冉地迴旋上升起來。”“當時沒有什麼寺廟建築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覺,只有源源不斷的念佛聲,由下至上,一直繞轉,盡虛空、遍法界儘是彌陀聖號。”金問:“此時師傅行不行香?”老和尚說:“那時他不曉得行不行香,也不曉得定在那裏,光是‘南無阿彌陀佛’而已。‘最後維那引磐一敲,功課圓滿,大眾各歸寮房’他還是一樣‘南無阿彌陀佛’下去,二六時中,行住坐臥,上殿、過堂完全融於‘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聲中,鳥語花香,如此有三個月之久。” 老和尚笑著說:“那真的很爽快!不過這只是我記憶中的體會,是不是念佛三昧,供你參考,我覺得是個念佛三昧” 
    關於玄關之漸修方法,即當修煉“莊子聽息”、“莊子坐忘”、“傻坐、傻臥”或“清靜功”等靜功時,進入忘我境界後,進而可以獲得玄關竅開之效應。


沒有留言: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魏小巍(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 修道所追求的“此世成就”,很大程度上正是要通過轉化肉身來實現。既然丹道幷不以身體“不淨”,它對治欲望的方式就不是制伏,而是利用正常的凝神調息等修行活動引導欲望自行消解…… 宋元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