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1日 星期六

五篇靈文

五篇靈文

文乃金丹之至寶,非其人而不可傳也,若上根大器大德之子遇此書,修仙之正路耳。以天心為主,以元神為用,以三寶為基。外三寶不漏,內三寶自合也。始得天人感通,先天之炁自然歸之。然人之一身內外,四大上下,皆屬後天陰陽;惟有先天一點至陽之炁,混於杳冥不測之內,至虛至靈,難求難見。雖然外來,實由內孕。先天若無後天,何以招攝?後天不得先天,豈得變通?此乃無中生有,有中生無。無因有激之而成象,有因無感之而通靈;先後二天之氣,如谷之應聲。神仙妙用,只是採取先天真陽之炁,以為金丹之母,點化己身陽氣,以變純陽之體。卻從煉己純熟,方得先天造化,玄珠成象,太乙含真,形神俱妙,與道合真。此皆自然而然,不假一毫作為也。

玉液章第一

神不離炁,炁不離神,呼吸往來歸乎一源,不可著體,不可運用,委志虛無,寂然常照,身心無為,而神炁自然有所為,猶天地無為,萬物自然化育。

工夫已久,靜而生定,神入炁中,炁與神合,五行四象,自然攢簇,精凝氣結,此坎離交媾,初靜之功。純陰之下,須用陽火鍛鍊,方得真氣發生,神明自來矣。

產藥章第二

神守坤宮,真火自來。坤宮乃產藥川源,陰陽交媾之處。若不得真火鍛鍊,則金水混融;若不專心致志,則陽火散漫,大藥終不能生,先天何由而得?鍛鍊之久,水見火則自然化為一炁,薰蒸上騰,河車搬運,周流不息。真精自此而生,元炁胚胎於此,呼吸相合,脈住氣停,靜而生定。大定之中,先天一炁自虛無中而來,是以先天母炁而伏後天子氣,順其自然,不可欲速,先天自發也。

混沌之初,天地未判,玄黃相雜,時至氣化,定中生動。只這動處,方知造化。若有一物或明或隱,不內不外,此是大藥如萌。不可遽採之,若有一毫念起,天真遂喪矣。

 

採藥章第三

神守乾宮,真炁自歸。乾宮乃造化之源,生身受炁之初。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始則凝神於坤,鍛煉陰精化為陽炁,熏蒸上騰,河車搬運,周流不息;次則凝神於乾,漸煉漸凝,漸聚漸結,結成一顆玄珠。大如黍米,得在目前,一得永得,先天虛無真炁,自然歸之。待其鉛光閃灼,如月之象,汞氣飛揚,如日之象,不時日月交合一處,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照耀上下,內真外應,先天之炁,自虛無中而來,是以母炁而伏子炁,自然感合造化之妙。藥從外來,非假存想。

初煉丹時便向水中求之,終落頑空,畢竟無成。須以我之真炁而感天地之至精,當以陽燧方諸水火感通之理,推之自得。

當其日月交光之候,先天適至之時,泥丸風生,欲海波澄,此身如在萬丈海中,不知有水,不知有火,不知有天地人我,渾如醉夢,正是龍虎交會之際,金木相啖,水火相激,景象發現,迅如雷電,急急採取。其採取之妙,如發千釣之弩,惟用一寸之機,似採非採,不採實採,乃為真採也。

得藥章第四

神守玄宮,意迎牝府,神意相合,先天自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一點紅光,閃入下元,己之真炁,翕然湊合。陰乃抱陽,陽乃激陰,至精發現,海泛浪湧。自太玄關升入泥丸,化為金液,吞入腹內,香甜清爽,萬孔生春,遍體生光。至此乃是乾坤交媾,一得永得之妙。全在防危慮險,即當牢封固閉,勿令滲漏,以便溫養。

 

溫養第五

神守黃房,金胎自成。黃房乃乾之下,坤之上。規中之妙,十二時中,念念在茲,含光藏曜,行住坐臥,綿綿若存,如雞抱卵,如龍養珠,抱元守一,先天元神之炁,刻刻相合,漸漸相化。但安神息,不運火而火自運,百日功靈 ,十月胎圓,陰魄自化,陽神出現。千日之後,溫養火足,剝盡群陰,體變純陽,嬰兒現象,身外有身,形如煙霞,神同太虛。隱則形歸於神,顯則神同於氣。步日月而無影,貫金石而無礙。溫養三年之後,嬰兒老成,不可遠離,直至九年,與太虛同體,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天地山川有時崩壞,惟吾之道體浩劫長存,潛伏人間,積功立行,提挈天地,把握陰陽,所以陰陽不能陶鑄也。天仙之道,斯乃畢矣。

 

最上一乘妙訣,重陽祖師心傳,清虛子錄。

沒有留言: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佛教禪法與道教丹法之比較研究 魏小巍(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 修道所追求的“此世成就”,很大程度上正是要通過轉化肉身來實現。既然丹道幷不以身體“不淨”,它對治欲望的方式就不是制伏,而是利用正常的凝神調息等修行活動引導欲望自行消解…… 宋元以後...